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中青的…不,我的尷尬

pier2.jpg

朋友說我像蟻咬,是的,這兩天,身在皇后碼頭,自覺非常尶尬 。

唉,當我隔著冷氣房(是的,我在大會堂四樓美心皇宮,哪裡有絕佳的位置看到封鎖了的現場,但吃飯費用不菲)看著八樓的朋友,一個一個被「小紅帽」帶走時,我很慚愧;看見阿草堅守一角,單拖對著談判專家個來小時,我很感動,很想哭,阿草才十七歲,無畏面對強大的政府機器,沒有退縮,沒有妥協,為自己的信念堅守到底,心裡不斷為他喝采。

七月三十一日,老中青朋友都在碼頭跳舞,唱歌、靜坐,碼頭真的很美,我傻乎乎地問絕食中的陳景輝:「你是不是真的很愛香港﹖」他想一想,禮貌地微笑「得要看你什麼是愛」,這的確是困擾我的問題,「我愛香港嗎﹖」年少時,我曾以放棄香港為榮,討厭香港教育,痛恨香港電視、香港電影、香港藝術的淺薄, 以聽英倫歌為樂,以學好英語為志,以出走香港為榮,今天年輕人以思量本土文化為核心,以重整香港身份為要,我很迷惑。陳景輝再說:「我們希望改變香港的價值觀,我們為香港的未來而建設。」明白的,可貴的遠境,值得尊敬的視野,他們也真的用身體,用行動,用文字,用耐力向所有人證明他們的信念。

八月一日,大家都頂著火辣的太陽在封鎖現場支援。年輕人不怕也不在乎疲累,拿著咪叫口號,說道理,把訴求講清楚。中午時份,看見朋友衝擊防線,跟警察正面交鋒,我只站在旁,我實在不能參與,看見眼前暴力,很難過,不斷在想:我還可以做什麼﹖我是不是很犬儒﹖是不是很錫身﹖但,我真的做不到,我討厭也害怕暴力。只能在後勤做些微不足動的小服務,朋友要水,去買;花苑(絕食者之一)暈倒,替她在腳上加墊,替她找醫生,但這些對運動的幫助都不大。

是不是自己的想像力太少﹖為何想不到接軌的地方,頂多是用電話叫朋友來,還可以做什麼,我不是那種拿起咪,號召群眾的人,我實在做不來,而運動中,另一最有用的是律師的支援,我卻沒有,哎,隨了站在旁,還可以做些什麼﹖

小朋友也會拿起紙牌,保護絕食中的朋友,中青的我,可以做些什麼﹖天星及皇后運動都是運動中的新型態,沒有大佬,沒有政黨,是年輕人自發的,沒有計算的,組織鬆散,但花樣百出的運動,我此等殘留個人主義及激情漸少,自以為理性行事的中青,真的感到尷尬,不知如何接軌。哎,我需要更多更多的想像力。

pier1.jpg

標籤:, , , , ,

About cally

don't be cruel. smell the light. read the music. feel the green.

24 responses to “運動中青的…不,我的尷尬”

  1. va says :

    我不認識你, 但我是三字出頭好幾年了的人(中青??),我不認識他們,但皇后最後一夜(??)和清場時候, 我相信也在你的附近。

    我對你這文章有同感,究竟"我還可以做些什麼?"這個問題,就永在我的頭頂旋轉。

  2. va says :

    補充一點,

    身處在皇后,身處在清場的示威區時候,,, 我的心很痛.

  3. cally says :

    hi va,
    是的,很高興你有同感,我也是這樣不停問自己,朋友叫我把眼光放遠一些,要做的事情不是一時三刻知道的,也不是即時見效。哎,但我也實在心急,也可能很功能,做些什麼是真的有意思呢﹖暫時,也只是以文字紀錄,一邊寫,一邊再想,跟朋友討論,你覺得如何﹖

  4. 小奧 says :

    不是所有人都要硬拚,不露面便寫字吧,在口號以外寫深沉的字

  5. cally says :

    小奧…我卻常連自己的文字也質疑,寫得到深沉的文字嗎﹖

  6. john says :

    “回到自然

    那山那石妙綠定藍

    煩躁都成為太陽下的微塵

    不擾人的生活點綴

    罷了"…………This is what u said.

    紀錄….文字…. really need to be 寫得到深沉 ?

    Cheer up !!!

  7. cally says :

    hi john,
    謝謝,也許,又墜入了想得太多做得太少的自擾陷井。

  8. beyondthestars says :

    cally, the thing is, no need to feel embarssed. local actions is a group who welcomes anyone to contribute in one’s own best and comfortable way.

  9. 熊一豆 says :

    Cally,有時我也會感到你的那種尷尬,不過就在我們的限制中盡量去做吧,大家補位而已。

    我發現其實這次年輕朋友的行動,其實是感動了不少人,使人至少在感受上慢慢有所改變。

    但也同時發現,我們所知道的信息,並未能好好散播出去,大部份的說法,還是停留在"集體回憶"、"留戀殖民"等等方面打轉,極有可能只是順手挪用一些傳媒的主導說法、不經消化而已。

    我覺得,那份本土街動出的那份特刊,期待人們去細閱,或是有困難的,或者我們可以化繁為簡,至少讓多些人知道,那裏將會興建摩地大廈、解放軍碼頭,然後再讓他們自己決定到底要什麼。

    落到具體,大概會比從去殖、歷史等入手,容易被接收。

  10. 潛行者 says :

    何不把懷疑自己可以做甚麼的力氣和時間,通過實踐,注入你的寫作過程裡?對,我們都可能寫不出深沉的文字,但先寫出來,不滿意的話再改,一次,兩次,三次,都最後即使都不滿意了,那些始終寫出來了,你經歷過了,我們有幸的話,也能通過閱讀它們陪你一起經歷了,結果功過如何,自有去處。先把沒有的創造出來,不是你曾經有的信念嗎?正如天星皇后運動,本來沒有的,但做了便有了;也正如八九與七一,發生了的事便不能抹走,這便是事件實在論,再進而實踐價值實在論。
    雖然我總覺得你的世界總在某一處,現在的你有點偏離,但那只是我個人可能很不準確很不成熟的看法,誰能肯定,小路不可能成為大路?我有信心你遲早走上自己的真正康莊大路。

  11. cally says :

    to 一豆,
    很同意你所說的:「停留在”集體回憶”、”留戀殖民”等等方面打轉,極有可能只是順手挪用一些傳媒的主導說法、不經消化而已。」簡化的、偏激化的說法,處處聽見,也許,我們可以做的,繼續用各種渠道,在網上也好,在學校也好,在朋友間對談也好,把當中的價值,好好跟人討論,或讓人思量自行決定。
    天星及皇后運動,只是一個開始,它感動了人,也播了種。

  12. cally says :

    to 潛行者,
    多謝提醒,實在不能只停留在只想不實踐,力量及精力有限,總要好好使用,也無謂去想效果如何,深不深沉,寫出來才算..明白的,謝謝。

  13. 小西 says :

    天星及皇后運動不盡是年輕人的運動,它什麼年紀的人也有。至於你說的"尷尬",我覺得各人有各人的專長,所謂"接軌",其實是當事件發生了,我們如何讓自己的主體在日常生活的重複中甦醒。個人主義很難讓人甦醒,有也相當有限,我相信唯有面向世界、投入世界,接受異質的世界的撞擊,新的可能性、新的自我便會出現。要懂得踏單車,首先就要去踏單車。但我們怕跌,但誰教我們怕跌?

    寫作是你的專長,但我覺得你還有很多可能性。十年前我沒想過投身社運,但要來的始終會來,現在事件來了,齊來躍身,讓新的主體得誕生。

  14. cally says :

    小西,謝謝你的意見,但有同意,也有不同意。

    我想自己不是怕變,更不怕跌,曾是邊流血邊學會踏單車,也是在一次遇溺中,學會游水的。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個不停變的人。有時,就是變得太急太多太累。踏入中青後,開始想有個重心。

    而且,參加社運已不是今天的事,好幾年來都關心重建、婦運及另類經濟,也(曾)是戰車及ccc核心的人,但很”尷尬”的是,實在不懂如何在「天星及皇后運動」裡找一個角色去「幫手」,事情快得,容不得我去細想或回應,未及想清楚自己跟「香港」「本土」的關係,也負擔不起那種長時間的「消耗」,所以,只會想及拿起自己較擅長的東西:寫字。但又沒寫出什麼。所以「尷尬」,所以因為「旁觀」而慚愧。也許,此番的思考,是我對自身(重新)認識的開始。

  15. vt says :

    with reference of susan sontag, regarding the pain of the others, u have seen their pain, and u felt them, there are ‘something’ left in your brain, affecting you anytime. (in this case, we are all introspecting) audiences are one of the participants, as long as we have the same belief.
    dont be shame on what you have/ hvnt done, as we have our restrictions, or we are not dare to do so.
    by the way, somehow you are not inducing others(at least me) to think again and again by your words. and we may step a little bit out next time, there are long way to go.

    p.s. i watched the news programme with my family, and my mom commented that those remonstrators are over demanding…blah blah blah…
    and i did not dare to say even one sentence to “defense" or explain.

  16. cally says :

    hi vt,

    是的,跟身邊人對話最重要,又最難。大家都嘗試起步罷。

  17. 曉蕾 says :

    那幾天在皇后,我也有這種尷尬的感覺呢(早日坐你旁邊!)
    我也不是運動的人,頂多打打鼓,拍拍圍板,平日到這種場合,我多數是記者身份,但那幾天又不是.說觀察或撐場,都有點別扭.
    黃昏突然有雜誌約稿,又輪到我不知道寫什麼,交給梁文道寫算了.想法太多,身體太累,根本無從下筆.
    我想當日你和我齊齊曬,齊齊捱夜,都只不過想出現,現身就是一種支持吧.

  18. tsw says :

    我又覺得未必一定要深沉。深沉不了,便追求快。把自己寫的東西都看作用完即棄之物,於是自己便成了不斷爆炸的煙花。比起深沉者來說,這樣主動放棄主體性的寫作者反而是少的。

    溫柔、低調的有距離者的發言,是運動中人做不到的護航。很重要的。

  19. 瘋腿 says :

    只想輕輕說一句:每個人都有不同位置,我也跟你一樣沒有去推鐵馬,也是在旁觀,頂多是用DV作一點記錄。但你(我)也是這個事件的參與者,是事件的其中一部份,我們都在碼頭坐過、經歷過,就用我們的方法分享給更多人知道,這可能就是我們適當的位置。

  20. Galileo says :

    剛在新聞片段中見到你, 這樣支持還不錯麻. 這事正是需要有各種自由的方式表達自己訴求, 不能拘泥於某一形式才叫參與. 像我弟就一直跟中大學生報的老鬼寫與讀東西.

    但看上去好像有點點憔悴, 沒事吧?

  21. misquiet says :

    cally, 遲來的鼓勵 —
    “萬事皆互相效力", 很想告訴你呀!
    而, 你的專長不是寫作, 而是簡單如"替花苑在腳上加墊"等溫柔的人性的彰顯…做藝術之前, 先把自己做好一個人. 在我眼中,你一直都有著這個堅固的"創作基礎"🙂 cheer up!!

  22. cally says :

    謝謝曉蕾、juli、tsw、leo 及misquiet

    是的,到場是一種支持,溫柔、帶距離的支援也是實質的「護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