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什麼舊﹖

 很討厭「集體回憶」四個字,統懾了不同情感,把各自對過去的生活經歷,化約為簡單的、人人一樣的回憶;也把連綿不斷的生活歷史收納在一個單詞下,然後抽空處理,把玩、物化、隨意放置,收在貴麗冰冷的博物館也好,收在翻版偽建築也好,從此離開生活脈絡,與血肉體驗無關。

請不要再說,反對清拆天星鐘樓是為了懷舊,為了保留集體回憶,真不止於此。它是支厲害的針,刺中了我們最少郁動的神經:什麼是香港歷史﹖香港的本土意識或香港性到底是什麼﹖我們如何看待自己跟香港的關係﹖為何生活經驗短淺的年輕人會為了捍衛四十多年的古物而堅持到底﹖沒在場的人在想什麼﹖

當然,事件赤裸地呈現了權力的不平衝,政府權力之霸氣及強橫,大家歷歷在目,心中有數,不多言。但,有關本土身份的反思繼續展開。

我想,單靠吃個菠羅包、飲杯絲襪奶茶、看套麥口麥動畫、穿件佐丹奴迪士尼汗衫,只是體現了本土文化的一部份。當然,有型的、物質的、消費性的商品文化本來就是構成香港重要的一環,但不是全部。咿,獅子山下的舢舨又在妳/你眼角暗處出現嗎﹖還是耳邊響起羅文/張國榮/梅豔芳的絕唱﹖這樣想當然嗎﹖可有其他﹖大家所想的,應該都不一樣罷。提起茶餐廳精神時,妳想著的是24小時營業,直播英超,集世界美食一身,盡現香港人靈活自信的精神,還是我想著的在屋村樓下,六時收鋪,只做早午餐,菠羅油可以當飯吃,父母無錢,小孩可以開單記數的互助互信鄰里精神﹖若果,把文化看成一種長期對生活條件的回應,各人答案都不一樣,也值得細想。生活脈絡連綿,只嫌懷舊浮淺。

About cally

don't be cruel. smell the light. read the music. feel the green.

4 responses to “懷什麼舊﹖”

  1. miss muse says :

    喜歡「集體回憶」這四個字,這代表了我們不相識,但某些事或物把我們的回憶都勾起。
    我看見「天星」我想起他牽着我手看夜景,你看見「天星」想起年輕時為生活拼搏的情景。我們沒有想起同一件事,卻因為同一件事都勾起沉澱的回憶。
    「集體回憶」讓我們相視而笑,腦海裏都浮現出讓我們珍惜的畫面。

  2. cally says :

    謝謝miss muse 美麗的文字。
    不過,我討厭的不是各有不同的個人記憶,而是針對政府輕易把「集體回憶」統整為單一的文化身份,可以輕省地「物化」其實很有差異的生活記憶、有利他們選擇地保留本可以勾起我們不同生活情景的建築、地標及文化空間。

    很喜歡妳行文的速度,淡淡而微哀。

  3. miss muse says :

    謝謝你
    贊成你的想法,政府把文化壓縮才能淡化,要不然就很難丟掉。
    香港從來都不為其文化自豪,這塊地是炒作撐下來。政府此舉正好體現了地皮文化。不過看到有人為了保留文化而奮力一戰,煞是感動,移民潮後留下來的一群,是真正愛上這塊地。

  4. cally says :

    是呀,「壓縮才能淡化」說得真好,所以要把它拉開、打開才見原本的精彩。煩厭的就是這種化繁為簡、為立體為平面、化可能為不可能的想法及管治文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