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梯會議

               daishan.jpg

        從地面到天梯頂樓會議室,才一分二十七秒,我還是遲到了。多討厭「意外」這個變數。 

        待我坐到自己位置,打開桌面的文件時,會議已經進行到2/a/iii/。也就是說,他們已經通過了把城中最後一座大教堂拆掉。也是的。今天各人都愛在銀行做祟拜,不分日夜247地在網上告解;神經快要崩裂時,簡單地在虛擬拍賣場買點即時的歡快,或出賣幾分便宜的傷感。先知都上了電視台。每天清晨,他們既溫軟又嚴肅地跟我們預測上天堂的走勢,大家得要聽了最後這一句:「做什麼都有風險的,上天堂下地獄其實都要計算,只要精準,我們一定可以掌管自己的未來。」才可以安心開展新的一天。先知讓我們明白活著的真理,給我們人生的方向。多好。多簡單而美妙。為何還要教堂﹖為何還要選擇一個終極的信和不信。相信自己便成了。要堅信自己有能力去改變一切,眼前這些挑戰算不了什麼。    

         當然,我根本沒有表決權,因為我不屬於A/C/E(Accuracy, Control and Efficiency)這三個本城最高決策的部隊。 今天,我這位環境顧問來這裡,只是帶來一堆數字,供他們分析。事實上,我每個星期都來,每次都空手而回,今天,希望他們給我一個確定的答案,讓我早點回家。天氣這樣熱。氣壓很低。全城要命的厭悶。叫人煩躁。叫你不安像沙漠的小蚊,唯有繼續窮力向前猛飛。

           雖然我的工作室設在算得上是天梯的中層部份,但懸浮粒子天天厚,已很少機會看見澄藍。藍。多美。神馳寧謐。透明剔透的一片藍。活在天梯底層的小孩,現在只可以在老照片裡幻想什麼叫做「蔚藍色的天空」,或透過電子屏幕的藍色去理解穹蒼。穹蒼??想不到我還會用這個抽象的古詞。    

            數據早傳了給他們,包括:大氣中二氧化碳的濃度咋天錄得489ppm,非常接近警界的500ppm,要求馬上停止排放二氧化碳﹔全球海平面以每星期上升1米的速度繼續急升,要求立即疏散沿岸居民; 海邊又發現奇怪的變種生物,咋天有藍血的千腳水母冒出水面吃人,要求下令禁吃水產; 沿岸地區瘧疾肆虐,要求增援應變醫療部隊。另外,醫院報告說,又有女士誕下沒有任何性徵的嬰孩,這已經是本月第238宗,要求儘快確定第三性的法律正名及身份。

             「夠了。」ACE總部長如常地打斷我的報告。 這次,他沒有馬上叫我走,沒作聲,站起來,走到天窗旁邊。

               A部長卻趁機發難,以他貫常的精準本色,向C部長發火:「煩請C部門馬上,即今天會議結束後三十分鐘,呈交有關「控制二氧化碳的排放的可行方案的比較分析」。」

               C 部長面帶標準的笑容,不徐不疾地把問題轉向E部門:「我們當然樂於合作,但我們必需先收到E部門那份只聞樓梯響的「如何有效改善綠色能源」的報告,工作才可以正式展開。」

              E部長簡潔地回答:「消耗總體能量的速度是兔,節省總能量的速度是龜,只有在童話裡,龜才會跑贏兔。」

             A部長開始煩躁,一口氣接過來說:「既然如此煩請E部長於會後四十五鐘呈交龜兔現時的具體距離及縮短距離的可行方法及費用。」他透透氣,以較慢的速度再說:「現在請C部長分析限制畜牧,特別是牛隻,以減低由過億的牛隻打嗝及反芻時排出的甲烷,即是沼氣,經過蒸發後,構成酸雨。」

            C 部長聽見,面容微微扭曲,聲線仍然平穩,只是降低了音調,說:「可能性是零,因為無法取得畜牧業、肉商、牛奶業、乳製品業、藥廠、醫藥界、零售業、超級市場聯盟的合作。」E部長略帶質疑地問:「連一個合作單位都沒有﹖」C 部長輕聲說:「沒有,最強烈的反對聲音來自消費者。」

           A部長正要再度開火時,ACE總部長說了一句:「夠了。」大家馬上閉嘴。會議氣氛克制而火爆本是平常,但,今天真有點異樣。ACE總部長出奇地沉默。他不但沒有表態,沒有說話,而且一直都站在右邊的天窗旁,沒有回到會議桌。偌大的一個玻璃會議室,無聲,卻滿滿是人,各自低頭看著互壘在會議桌上影子,不安的氣壓隨時間急升。

           總部長終於轉過身來,叫三位部長和我走近窗邊。原來他站著的這個位置,可以清楚看到城中著名的天街。天街是我們最高尚、位置最高、空氣也最好的一條購物街。從這裡看過去,黑壓壓的小圓頭如生活在白雲裡的螞蟻。忙碌但快樂。

           總部長終於開口了。他很慢很慢地說:「這些我們都知道的。」我望著他時,赫然發現他身後遠處忽然出現一大團墨魚一樣的雲團,正向這方面飄過來,「這些我們都知道的。」他再說一次。

           雲層愈來愈厚,有閃電,速度加快。「請你馬上準備一份由十四至二十歲智商高於一百二十,體格強健、基因潔淨的男女名單。」「你們…」著了魔的雲團,繼續漲大,開始向前移動。

         「我想確定是不是只是人類﹖」A部長本色不變地問。

          「是,不要動物,不要植物。我們其實早有太空移民計劃…有些人是要丟下的,低下的人總得要做犠牲者,你們看,滿街都是人,但,唉,只有懂得精準計算、善於控制、效率奇高的人才可以跟我們一起離開。我們早把星體9413殖民了,它現在完全屬於我們的,那裡有用不完的資源,我們可以持續發展,繼續ACE……」黑雲極速地發展為颶風,向我們的會議室正正地衝過來。不到一秒的時間,世界壓縮為黑色,化為一點微小的黑點,再沒有聲音。沒有擁有。   (刊於07年4月22日明報世紀版)

About cally

don't be cruel. smell the light. read the music. feel the green.

2 responses to “天梯會議”

  1. bo says :

    世界最後會是誰也不曾擁有什麼嗎?
    邊看這故事,邊感到連空氣也稀薄起來,一種無能為力的感覺..是否我們早已在天梯的盡頭?(那將會是什麼的地方呢?)

  2. cally says :

    hi bo
    我想,愈希望擁有就愈容易沒有。

    也許是的,我們早站在天梯的盡處,卻繼續建製更長的把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