歷史的本質是對生活持續的回應﹖

天星事件是支厲害的針,刺中了我最少郁動的神經:什麼是香港歷史﹖香港的本土意識或香港性到底是什麼﹖我如何看待自己跟香港的關係﹖香港歷史對我而言有什麼意義﹖真的。我很困惑。很乏力。很低沈。很想去想清楚。

從哪裡開始想﹖

從自己的生活﹖

但我的成長就是一個去歷史的過程。學校沒教香港歷史,一直靠逃課來逃避苦悶的課堂,不知所謂的考試,中學、大專教育都很零碎,沒有好好地聽過課,轉過三間中學,兩間大專,港九新界同學一大堆,年年不一樣。中六才開始因為要考A-level及High-level(是的,我有過同一年重考會考、high-level andA-level的驕人「歷史」)乖乖天天準時入座,但已經沒有香港歷史,考試不考,老師不教,同學不談。談的只是alan 跟lesley,levi s 501真的很難穿得好,新一期iD 封面夠妖,interview D 英文不知講什麼。當然,更多時間,我不想跟同學說話。我只曾對她/他們傻笑。個人主義是保護自己最佳的借口。

家庭更沒有讓我對歷史生出興趣,因為一直破落、家族零散。我只想出走,只想擺脫跟我有關係的人和事。歷史對我而言是什麼﹖人、事、關係常常都是短暫的,過眼雲煙的,成為連綿的一個發展,我會怕。歷史如鉛重。我受不了。

但,有一種具體的東西,叫做歷史給我去想像嗎﹖是不是有點傻﹖歷史是一樣抽離自身生活的死物嗎﹖有一種客體化的東東叫香港歷史叫我尋覓嗎﹖是不是走錯了路﹖香港真有一種獨特得不得了,待我去發掘的性格嗎﹖還是各人包括我自己的生活就是香港獨特處境下的產品,獨特性就在於各人如何去回應﹖

問題這樣問,思路好像開闊了。

思緒一片混亂時,墜入香港意識/身份本質的思考迷霧時,去了別處。往外走走。可能想得更多。

有幸去了日本京都七天,現在身在台灣宜蘭。

從他者的生活,看得更多自己的存在方式。

About cally

don't be cruel. smell the light. read the music. feel the gree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