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一件事,多美。

很想吃些什麼,舌頭沒味。很想想些什麼,腦子一片混沌,又是狐疑,又是困惑,什麼是歷史、什麼是本土。lowking忽然說「不如去京都」。好的。就來了。12月26日來到美麗的京都。如常的沒有做準備功課,lowking跟我一樣懶,都從忙亂的列車跳下、踏著傻步、慢走。在古麗冷穆的石路上,一步一步走。緩行。有飄雪。手冰涼。人卻開了。心開。眼開。感覺回來了。看見美。

那個冰冷的除夕前一個下午,在二條城外邊蕩,走著走著,多想有杯咖啡在手。年尾卻是日本人放大假的日子,店鋪都沒有開。走了好一段路,雙腿開始軟時,卻看見這間稱為京都咖啡專門店的小店。老闆是位個子很小的伯伯,頭髮油黑,手腳便利,一臉嚴謹,看見他認真專心為我們煲咖啡時,看得傻了,那不是一場帶著神秘如儀式一樣的表演項目,也不是一場顯示身份的專業雜耍,他只是安安靜靜,很享受的,用心地為客人慢慢準備。這多美。我不知歷史在我身上有什麼意義,卻很肯定從沒有重覆持久地做好一件事。一件簡單的事。可以很美。很美。

                                         coffee-maker.jpg    

About cally

don't be cruel. smell the light. read the music. feel the green.

One response to “做好一件事,多美。”

  1. Lowking says :

    今天到皇后碼頭拍攝之前經過文武廟,原來發覺自己從沒有進過文武廟。跟著那些外國遊客進入又狹小又擁擠的廟堂,不覺
    有點失望。地方真的太狹小,香火又太多了點,遊人和善信又太混雜了一點。比較起京都那些門禁森嚴的大寺,文武廟確缺乏了一點「神聖」。但再想一想,這種雜亂缺乏莊嚴的拜祭/拜訪形式,郤別有番庶民主導的味道。這種帶雜亂的庶民主導生活方式,不正正是大家大談特談的集體回憶的最重要組成部分嗎?
    和咖啡店老板不同之處,香港的庶民可能缺乏我在京都常說的形式主義/對儀式的尊重,但香港庶民不拘小節的變通也有精采
    之處。這是漫步香港舊區的一點「得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