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罷工第三十二日:我媽媽吊頸

轉載自日日到場撐扎鐡工友的彩鳳所寫的紀錄

他是扎鐵佬。
   
  罷工第三十四日,他說他有些事情想放上網。
   
  「前兩日我阿媽係屋企上吊。」他輕聲地說,很平靜。
   
  「她有糖尿病,又有其他病,每個月要一千多元的醫藥費,她的醫藥費是我們兄弟姊妹負責的,媽媽跟我兩個未結婚的妹妹住,要她們照顧媽媽……媽媽可能不想大家負擔所以上吊……」
   
  他媽媽曾經講過:「如果我死左,唔好攪咁多野晒錢呀!」
   
  「一個月罷工都無陪過三個讀中學既女兒,同佢地坐緊船去第二度,唔能夠立即返到屋企,亦唔能夠立刻飛返屋企,又唔能夠立即話比d女知婆婆過身既事……以為返去仲可以見到佢最後一面,原來當時警察已經係屋企……佢條脷伸晒出黎……」
   
  他說他收到屋企電話時,真是眼淚在心裡流。
   
  「我係怕其他工友再咁拖落去,好多家庭都會有問題,你知好多屋企經濟唔好既話,可能都會有問題…」
   
  他說他本來都想告訴所有工友,分享大家多天來都可能面對到的家庭和經濟壓力,可能會有一些共鳴,但又怕記者拍到會……難為了他的家人,而且媽媽過身還來罷工,如果再在電視中出現,其他家人會很難受。

他說要多謝天下父母的苦心。
   
  我說你打工為子女一頭家也苦心。
   
  「唔緊要,放心,硬淨嘛,一定撐落去。」他說。
   
  原本他告訴我要去攪身後事要走了……回頭又見到他仍在,他說要等其他扎鐵佬都上車去中環才走,他怕他突然這樣走開,其他工友見到可能會想走,就會少左人去勞工署等談判結果。
   
  罷工第三十二日,他媽媽吊頸。
   
  他想問:「繁榮背後到底是什麼?如果真的是繁榮,根本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罷工第三十四日,仍是非正式談判。
   
  (彩鳳:對不起!因為聽到他的說話時,我也呆了,又一邊忙著撫摸他因工作勞損而變得更粗壯的肩膀,之後幾百個扎鐵佬趕著上旅遊巴去中環勞工署,他又趕著去攪身後事……未能再談……暫時只能告訴大家這些……)

About cally

don't be cruel. smell the light. read the music. feel the gree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