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山上的感動(part 1)

         

kitchingphoto.jpg

十年回顧,歌舞昇平,多一天不知跟自己有何關係的假期外,內視反省自己的歷史,可能最實際。好友結青,最近回到自己十年前工作的地方:雲南永勝。很佩服她的勇氣及能耐,正視自己的過去,面對自己工作的成效,說易不易。當時她做的是樂施會的發展工作,十年後,到底發展有什麼意義,對誰有意義﹖此行,她滿心感慨,寫了長文,很有意思,現部份轉載在此

       飛雲南時所遇見的雲和天﹐是在污染了的香港都市中所難看見的。然而﹐那麼重的鋼鐵﹐還載著那麼多的人與物﹐能違反地心吸力而翱翔於天際﹐想想當中所虛耗的能量﹐和眼前所看到幻變雲彩的飄逸﹐是吊軌又奢侈的浪漫。但既然已在此時此地﹐可以用這種位置角度看它們﹐不就該更好好珍惜地去看﹖﹗

     如果﹐雲的形狀是某種符號﹐某種語言﹐它﹐究竟想跟我們說甚麼﹖  

十年後的笑容

      黃昏夜色一直到黑暗中的奔馳﹐讓我無論把垂涎的眼睛掙得多大﹐也無法看清楚久違了的大地的面容﹐只能在燈光中﹐感覺那份陌生的熟悉。真心覺得﹐是很大的幸福﹐讓我有這份榮幸重回這片土地﹐去經歷這些心情和學習。人生﹐可以重返多少次過去的十年﹖ 

      車子停在縣城新路一個小巷口﹐看見牙簽般的一個身影﹐從遠處徐徐走過來﹐我認得﹐是子老師...       在協會門口等著的﹐仿彿總流露著善良和真誠目光的﹐我看見了十年前的楊書記...

     這次來﹐還重逢當年一起跑追肥槍項目的張心波﹐學校重建項目的張老師﹐工作老伙伴王副﹐志平﹐他愛人小馬﹐和種羊戶海富蘭...       還有以為這一輩子也再見不到我﹐卻又在此時此刻重遇的畢鄉長... 我﹐感覺著他們的笑容。變﹐沒變

      新房 子多了又大了﹐農地少了﹔街道多了寬了亮了﹐街道的聲音不一樣了﹐縣財政還貸款的壓力也大了﹔鄉下的路通了﹐山頭上的樹大概少了﹔鄉下的糧可能多了﹐村子裡的人可少了。 到處都可以打電話上網了﹐人也就離不開各種電子用品了﹔電腦用品多了﹐化不掉的電子廢品也就多了﹔從前的罐頭瓶水杯一個都不見了﹐用了就丟的水杯卻到處都見。 學校多了漂亮了﹐小孩子和父母的壓力也大了﹔聽說山上輟學的少了﹐可願意或者能夠回鄉的年青人也少了。 

        工資多了﹐發得也穩定了﹐人卻顯得疲累了。 

永勝變了嗎﹖看上去好像認不得喇﹗

        永勝在本質上變了嗎﹖好像那又只是在原來的發展軌道上結出的當然成果。可能某些資源爭取多了﹐也可能某些未來的資源也耗用了。其實是某種要發展的想法沒有變﹐所以這一刻﹐甚麼都變了。 在變幻的環境中﹐有些事物﹐可能需要變﹐才可以不變。 

        永勝真的變了嗎﹖不知道...難說呀﹗看你如何看。 不否認﹐我逃不開某種價值眼鏡片去看這些事物。但﹐擺脫了評論﹐我在想﹐我們究竟期待變嗎﹖還是不變﹖目前的生活﹐正走在「我們」期待的方向嗎﹖ 正在想這個問題的時候﹐腦中浮現著東風山頭上一位栗僳族農婦的笑容。我們聊天的時候﹐他笑了﹐整齊的牙很自然地展開。 

         我在出發前兩個月﹐才剛把兩只爛牙補了。手術刀前﹐是耐不住的酸疼啊...

上東風

     當年就因為被譽為是最偏遠艱苦的一個山區﹐我們這就去﹐並開展了一系列的工作。誰說條件困難不可以是個優勢﹖看來﹐和東風的山水人民﹐還是有份緣。這次本也沒有執意一定要去﹐知道下了雨﹐路不好走。但起床的時候﹐見陽光普照﹐心裡喜出望外﹐楊會長和子老師很是支持走這一倘﹐李老師更準備了好些吃的喝的﹐好讓我們路上不餓。

       聽他們說﹐東風是云南省開通公路最後的一個鄉。當公路修通好﹐車子可以開進來的時候﹐大家都非常激動。可以想象。 

如果走路進去的感覺是深紅色的話﹐坐車進去讓我有一種檸檬黃的感覺。車開到半途﹐我們遇上了一雙車~一個在挖土﹐另一個在推土。我們這就被堵住了﹐是修整公路的代價吧﹗山被一只機動手一口一口在挖﹐鬆出來的土就被推倒在路旁的崖坡上。挖著﹐推著﹔挖著﹐再推著。這種動作﹐可能在東風的山嶺中﹐已被重複了千次﹐萬次﹐億次﹔再千次﹐萬次﹐億次。我們才遇見了其中的幾十次。我不禁要蹲下來看。看的時候﹐大概並不太享受﹐但好像是要被經過的人都親眼看看的。

        任誰都不能逃﹐甚麼都得放下﹐都得停下來看。在塵埃的飛揚中﹐看一下山的疼﹐路的難。 

       可能等了半個小時吧...看見一個山民﹐本來在我們後頭。走著走著﹐他跨越所有等候的車子﹐還有那隆隆的挖推土機﹐走著走著﹐直到眼睛再看不見的山的盡頭。他背著竹籃子﹐用自己的腿﹐超越了現代化的局限﹐走自己的天地。

      雖然路重開的時候﹐我們的車子又再越過他的身影。但我知道﹐他一定可以好好地﹐在自己舒服的節奏裡﹐到達自己的目的地。只是﹐摩托的聲音和車子翻起的塵埃﹐或會打擾他踏步時的清幽...

       在不到五秒鐘的時間裡﹐我們被剛挖出來的泥土芳香所包圍﹐然後又繼續顛簸上路。 

       裸露在日曬下﹐這份芳香可以活多久﹖    

About cally

don't be cruel. smell the light. read the music. feel the gree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