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遇。

一直都很想寫有關透明。關於光。關於遇。在京都參觀寺院時,看見老伯伯的背,厚黑的西服,穿在小個子身上,不覺得不配,反而厚實隱密,似包裹著年年月月的故事。微光在他的黑髮輕舞,銀步柔亮,他動也不動,在想什麼呢﹖

生命遇上生命。就在一刻。時光。時暗。 

                                                     nobel-man.jpg

About cally

don't be cruel. smell the light. read the music. feel the green.

8 responses to “光。遇。”

  1. 潛行者 says :

    回來寫blog了啊!

    以前以為自己一直是屬於光亮的, 直至一而再再而三沉入了黑暗, 甚至甘於潛行。大大聲說自己待在暗黑中,其實是一個可笑的狀態, 而我就在可笑中, 向人揭示一頁又一頁總該做過的「歷史」。

    香港歷史, 何嘗不是一種「總該有吧」, 在權力抵抗戰中, 在欲望機器內, 在流不斷被截斷的進程中, 不得不生產出來的東西?

  2. cally says :

    「大大聲說自己待在暗黑中,其實是一個可笑的狀態,而我就在可笑中」看得有些痛,你為何總那麼聰明,那麼自覺。苦/笑,虐/愛,精/荒你都在行。太在行了。也許,我更愛輕。

    香港是不是「總該有」歷史,教我想起「香港終於有手信」,都不能滿足的。斷裂的歷史生成我們,我們是什麼﹖

  3. 小西 says :

    老伯伯的身體成了光之著點,厚黑的西服反而讓光有了更厚實的感覺。不是嗎?光總著物,光本身總是無形,我總是通過物感受光。可以說,老伯伯的身體本身就是光。

    日影移動,光也是時間,加上老伯伯的身體,也就很自然的讓人想起時間。老伯伯動也不動,讓我們突然感受到另一種(物理時間以外的)時間,或時間的仃頓。我們靜了。

    光也有温度,尤其在冬日。老伯伯背向著我們,我們可以在想像中感受那暖,精準地說,是從想像中老伯伯的臉容感受那暖。

    當我們跟這一切遇上,我們遇上了透明。對呵,生命這樣遇上生命。就在一刻,時光,時暗,我們遇上了透明。

  4. misquiet says :

    啊!Cally!啊!!
    就在妳留言給我前的兩小時,我在家中廁所想起妳.很奇怪的組合:廁所.梳洗.7086.然後沒多久就讀到妳的字,我久遺的.日子果然奇妙!

  5. cally says :

    to Misquiet
    哈哈,真是的,妳在廁所七上八落時想起我,真真貼身呀…激死。喂喂,妳借唔借sk的書看呀﹖有空去habitat躲懶﹖

  6. cally says :

    to 小西,
    大概你感覺很濃,連放三次comments。你的論文完成嗎﹖怎樣慶祝﹖星期日嶺南的forum來不了,很可惜。

  7. 小西 says :

    cally﹕感覺不算太濃,現在是人淡如菊。可能是連線問題,結果變成了連放三次,唔好意思,請代delete頭兩個comments。

    論文只出了第一稿,還不算完成。22號會有一次研究成果研討會,有空一來吧。

  8. cally says :

    小西:好的,給我時間、地點,有時間一定來。小西博士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