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comments on digital copyright

                                        

digitalright.jpg

病了好幾天,日日如水上飄,本想好好寫些什麼,卻只能在限期前匆匆寫了意見,電郵出去,多謝openknowledge 的朋友的努力,希望他們今天行動成功,諮詢期一定要延長,此惡法關係到全港市民知識的分享、生產及傳播,討論的面向很多,什麼叫創意、什麼是知識、什麼是知識型經濟﹖香港人到底要一個怎樣的數碼環境﹖

就「在數碼環境中保護知識產權」諮詢文件,本人有如下意見:

  • 關於下載刑事化:

本人強烈反對下載刑事化,原因如下:

1.      如擴大刑責範圍的理據是以「打擊在香港進行的未獲授權上載和下載活動」,但在數碼環境中的活動,形形式式,包括教育、創作、溝通、分享及獲取知識、當中包括非商業的活動,純粹的知識共享,可貴的智性提昇,如在沒研究清楚使用者在網上的活動,強行一網打盡,以打擊為名,妄顧網上真正的文化:集體創作、分享智慧、互相尊重為依歸的「知識型」行為,香港如何發展為「知識型的經濟」﹖如果知識、創意及文化都沒有免費渠道作深入的討論及認識,如何透過網上活動「終身學習」﹖如沒有向用家(包括學生、教師、在網上獲取知識的市民)作出更詳細的分析,政府為何為了保護小部份產權者的利益而奪取大部分用家分享、表達及獲取知識的可能性及自由? 

2.    到底保護誰﹖保護知識產權者﹖還是創作人﹖政府必須有更多的數據及理由讓大眾相信保護小部份(主要是影音業?) 產權就等於保護創作﹖中間是一個怎樣的邏輯關係﹖「鼓勵創意產業把作品數碼化和在互聯網上開闢新的銷售途徑」只能說明網上部份的商業的活動,難道創意就只是指商品﹖未成為商品前的創作的種種可貴的嘗試呢﹖有機會開創新局面的大膽表達呢﹖集體創作的可能(多少軟件如linux 都是集體智慧的極品)、人與人之間最簡單的感性分享﹖老師在課堂上以網上音樂、影像、數據為學生提供最新的教材及講解呢﹖到底政府在保護誰﹖創意的培養何來﹖就以保護產業為誘因﹖美國很多學者(例如Lawerence Lessig)已解構當中的種種荒謬,再來是為何是市民舉證﹖現在政府要有新措施,是不是也需要向市民舉證﹖

3.    由於影響深遠,關係到知識的傳播及獲取、言論的自由,沒有向業界、教育界、傳媒界作出透明高、範圍廣的諮詢,也沒有作出具體的影響評估及分析,更沒有對網上文化及相關的法例(完全沒有談及Creative Commons 及Fair Use )作出深入的分析及討論,刑事法絕絕不合理,也不公義。

  • 關於規定ISP 需向版權持有人提供網絡使用者的資料:

本人強烈反對ISP 需向版權持有人提供網絡使用者的資料因為將嚴重侵犯個人私穩,網上監察先例一開,香港馬上成為限制言論、網上極權的化身,後果非常嚴重,將成為國際的笑話。

  • 關於引入定額賠償機制:

原則問題未解決,如何談具體定額賠償機制

  • 其他意見:

本人建議延長諮詢期,當局需再努力研究網上文化,使用者的具體行為;認識國際間相關的作法,如fair use 、creative commons;向業界、教育界、傳媒界作出透明高、範圍廣的諮詢,作出具體的影響評估及分析;更重要是審慎考慮什麼是創意﹖什麼是知識的傳播﹖市民需要一個怎樣的數碼環境﹖除了商業行為外,市民需要的是一個怎樣的數碼世界﹖

About cally

don't be cruel. smell the light. read the music. feel the gree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