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雙迷霧眼睛

常常覺得自己在打乒乓球,一人做兩個球員:「看化」和 「偏執」,天天球來球往,很累,心力消耗。

遊戲規則不是我寫的,卻有太多不順超,可以怎樣玩得高明而有破格的可能﹖

今天又是應診一樣見同學,輔導他們寫畢業論文。遇上學習不認真,連思考工具都不知何物,沒有任何研究、探索的衝動和興趣,以為cut and paste是獨門本領可以用足一世,以為因果關係是不需要論證的大學同學,妳可以怎樣。不是他們的錯。十多年來,又有多少課堂真會讓/要求/迫令她們有較嚴緊的思考訓練﹖為何無呢,又,唉。

最後一個來的女同學,沒有任何準備,也沒有任何想法,只帶來一雙迷霧眼睛。「快畢業了,妳總不能這樣下去罷。」我忍不住,(已用上溫柔的語調)跟她說。她眼睛馬上微紅,咬咬唇,瞪著我,似怪我跟她不太熟,才第一次見面,而且只是幾十分鐘,為何可以如此直接問她這樣的一個問題。我決定要好好追問她。煩她。纏她。每條問題都刺中她什麼位置,她眼神堅定地瞪著我,但右邊面在抽動,她想防禦,她想反抗,她想說,卻找不到話語,終於,她慢很慢地說:「我一直做什麼都好求其的,妳問的東西,我都無想過,只要剛剛可以過關,就可以的。」「但,求其得來,妳快不快樂呢﹖有沒有試過好肉緊去完成一件事,然後好興奮呢﹖」她想了又想,好慢地說:「好似有。」我們再談了半小時,最後她說:「好的,我真會試下想清楚的。」她也笑了。我才放她走。

不知道,對她有什麼用,很有可能,一小時後她已經忘了我們的談話,但,她的眼睛讓我覺得,這場遊戲還是值得玩下去。

About cally

don't be cruel. smell the light. read the music. feel the green.

6 responses to “一雙迷霧眼睛”

  1. 陳死貓 says :

    嗨,終於找上這兒來! 記住回去吹口琴呀 ~~~

  2. cally says :

    是呀,是呀,英雄聲音真不錯呀,喂喂,死貓下次自己沖檸啡,好味的

  3. 陳死貓 says :

    咁啱我將會禮拜一去廣州喎. 你有冇/會不會去睇? 咁多個XXN年展, 廣州最平的了…ha ha

  4. solingsky says :

    想「當年」…我多想有你輔導我,可惜!
    希望她想得通。

  5. cally says :

    to soling
    只希望她肯再來找我…
    妳好像已離開了阿麥很久了,近來好嗎﹖

  6. solingsky says :

    還在碰碰撞撞找尋合適的路向
    忍耐著朝不保晚的日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