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針萬線》的力度

0801_0102.jpg

 

 

勞動在手、公義在心

近年不少學者都苦心出版,以口述歷史為方法,在獅子山下香港奇蹟、富戶如何發達的主旋外,讓庶民直接發聲,突顯基層本體性,發掘個人跟社會的對話,豐富本土歷史的內容,如有針對不同年齡群的又喊又笑︰阿婆口述歷史》、16+ 《少女口述歷史》;也有針對勞工問題的《香港邊緣勞工口述》、《工殤:香港職業傷病者及死者家屬口述故事集》、《工廠‧廚房‧垃圾房》等等。但以單一行業為主題,發掘性別、階級、本地工業在全球化下的處境的專書,並帶出批判的角度,叫人深思經濟生產跟人心道德的關係,相信剛由進一步出版的《千針萬線香港成衣工人口述史》是第一本。

一針一線 勞動尊嚴

今天我們自稱為「亞洲國際大都會」,全力發展金融、物流、旅遊等服務業,但無忘,香港直到2001年仍是全球成衣出口重鎮,才二十多年前的84年,根據香港統計年刊,製衣工人佔全港15.5%的勞動。也許,我們的父母、親友都曾是成衣工友,在七、八十年代,不分日夜、一針一線地成就香港。這些日積月累而來的技術及經驗,在今天的知識型經濟裡還有什麼位置呢﹖什麼才是知識﹖

製衣業、文職及零售業職工總會總幹事張麗霞,由借身份證童工年代開始,一直離不開製衣業,目睹行業轉型及萎縮:「女工由青春少艾工廠妹到四、五十歲中年失業,由晚晚加班一人做三份到遣散,再走去做清潔女工、保安,聽見他們跟僱主關係不好,青春已逝,身體開始出問題,十分痛心」;「工友失去的不單是工作,還有自我型象、滿足感及尊嚴」;「今天,工友仍然希望重操故業,一說起車衣技術,個個眉開眼笑,分享怎樣由一塊布變一件衫的歡欣,可以重新來過的話,他們都仍選製衣」因此,為了留下製衣工友的歷史及故事,讓更多人明白製衣業的具體運作、工友的貢獻,她便去找好友兼學者蔡寶瓊。

工友本位 學者梳理
「麗霞本希望可以在2004年冬天出書的,因為20051月開始,世貿廢除《多種纖維協定》,本港廠商不需要再符合原地產地的進口配額規定,大可把工序設在成本更低的地區,工人連戲也不用演了,行業更委縮。麗霞希望此書的出版,可以引起討論,可惜,我們幾位學者,各有各忙,書經營了四年,今年終於出版。」蔡寶瓊教授由出版因由開始說。

是的,此書編輯隊伍全為學者級人馬:社工教授黃玉蓮、歷史教授葉漢明、研究中國勞工的潘毅及王曉鑫,「我們都是一班不甘心玩大學遊戲的學者,今天,大學講品牌、搶市場定位,緊貼產業生產的模式,學校只在乎妳在知名的期刊出過什麼,而不是提出過什麼激發思慧的批判視點。我們保著自己的職位之餘,借力於學校的研究基金,從事有意思的研究。」

細看《千針萬線》,學者隱身的企圖很明顯,如工友的訪問都以第一身完汁全味地呈現,並以粗體突顯,以識別被訪者的說話。此外,文字平實易懂,沒有學術語言穿插賣弄,對工友也沒有先設的想像。

「我們自覺是精英階級,不能否認,卻以工友為主體,以口述歷史為方法,從工友的主觀世界、個人感覺出發,細看他們如何整理自己的生命,回應社會的變動。我們的功夫落在資料的整理、歸類,從家庭、從情感、從工友關係種種微觀的狀況,掘出宏觀的脈絡,生產背後的社會因素,如家庭結構、資本全球化的具體運作。最終希望大家反省,在道德關係崩潰的時代如何自處。」

人心何往 道德崩潰

「工友的聲音細小而堅定,他們一直以血汗青春、老老實實地換取回報,重視信譽、責任,發高燒,仍在車間博殺,力求把工作做好,並以自己的技術為榮,從扎實的勞動,完成一件衣服而得到滿足感,但今天,這些都變得微不足道,知識型經濟賣的是形象、包裝,資本家只在乎市場推廣,公司形象。」蔡教授忿忿地說。

「資本全球化下,著重所謂的理性規劃,由貪念帶動(greed-driven),人與人、人與物(生產品)變得非常疏離。生產分工精細,工人掌握不了技術;工人流動強,建立網絡困難;過往老闆跟工人互相依存,每個人都從生產過程中建立身份,現在跨國老闆根本看不到工人,只靠新科技進行嚴密的遙距監控。工人淪為一堆成本數字,一旦風險高、成本漲,便全盤撒走,不會理會將影響多少家庭的生死,以致整個地區的興衰。」

「我寫此書的導讀時,一直想著Richard Sennett寫的Corruption of Character: The Personal Consequences of Work in the New Capitalism,書內說及一位從事顧問工作的年輕父親的困惑,他認為上一代以「身教」讓他們知道價值所在,但自己這一代身份流動,工作無定,除了消費外,還可以教下一代什麼呢﹖」蔡老師停一停,語重深詳地續說:「我自己母親也常跟我說「得人恩惠千年記」、「路遙知馬力」等等,但今天我們怎去談「忠誠」、「委身」等工作倫理﹖「公義」、「公平」、跟人的關係又如何建立﹖這其實是我最心驚的地方。哎。」

性別階級 雙職婦女

此書除了呈現了二、三十年來,我們對工作意義,技術定義、道德價值的急變外,書中十四個故事,十三位是女性,每每提及「顧家」、「聽話」,「很乖」、「捱義氣」、「照顧弟妹」,女性需要兼顧家庭及工作的雙職處境非常明顯,即使停留在「件工計」、無保障、最受剝削的位置也是情願,因為時間較有彈性,可照顧家庭及子女。香港多年的美譽:交貨準,有保證,能應付極短的生產周期,其實就是由基層勞工負上風險,沒有保障下,任勞任怨,日夜死捱,為求生活,照顧家庭而來的。但,另一方面,工作本身又未並是想像中的刻板,婦女技術了得,自學自想,由碎布變成衣而得到的滿足,旁人未必明白;不錯的工資讓她們享有經濟自主的空間(有時薪金比丈夫還要多);也透過「埋堆」、聯誼,擴闊家庭以外的社交生活。

事實上,工友不是鐵板一塊,也有工友站在老闆角度,認為工廠北移錯在工人貪心,人工過高;但又怪無良僱主剝削勞工,計而挺身參加工會抗爭活動,可見,工人的階級價值觀複雜、多樣,甚而矛盾的。

讀者支持 消費力量

問及對準什麼讀者群時,蔡教授坦白說:「當初沒有想清楚的,現在希望以半消閑書的形式,淺白的文字,吸引年輕讀者,希望2030歲的朋友會看。對工友而言,此書的出版是對他們的肯定,過程中,大家都很愉快。」但此書能否成為對工人充權的策略﹖麗霞笑笑說:「對工友來說,生計始終最重要,一本幾十元的書,已經是兩餐飯的價錢,如果工友一人一書當然是最好,因此工會有贈書行動,凡向成衣工會(查詢27708668)直接買四本書,便可惠及一名工友。」

是的,在資本全球化下,工種不穩,工人流動,難以團結,但消費者力量卻可以集合,讀者也可透過集體消費力量,顯示對成衣工人的尊重及支持,讓另類的本土歷史書寫更有力、更持久。(刊於經濟日報2008年2月25日讀書版 )

 

標籤:, , , , ,

About cally

don't be cruel. smell the light. read the music. feel the gree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