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暴風之二: 搬屋

搬屋真像脫皮,有苦自知,歲月直面嘲笑妳的所謂堅持,現實狠狠考驗妳的所謂執著。

樓價好,租客是業主鍋上的PANCAKE,番來覆去,最後都是嫌妳便宜,不要妳。業主不是什麼英明之士,話賣又唔賣,話唔賣忽然又賣。我的焦慮隨樓價急升。真的。老了。不能太飄泊。住過太多地方。港九新界離島都住過。除了童年老家不計,港島區最久了,足足有十年,輾轉從跑馬地、中環到上環。很愛中上環。有寫不完的感覺。但,某個晚上,是太累,心太忙,還是怎樣,一下子就決定搬到九龍。第二天落訂後,我呆坐在地產附近的荼餐廳,不願起來,竟然怕起來,一切東西都很重。晚上,開始失眠。

接下來,收拾了整整七天。處處是封了塵的按鈕。輕按便有隻見回憶的惡魔出來嚇妳。幾張唱片,也可以叫我呆一個下午,何況各成小山的日記、筆記、稿件、檔案、場刊、書信、舊衣、明信片、小玩意、以及殺人的照片?? 似是死人臨終前看見自己上半生的一次快速flash back,好可怕。有些東西,封塵是它最佳的下場。什麼要留、可以留、應該留,無謂留,是真的不易選擇的。有些東西,連打開它們,也要勇氣的。

也有更實質的問題要解決,例如要跟身超過十年的心愛餐桌還是要一張舒服食人的沙發? 對不起,新屋,租貴,地方卻很細,二者只可以有一,唉,又,不快起來,為何我的生活素質下降如此,為何留一張喜歡的傢俱都成為mission impossible? 我想要怎樣的生活空間? 上環舊居,樓下滿樹、石路慢行、早上有雀聲,晚上泛黃燈光,港大圖書館就在不遠處,新居可會適應。完全明白為何老人家害怕搬屋,真會有千個不捨。我也在極忙時,仍然要為上環的日子倒數、拍照,放在面書  my little record—count down sheungwan。很急趕,拍得不好,還有很多,未有時間上載。

搬屋也像修行。學習在局限裡自處。忿恨、投訴、低落、憂慮也沒用。慢慢感到新居的好。重新找出自己的系統。明白自己的底線。找出真正的愛恨。從前,不相信生活秩序這一套。一點也不相信。現在,覺得人都是需要pattern,才可以知道如何演練自己的角色。 最近在看 人類學家Mary Douglas 的  Purity and Danger,對系統、生活儀式有多一層的理解,也許可以寫一個故事。

總之,新屋要種些新東西,要有花,白色的。

標籤:, ,

About cally

don't be cruel. smell the light. read the music. feel the gree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