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多些空間和尊重,很過份嗎?

img_0188

在牛頭角新建屋苑前,看見在堆土機旁被人劈根絕臂的大樹,很心痛,也想起我們的創意工業,文化前景,有嗎?

那份第一輪「活化歷史建築伙伴計劃」結果 只叫人死心。攪文化、攪創作的人要的只是空間,自己有足夠的生命力去成長,去奮進,但不要來奪去我們可以發展的空間,未成樹蔭時,又要拿我去賣,結果嫌我不夠值錢,又話我無用,要削我的手斷我的根。不明白我們獨有的生態,不要胡亂怪我們不長進,你只懂得用你的眼光來看我們,我們默默工作,靜靜深耕時,你大概在安睡或耍樂;各施各法,沒有高低,不要補貼,只要尊重。小許,小許的尊重。我們最需要長時間的成長,當中不是沒有價值,但你只有一種計算機,不會算文化價值,不識計非物質的重量,於是我們最多成為高級飯店的一支膠花,而不是一棵叫你引以為傲的大樹,你又會覺得別人有大樹你沒有了,但無忘是你在我還成長時,已經奪去我可以落地的泥土,搶走我可以長大的空間,而拱手把我的養份去餵食只會生產樣版假花的工廠。

相關報導-     發展活化  一盤生意  (信報 2009-02-18)

六 幢歷史建築的活化計劃,首次由發展局掛帥,吸引了一百零二個機構提交一百一十四份申請書,在昨天的「活化歷史建築伙伴計劃新聞發布會」終有分曉,有人歡喜 有人激動。會上眾多記者主要圍繞兩個問題發問,一是財雄勢大的機構是否更有優勢?因為入選分別是有財團背景的保育建設公司﹙大澳舊警署改建精品酒店﹚,以 及大學﹙浸會大學把雷生春變身雷生春堂中醫藥保健中心、北九活化為薩凡納藝術設計學院北九﹚。

另外,就是替八和會館抱不平,為何一個強調中國文化承傳的計劃得不到青睞,反而外國的月亮更圓?

活化歷史建築諮詢委員會主席陳智思強調,評選的重點之一是財務可行性、財政上的持續性,他指出,很多計劃書在這點上失分。

八和會館發言人表示,政府指八和輸在管理經驗、籌款能力、營運能力,但在申請的第一個階段已經知道,政府的做法製造有三個選擇的假象,把八和當作陪襯。

八和會館主席汪明荃在公布會後,馬上召開記者招待會,坦言對於申請北九裁判法院為粵劇學校落選感到失望,她懷疑政府扶持粵劇的決心。「我們的確很希望知道發展局的評審理據同準則。尤其是作為一個民間藝術團體,到底點樣可以同財雄勢大的財團或經驗老到的機構公平競爭?」

打敗有五十五年歷史的八和會館,到底是一個什麼機構呢?

根據發展局的網頁介紹,薩凡納藝術設計學院(SCAD)於一九七八年在美國喬治亞州成立,香港分校將提供一千五百個專上學位,要把「香港與北九龍裁判法院打造成亞洲數碼媒體的主要研習中心」云云。

然 而,中文大學文化管理碩士課程總監何慶基指出,在設計界裏,薩凡納藝術設計學院的名聲不是特別好,比起其他著名學院如Goldsmith College,薩凡納不是特別傑出的其中一間,也沒有什麼具體的成就。但是近年擴張迅速,九十年代開始備受爭議,更被美國教授協會﹙American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Professors﹚批評侵犯學術自由,有關事件記錄在協會的資料庫,其中一九九三年有教授因為支持批評學院的學生而被解僱。

《紐約時 報》曾刊登 Art and Commerce: a College’s Turbulent Tale一文﹙Peter Applebome,一九九二年八月二十三日﹚質疑該校的教育方針,指其重生意、輕教育,利用教育的名義獲免稅營運。教師除了教學,還要負責籌款、收生。 文中又揭發該校類似學店的做法,教師除底薪外,收生愈多,收取回佣愈多。

報道認為,該校「市場推廣、營銷比教育更出色」。

「公職王」陳智思一再被問及,為何棄八和、取薩凡納,他回答稱專誠派了兩人到美國薩凡納實地考察,認為該機構在保護古蹟上做得好。

但《紐約時報》曾報道,創辦人Rowans發現薩凡納有多幢十九世紀的建築物,以進取的借貸方式,買下多幢物業,在當地的地產上可謂舉足輕重。

何慶基指出,這家機構有這樣的名聲,包括學術界的批評,政府有沒有考慮,有沒有疏忽?

何慶基問,委員會的研究是否深入、有否浪費公帑?「只消十分鐘,便在互聯網上找到資料,連維基網也刊出有關的警告。」

另外,他指出,以如此重要的資源資助海外的商業機構,其中又有爭議性,應作出合理解釋,如本地是否沒有可取的機構。

以非牟利、NGO包裝,就可以得到價值數以億元計的物業,免租做生意?林鄭月娥在公布中強調,政府撥款約四億九千萬元資助五座建築的復修,而北九龍裁判法院則由獲選機構自行斥資建設,但這當然不是免費,而要付出極大的資源、投資和代價。

發展局初試保育,是否如投資署心態,引入外資?難怪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劉吳惠蘭馬上表態,歡迎薩凡納藝術設計學院在香港設立分校。

浸 會大學視覺藝術院講師麥海珊強調,古蹟保育有其文化意義,政府由發展局主持大局,活化歷史建築不是單純諗「發展」。「這次發展局以創意工業、增加香港教育 的多元性和機會為理由批出有關計劃,但本地的教育架構,教育、文化政策,發展藍圖有沒有考慮到?」她說,創意媒體、電影電視拍攝、數碼製作等等,本地大學 的傳理系、香港演藝學院、理工太古設計學院、城大創意媒體中心、浸會視藝院、藝術中心藝術學院已提供不少課程,一年內收生總數也約千多人,將來會否造成失 衡?

麥海珊說:「汪阿姐在記者會上都話,失驚無神多間視藝學院,千幾個學生,有什麼人去讀?連她也看到問題所在。」

另外,她質疑包括本地大學、私校,都要經過政府教育部門的審批和監管,一家在香港成立不到一年的基金公司,其課程、師資到底有沒有經過審批?

胡鴻烈夫婦的樹仁大學,建設整座校園的一分一毫都是自籌的,這次政府倒貼海外私人大學是否教育政策改變的先兆?

另一位被訪者說,以保育古蹟之名,地皮和建築雙手奉上予一家私立大學,會否造成先例?

標籤:, ,

About cally

don't be cruel. smell the light. read the music. feel the gree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