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謝你們,石崗菜園村居民

3420007546_fd0103ce4f

圖片來源:朱凱迪

 

在網上看了鏗鏘集的專題報導:「鐵路修到菜園村」,呆了,哭了,為幾十年來默默保育香港土地的菜園村居民而吶喊,那份跟土地深刻的感情,日復日不斷經營的愛惜,多有力,多高貴,他們還要不是原居民,真想跟他們說多謝。從前到過印度,到過廣西,聽見當地居民怎樣愛護自己的土地,要命地死守一寸一寸的土地,作為香港人有什麼好說?我們跟用來換錢的土地有什麼關係可言? 住在高半空的穴居人知道什麼是根深成長?知道什麼是陽光、水份、晨霧、農務嗎?明白什麼是跟大自然平起平坐嗎?感受過泥土的體溫﹖種植的因緣嗎?農民的尊嚴?唉,每次都是啞子,低頭負起香港的缺口。今天,卻看到原來香港人也堅守土地、深耕而活、不就是百分百的本土價值嗎?很感動呀。多少原居民賣了地就走?悠悠的根,是寸進的。

本土行動的阿迪早有跟進,寫了廣深港高鐡與石崗菜園村系列,也製作了甚麼是廣深港高速鐡路,facebook 也有「燒到埋身,忍無可忍;保我家園,育我大自然」廣深港高鐵選址石崗菜園村關注組 群組,把事件透明。港鐵到底有什麼理據?什麼其他的考慮,堅持不用車廠旁100萬呎閒置土地,硬收石崗菜園村300萬呎農地,興建"維修車廠"?破壞的是農民生計、幾十年的社區環境、70年歷史的石崗河及50萬呎雀鳥林。唉。

另,圖中挺立的婆婆是年屆八十四歲的羅崇音,她的心聲和故事看可由影行者製作的「菜園村村民心情」系列。

此外,朱凱迪一再提醒說:「拆菜園村以及陸續有來針對非原居民的土地政策﹝新界東北部的開發大多以非原居民村為廉價的planning solution﹞,根本是另一次對本土札根力量的摧毀。」

而在石崗菜園村關注組的極力爭取下,政府和港鐵的人員將於本周六﹝四月十一日﹞下午兩點來到石崗菜園村,與公眾對話。朱凱迪強調,這是首次有政 府官員和港鐵人員正面接受所有香港市民質詢,因此,無論大家關心的是石崗菜園村的未來、新界土地開發的不公、以至於廣深港鐵路的規劃本身,都請抽空出席討 論。除了論壇外,丸仔等七位藝術家也會同場演出,表達村民面臨清拆的徬徨,還有愈辦愈成功的有機農作物義賣。

會和快樂行動的朋友一起去,希望做簡單有趣的方法為居民打打氣,以及表達謝意。

日期 : 2009年4月11日 (星期六)
時間 : 下午2:00–3:00 村民帶領政府官員和港鐵人員行菜園村
下午3:00–4:30 答問大會
下午4:30–7:30 行為藝術(有7位藝術家表演)
(下午1:00-7:00義賣石崗特產)

主辦:廣深港高速鐵路選址石崗菜園村關注組
地點 : 石崗菜站
出席嘉賓 : 熊永達博士 (理大土木及結構工程系副教授)、杜立基先生 (規劃師)、政府及港鐵人員
立法會議員 : 李卓人、梁耀忠代表、何秀蘭或代表出席
區議員 : 黃偉賢、麥業成、鄺俊宇

主席:高春香 9090 7352

組員:馮潔珍 9586 7060

曹送娣 9254 4670

林志華 9013 7989

標籤:, , , ,

About cally

don't be cruel. smell the light. read the music. feel the green.

6 responses to “多謝你們,石崗菜園村居民”

  1. 朱凱迪 says :

    有關石崗菜園村的最新資訊綜合﹝請廣傳﹞

    各位,有關石崗菜園村遷拆事件,最新的資訊如下,特別邀請各位出席明天﹝四月十一日﹞下午舉行的公眾論壇。

    一﹞聯署聲明
    由石崗菜園村關注組及一些聲援人士發起的聯署《鐵路‧生活‧尊嚴》﹝http://www.expressrailtruth.com/signature.php﹞

    二﹞活動宣傳
    廣深港高速鐵路工程影響問題答問大會﹝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2860﹞
    日期 : 2009年4月11日 (星期六)
    時間 : 下午2:00–3:00 村民帶領政府官員和港鐵人員行菜園村
    下午3:00–4:30 答問大會
    下午4:30–7:30 行為藝術(有7位藝術家表演)
    (下午1:00-7:00義賣石崗特產)
    主辦:廣深港高速鐵路選址石崗菜園村關注組
    地點 : 石崗菜站﹝由錦上路西鐵站乘的士、往橫台山村方向的小巴、以及九巴54、77k或251m線﹞

    三﹞民間媒體文字報道及評論摘錄
    香港獨立媒體網及香港中文大學學生報聯合出版《不遷不拆 我們的菜園村──廣深港高鐵特刊》﹝http://homepage.mac.com/sheungchi/filechute/CU_paper.zip﹞
    香港獨立媒體與菜園村及廣深港高鐵有關的文章﹝http://www.inmediahk.net/taxonomy/term/501969﹞

    四﹞影像報道摘錄
    香港電台零九年四月六日鏗鏘集報道﹝http://www.rthk.org.hk/rthk/tv/hkcc/20090406.html﹞
    香港獨立媒體網:什麼是廣深港高速鐵路﹝http://www.youtube.com/watch?v=s1wjc8yBCDA﹞
    菜園村民心情:
    羅崇音婆婆﹝http://www.youtube.com/watch?v=Lx0gNz1nKtI﹞
    羅伯伯﹝http://www.youtube.com/watch?v=VNAavJSI3ck﹞
    葉先生﹝http://www.youtube.com/watch?v=ULKUC01j4wY﹞
    林先生﹝http://www.youtube.com/watch?v=z9u0kJFlBRY﹞

    五﹞網站及網上群組
    廣深港高鐵真相網站﹝http://www.expressrailtruth.com/index.html﹞
    「燒到埋身,忍無可忍;保我家園,育我大自然」廣深港高鐵選址石崗菜園村關注組﹝http://www.facebook.com/group.php?gid=44815823430﹞

    朱凱迪上

    零九年四月十日

  2. vivian says :

    離開香港不到三年,很多東西也變得很快! 尤其人在異鄉,更對尋根有一分情結。 兩個月前聽媽媽說菜園村要拆! 且問我安置在那裡的幾十箱書及雜物如何? 其實自從有了小孩子後,我的私人物品丟棄了很多, 在吋金呎土生活急速的香港根本容不下你去懷舊去追惜, 完全因為外婆家在菜園村有一些空間,為我留下了許多珍貴的書籍。

    菜園村是我媽媽成長之地,外公外婆舅父一直在那裡種菜為生, 想起也有超過半個世紀,媽媽的一生, 與父親的認識也和這條村這片田地不可分離! 小時候我們四兄弟姊妹, 隨同媽媽在那裡度過了我們的童年和少年時代, 在1987年以前我們仍常會到菜田幫忙,當然我們只是玩多! 自從中港交易頻繁,外婆他們的菜已無法和大陸競爭, 那時甚至有一毫一斤菜的價格。自己看到及親身體會種菜之苦, 日曬雨淋,仍記得下菜苗時要蹲下來在田埂一整天,腰酸背痛, 還骯髒不堪,一邊流汗,一邊要忍受那些”雞滋” 不知名的蟲爬滿了身!我這個城市人只是偶爾玩票的耕作,已感吃不消!

    可以想像生活在菜園村的上兩代,他們是如何艱辛的建立家園, 將這塊爛地變成美好的菜園,外婆的地在低窪處,常受水患, 加上賣菜在八十年代中期真的難以為生,舅舅們都去當司機, 只剩下外婆偶爾耕作,但地都已荒蕪,只剩果樹! 以前每到外婆家總有一大袋新鮮割下的菜,自家的雞蛋鴨蛋, 附近村民鄉俚送的龍眼黃皮皇帝蕉…從前少不更事,不愛惜新鮮蔬果。如今在澳洲當家庭主婦, 買一束小小的唐菜竟要港幣七元, 想種菜為生的媽媽定會捨不得買!

    父親的一邊在家鄉揭陽也是農民, 少年時代會回鄉仍有秋收割禾的壯觀景像, 如今想起, 我一直嚮往自然,喜歡簡樸, 多少因為我的父母流著農民的血脈! 我多少感染了他們的辛勤和務實。 今天放假偶爾上港台看鏗鏘集,才深刻體會媽媽的心情! 他們在這裡生活長大,雖然搬出了市區,但仍然常常回去! 外婆幾年前亦已病逝,我們這些第三代更加少回去了, 但每逢節日也會帶我的小兒們回去吃飯, 他們亦有一些在菜園村舅公家的舊照,洋洋坐在水桶中消暑, 泓泓用水管洗車,看貓狗雞看菜園, 這些都是他們在高樓大廈生活中沒有的!

    想起當年教文化科一場辯論— , 人生確有許多兩難的抉擇,當魚與熊掌不能共存, 當整體人利益和少數人利益有矛盾時,當義和利不可兼得時—- 殷海光先生一文中原則正好用上—-這原 則其實很簡單︰生命不受威脅時,要盡量保存理想和道德; 但萬一不能忍受生命的犧牲,而要犧牲道德原則時, 我們一定要記住那一刻,並等待時機收復道德的失地。

    我母親舅舅他們的情他們的回憶他們的土地並不能用錢去衡量, 我雖然不太了解事件的來龍去脈,但由於這條村非新界原居民村, 加上土地不屬居民,人口又少又已老化, 使我直感到, 是政府看中了的弱勢社群的無力反抗一意孤行! 我不是居民,但我舅父仍在那兒生活,我不知道清拆後他何去何從? 但想到連我這個第三代對那裡的一草一木尚且感懷, 何況在那兒生活,經歷過生老病死, 和鄉親一同生活了數十載的村民, 他們失去的是我們難以想像的多和深!

    • yung says :

      Hi,

      Actually, I had been live in 菜園村 over 15 years. However I am live in Australia right now. After read your blog, I have same feeling as you sad, angry…. I am fully support the people who live in there.

      Finger crossed to our 菜園村

      yung

  3. Rebecca says :

    相片中84歲的羅祟音正是我的媽媽,父親在2001年去世,媽媽一直希望她及我們六兄弟姊妹可以閒來在菜田種種菜,夏天到果樹採摘荔枝,芒果,龍眼等。

    4月11日,我們六兄弟姊妹一早從新界到香港仔拜祭父親,告訴父親政府要強行收地,希望父親在天之靈保佑他的心血能夠得以保存,使得媽媽能夠繼續在我們一家人努力辛勞得出的石屋裹安安穩穩地度過餘生。

    自小我們六兄弟姊妹便要下田幫手,我排第五,沒有哥哥姐姐般辛苦,可以多讀書,雖然較少下田,但在放假的日子依然要好像哥哥姐姐般,太陽未出便到田中幫手種菜,澆水,施淝,割菜,除草,還要餵豬,餵雞,餵鴨等,雖然辛苦,但一家人在田中卻一起度過不少難以忘懷的日子。

    為什麼政府可以一下子就要收地,要拆屋呢?

    請參考以往收地問題及結果:

    http://www.wenweipo.com/news_print.phtml?news_id=hk0901010004

    http://the-sun.on.cc/channels/news/20080418/20080418021012_0000.html

  4. cally says :

    to rebecca and yung,

    thanks for your sharing and so glad to tell, a article wrote by vivian, (guess you may know each other) just realeased at mingpao today, here is the link:

    明報
    D06 | 世紀 人文·關懷·視野 | 世紀.My Story | By 蔡玉鳳 2009-04-24

    我的菜園村

    文╱蔡玉鳳圖╱黃靜

    編按:為着廣深港高鐵的築建,當局將強行拆掉位於元朗石崗的菜園村——要拆掉的,是一個具幾十年歷史、村民務農、大自然生態安靜繁衍、景觀美麗的社區。本文作者為中學教師,童年在這村裏度過,「祖家」亦紮根於此,她寫下她的憶記,向推行非人性化建設計劃的當局說一個關於居住和生命的故事。

    三十多年了,爸爸星期天忙着開計程車謀生,我們從小隨着媽媽,在元朗乘車到菜園村,一句「菜站有落!」我們四兄弟姐妹便揉着惺忪睡眼下車。一行五人浩浩蕩蕩衝過馬路(當年仍未有紅綠燈),好不驚險。村口看到某大叔某大嬸,用我們不懂的客家話向媽媽打招呼。

    打長長的招呼

    一入村,首先經過龍園士多,媽媽一定向嬌姐打個招呼。我們在這裏當然最醒神,因為小小士多是我們小朋友的美食天堂;生活簡單的外婆舅父們甚慷慨,常常叫我們拿那些零錢去買零食,我們總是滿載而歸。

    再前行, 有一戶門庭簡潔的葉園,媽媽總是向那滿頭白髮的老人恭敬的一聲葉老師!自小失學的母親最尊師重道。路的右面是我阿姨一家,其實外公四十年代逃難到香港落戶,什麼親人都沒有,所以同是惠州來的都是同鄉一家親。阿姨和母親都姓曹,他們真如家人般生活在菜園村內。然後我們進入一條狹長的小路,照例肥阿姨的唐狗和惠民園的狼狗們此起彼落的吠聲伴隨我們走進外婆家。

    外婆家大小不同的唐狗又熱情的撲向我們,又舔又嗅,末了我們才可以進屋。整個童年,我們在這裏度過頗長的日子,菜園村說得上是我們的故鄉,是孕育我們成長的重要地方。許多書課堂學不到的知識,如動物學、昆蟲學、植物學和陶藝,我都在這裏一一學過。

    小狗也有族譜

    幾十年來,外婆他們養過大大小小不同的動物,家禽有雞鴨鵝,這三種蛋的大小顏色味道各不同,全盛期還有火雞和鵪鶉。此外,我們曾飼養不同品種的鳥類、貓狗和白兔。我記得兩三歲時那隻小黑狗,大花、細花、臘腸許多狗的名字在菜園村從未間斷,小狗們的子子孫孫真可以寫成族譜。

    走在田間用泥巴造碗盤和杯,然後放在火爐中燒,再塗上不同顏色,漂亮非常!除了玩玩貓狗寵物玩泥沙,我們最愛捉昆蟲。母親自小在鄉村長大,他們的玩藝是極富創意的,吊起蜘蛛絲,那隻小蜘蛛爬上來時又搖牠下去, 真像玩搖搖。我們會用線繫於金龜的身上,對於沒有錢買遙控飛機的我們是不錯的玩意兒。還有捉蝴蝶捉蜻蜓……以築成我們豐富的自然常識。

    當然長大了回想起來確是有點殘忍,不過最無聊時我們玩捉蒼蠅,一個膠袋可以在一盆狗食中捉住數十隻,甚為壯觀!

    屋子才剛翻新……

    爸爸在五六十年代這個菜站收菜,再運到港島那邊賣。當年石崗菜站確是門庭若市,想不到隨着中港貿易頻繁,新界小農漸被淘汰。

    這條村要拆,大舅父哭了。對於沒機會多讀書的上一代,他們難以表達內心的感情,但我知道我媽媽、我舅父們、我所認識的村民一定非常不捨。外婆的屋最初只是爛鐵皮和舊磚屋,直到後期儲夠錢了,才逐步改建成一個像樣的房屋,又分了不同階段才建好了廚房和洗手間。多年來廁所都是在一個搖搖欲墜、搭在一條河坑之上的木板屋,每次如廁都感到寒風從四面八方滲入來,蹲得太久,腳也麻痺了;而且怕一失足會掉在那糞坑去!好日子才幾年;一句要拆,便把他們一手一腳搭建的房屋摧毁,可以想像他們內心的難過!

    我母親的童年、我們的童年;我們的青春、我外祖父母、我母親舅父的黃金歲月,都在這條村度過!

    那些老屋和樹木,在這裏經歷數十寒暑, 和人們一同見證菜園的盛衰,但願不遷不拆能願望達成,他日回來我能帶着孩子到菜園村探望親友。

    however, the battle has just start, concern group will are still doing hard on it…lets show our constant supports🙂

Trackbacks / Pingbacks

  1. Happy Action@石崗菜站 « Happy Action 快樂行動 - 四月 21, 200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