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開放 真商業

purple-pansy.jpg orange-pansy.jpgpurple-pansy.jpg orange-pansy.jpg

orange-pansy.jpg purple-pansy.jpgorange-pansy.jpgpurple-pansy.jpg

上星期出席嶺南大學攪的「我們的未來」系列的其中一個講座:新媒體/開放知識。

我是評論員之一,自然要做點功課,唉,查看有關Web2.0的各種論述時,只慨嘆商業力量之快之靈活。Andrew McAfee 提出 Enterprise 2.0 的SLATES  (Search, Linkng, Authoring, Tagging, Extensions, Signals) 的應用非常明確,建築簡明美麗,對內聯網的知識管理及集體行事相信有一定的啟發作用。但,一切不過是以提高公司生產力為依歸,以集合及管理個人員工智慧,使打工仔更容易做好份工,更有效地為公司賣力而作結。哎。web 2.0 的進步性很快被商業力量挪用及「發揚光大」。

真的不太懂如何可以開放知識,覺得對「知識」要有更基進的看法。開放版權是其中一種。但,如沒有對知識有更具體的討論,如何談開放﹖

yahoo的冷知識正是用了wiki的形式,卻沒有靈魂,我們會失笑。但,其他移花接木的「創作」呢﹖

如跟講座同日舉行的《vv勿語》在攪什麼﹖看叫名字已經火滾。

既不明言陰道,還要勿語﹖若果是密語,也較親切;若果物語,也是仿日語說自己的故事;卻,為何要勿語?原著的進步精神去了哪﹖不就是要打破這種主流的邊緣化思維嗎﹖為何可以挪用了人家刺激辛辣的內容,卻磨平了基進的精神﹖為何vv不可說話,我們就是要大聲言大聲語,怕什麼﹖

後看見朋友lina寫的文章,更氣。製作隊伍不乏女性主義學者及同志朋友,為何不覺的不妥﹖鄧達智那句:「如果女人都稱陰道為V V,就可以少一點尷尬了」教人更不明白他們為何要改編《陰道獨白》,看上的是:可以公開叫床,可以扮一次大膽開放,可以場場爆滿,卻完全不用跟本地不同的女性經驗接軌?不提本港性暴力的處境 

唉。商業力量,最有機的生命體,最難攪的對手。  

lina的好文:說不出口的陰道叫VV 

        那麼說得出口的陰道,當然就是叫陰道了。而如果陰道會說話,理所當然叫陰道獨白。說不出口的陰道不敢說話,就叫做V V 勿語了。而《V V 勿語》,根據宣傳海報,演出的目的是「衝破忌諱,揭露女人最深處的私密心聲」。

  作為一個女人,我靜靜的告訴你,我不多稱呼「那裏」為陰道的。這是因為這叫法不太方便做愛使用。以陰道作性器的定義當然是太狹窄,不能包括陰唇、陰蒂、陰毛、大腿內側,更不能涵蓋手臂、小腿、頸、甚至腳板底等等位置。我和男友泛稱我的敏感位置為「咪咪」,發情的時候,就懶懶的說「我要咪咪」。以前的英國男友稱之為Ding Ding,可能是因為陰唇包著陰核的樣子像個小銅鐘吧。然而當我們要說到陰道時,還是會說陰道的。但是,咪咪也好、Ding Ding也好、雞雞也好、Gap Gap也好、什麼都好,就是V V 不好。因為《陰道獨白》的重要性,首要在其劇名:為陰道正名、讓陰道在公共領域及私領域亮相。不管他們喜愛這樣稱呼陰道與否,聽到陰道不再面紅、說到陰道不再顫抖、想起陰道不再羞恥。如果本劇是為了衝破忌諱,劇名就不應該作任何改動。

  因此,一月三十一日夜場的演後座談會,觀眾的第一個問題便問到劇名的改動了。鄧偉傑是個幽默的導演。聽到這問題,他打哈哈的說道,陰道「陰陰」聲,似乎令人想起鬼片,產生不少誤會。我記得劇終時,他們沉重的向黃霑致敬,座談會時又對黃霑提議的劇名「陰絲細雨」稱讚有加,一度考慮要使用,最後放棄的原因,也許是因為名字「陰陰聲」使人不寒而慄吧。他說了一會,最後提到「香港人太保守,不能接受這名字」、甚至在他電視台提到這劇時,被禁止說陰道兩字。忌諱需要衝破,正因為它太根深蒂固。不衝破根深蒂固的忌諱,是屬於哪一種的衝破忌諱呢?女人最深處的私密心聲,就是希望她們的陰道永遠不再需要面對政府、家庭、學校、醫生、傳媒、伴侶、朋友、路人的時候,次次作出妥協,以致最後說不出話來,自我捲縮成為最陰沉寡言的黑洞。本劇時裝設計師鄧達智在演後談說,「如果女人都稱陰道為V V,就可以少一點尷尬了」 - 此為Freudian slip也。 

 而在第二個問題,我問到《V V 勿語》的收益去向,想知道既然此劇提到性暴力,票房收益會否捐給本地反女性暴力的團體,如風雨蘭、群福婦女權益會等等。這問題要追溯到《陰道獨白》(即是香港焦媛實驗劇團版的《V V 勿語》)的歷史。《陰道獨白》是全球性演出。作者Eve Ensler訪問了超過二百名女性有關陰道的經驗,一九九七年以舞台劇形式,在百老匯首演後,立即造成轟動,好評如潮,後獲百老匯戲劇奧比奬,全球七十六個國家熱演超過二千場...而這是故事的一半,由靈活聯繫市場推廣有限公司在海報、電台、報紙上告訴你。  故事的另一半,就是在舞台劇演出後,一群紐約的女性加入Eve,成立了V-Day。在V-Day的網頁上(http://www.vday.org/contents/vday/history),它清楚的告訴你,「這是催化劑、是(社會)運動、是表演。V-Day的任務非常簡單:就是要結束暴力。」《陰道獨白》(或者《V V 勿語》吧)不能「散叫」,點了菜還需叫飯才能吃飽。使人飽滿有力的,是反對女性暴力的整個社會行動,而不止是台上三個女人的聲撕力竭。《V V 勿語》將獨白劇與香港的女性暴力問題分開來,更絲毫沒有任何支援V -Day的實際行動。香港大會堂音樂廳內的陰道獨白,如果與音樂廳外飽受性暴力侵擾的女人的陰道獨白割裂,這樣和對著紙袋訴苦,或者向著馬桶剖白沒有兩樣。場內的人付了百多二百元,享受一晚知性與感性兼備的娛樂 ,九千個觀眾買票的收益,卻沒有幾個巴仙捐給婦女團體,是不為也,非不能也。導演談到場景佈置的昂貴、本地劇團生存的困難,但這些都不能夠作為對現實苦難不聞不問的理由。主辦單位焦媛實驗劇團美倫美奐的滿場紅布及多媒體效果、三條由名設計師鄧達智設計的希臘式黑色拖地裙子、優美的椅子和梳化佈置,是否比因家庭性暴力而無家可歸的小妹妹的命運重要?  

 導演最後得體地說,春天舞台幾經辛苦才得到版權,而這是商業版權,所以給Eve\n Ensler的版權費,也可以讓她幫助關注性暴力的團體。Eve Ensler的《陰道獨白》確有幾種版權,其中也包括商業版權,其目的是希望本劇能夠接觸更多觀眾。但她在網頁表示,要對有興趣的商業劇團、導演、譯者、演員等有相當的了解才會出售版權,可見對她來說,即使是商業製作,也不應違背此劇反性暴力的目標。導演也提到外國也有類似的演出,由很多個名星上演,一人只負責一小段,所以《V V 勿語》的演出方式其實沒有奇怪之處。歐洲在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九日確有此舉,但這是一個慈善演出,門票收入會捐給歐洲強暴危機網絡(Rape Crisis Network Europe)、伊拉克女性自由組織(Organization of Women’s Freedom in Iraq)等婦女組織。而且,在演出以外,Eve\n Ensler及其他V-Day活躍份子也圍繞V-
Day準備了兩天的工作坊,教導人們如何以演出《陰道獨白》,為幫助受性侵犯婦女的組織籌款、甚至與非政府組織、社會活躍分子及政界人士討論對抗婦女暴力的政治策略。本港唯一一間為性暴力受害人提供二十四小時支援服務的組織,二零零五年因為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的資助完結而陷入財政危機,而當時政府沒有打算作出資助,差點兒就要倒閉,不知眾製作人員及演員知否它的名字為何?
  黃霑希望《陰道獨白》以舞台劇形式在香港上演的「遺願」,其實在他身前已經一早實現,只是他並未發覺。宣傳費不夠多,演員不夠出名可能是原因。二零零六年香港的《陰道獨白》在藝穗會演出,票房收益更捐給基督教勵行會,幫助女難民以及她們的子女。而中文大學及理工大學也播放過《陰道獨白》的錄像。中大的高層害怕陰道,我的教授就把大大的《陰道獨白》海報貼在辦公室門外。當謙虛的《V\n V勿語》希望藉著「對陰道這個名詞重新詮釋及定位,引領觀眾感受陰道與愛、與性及人生的奇妙締合之存在及意義」已滿心滿足的時候,《陰道獨白》的策劃人除了希望男觀眾回家後能欣賞女伴的陰道、女觀眾回家後會拿著鏡子第一次(或再一次)探索自己的陰道外,更野心勃勃地期望他們欣賞探索完後,會走出家門,宣揚他們的醒覺、訴說他們的哀傷、高呼他們的快樂。我只想說,黃霑的遺願對於某些人來說,實在是偉大了一點。

  《V V 勿語》把政治能動性輕輕帶過後,全劇的高潮當然是叫床。根據明報娛樂版宣傳稿,三個演員經常一起練習叫床,顯然訓練有素。羅冠蘭表演汪汪聲叫床,大家當然笑得很高興,但我就不太高興,因為我一向以為只有自己才是這樣叫床的,況且她叫得這樣大聲,當然使我有點羞澀,兼且妒忌。演後嘉賓李敏說,演員的十多種叫床聲確是最能吸引觀眾入場的地方。而事實上,單從舞台劇角度看,羅冠蘭老練而細膩、郭錦恩豪放、焦媛有活力,她們的裙子和舞台背景都很漂亮、現場奏樂也極有感染力。但當《陰道獨白》不只是陰道的獨白的時候,我們為什麼就不可以要求過高?

  V-Day就在每年二月十四日,即是我們所說的情人節 (Valentine’s\n Day) 。Eve Ensler 說,當所有女人都不再受暴力威脅的時候,V-Day就成為Victory Over Violence Day(戰勝暴力日)。對於《陰道獨白》,我常常是害怕的。因為父親的手指、被強行撥弄卻又變成濕漉漉的陰道、洗手的水龍頭聲,永遠就是這麼清楚。而愛人的手指好奇的探索、感受到我陰道的抽搐、甚至為我拿出陰道裏因被遺忘而變色變形的玩具,同時又是充滿著溫暖、尷尬卻又親密。

 

About cally

don't be cruel. smell the light. read the music. feel the green.

3 responses to “假開放 真商業”

  1. misquiet says :

    Thanks Cally!
    我一早將此好文貼出,可惜一直不知是誰寫的(我收到人間民權陣線的電郵). 謝謝你, 也謝謝lina. 最近剛開始看Eve Ensler另一本書"The Good Body"…你有看過嗎?

  2. cally says :

    to misquet
    沒有呀..喂喂我們在攪工作坊,2月14日在富德樓,妳也來呀。

  3. 北藝大戲劇系演出行政組 says :

    不好意思 張貼一下演出訊息!謝謝!

    國立臺北藝術大戲劇學院2007年春季公演

    一場關於你潛在的異常、執念與壓迫的演出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學系從1983年創系以來,這個學年第一次有兩班畢業生共同完成畢業製作。戲劇學系於2002年開始招收第一屆四年制,將於2007年6月畢業,而長久以來特別的五年制最後一屆亦將共同走入歷史。這次春季公演就是由戲劇學系兩屆加上劇場設計學系共三班畢業生一同參與推出,將於2007年3月31日~4月8日在本校展演藝術中心‧戲劇廳推出。

    春季公演今年特別推出三齣戲劇作品,分別是由何瑞康導演哈洛‧品特Harold Pinter的《房間》(The Room, 1957)、黃緣文導演與其演員共同即興創作出關於人的內在感知與人際之間的互動議題的劇本、宋厚寬導演台灣新生代劇作家葉根泉作品《懷爾德給蒙哥馬利的一封信》,亦結合劇場設計學系優秀畢業生擔任藝術群與學院內優秀師生共同製作,激盪出一場關於你潛在的異常、執念與壓迫的演出。

    從本土新生劇作家到諾貝爾獎得主,多元豐富不同嘗試的的戲劇演出,期待給您特別的觀戲經驗。演出預計從3/31(六)7:30pm、4/1(日)2:30pm、4/6(五)7:30pm、4/7(六)2:30pm 7:30pm、4/8(日)2:30pm共計六場,每場演出共計三個小時,三個故事,每張票價350元。演出並有套票販售,如您一次購買春夏季公演套票,一套原價750元,特價600元一套,夏季公演將推出台灣已故劇場大師姚一葦先生作品《一口箱子》,並配合姚一葦國際學術研討會推出許多系列活動,詳情都請洽兩廳院售票系統或北藝大戲劇系演出行政組(02)2893-8772。

    戲劇學院2007春季公演網頁:http://theatre.tnua.edu.tw/prod/2007sprin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