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dfish is meant for dying

連續兩個晚上,看了兩套有趣的劇場演出,雖說不上十分喜歡,卻有新發現。

先是由曾攪過老圍村《活過‧活著》「圍圈劇場」從挪威帶來的揉合馬戲雜耍的" goldfish is meant for dying" ,英文名字很是吸引,以金魚為主體,明說金魚別無用處,一生就是等死,很有所指似的,想帶出什麼呢﹖人本的自大嗎﹖科技的荒謬﹖如何表達﹖什麼是馬戲表現….因此很想看;而中譯名是「靜待死亡的金魚」,多了文藝,少了戲謔,給我譯的話,就乾脆叫「死鬼金魚」。

自導自演的挪威artist Rudi Skotheim Jensen 有種很off-beat 冷笑匠的感覺,想不到,他一開場,就演一場lecture,是的,用上堂的形式來演出,有powerpoint,有很多東西要講似的,自然地,年輕觀眾也跟我平日的學生一樣,頻頻呵欠,想走又怕唔好意思,他們的老師好像也在場。原本用lecture 的形式無不可,但說教成份好重,好多有趣的元素,如金魚的歷史,據說它是中國原產的,後(宋代???!!!)有皇太后認為金魚的金色只屬皇室,犯忌諱,下令殺死所有金色的金魚,於是有了今天橙色的金魚。後來,金魚傳到歐洲,再傳到美洲,漸漸成為寵物,甚至有人賣洗粉送金魚。這個故事,本身很吸引,有神話色彩,民間故事的魅力,但直白,時間又長,真很難集中。

另,文本很多細節很有趣,如金魚並不如傳說中只布三秒記憶,智商是大概是人類八、九個月嬰孩程度, 但金魚視力很強(full spectrum vision),看到我們看不到的紅外線,也用盡大腦,相比,人類只用了大腦的十分一潛力,而金魚的適應力及進化程度都比人類強,我們憑什麼把金魚當寵物﹖金魚如果有思考,可不可以有私隱﹖這些都很有趣,但沒有提鍊為更有想像空間的演出很可惜。我以為馬戲表現是很魔幻,很黑暗的。我想Rudi 不是不可以,他的身體語言這樣好,卻礙於教育意義罷。或許,公平一點說,作為藝術教育來說,這種形式很是新鮮,主題很有意思,不單單停留在動物權益,而是引發觀眾深思人類和其他動物的關係,什麼是完美﹖為何要有寵物,人類憑什麼殖民其它動物﹖寵物跟文化的關係等等,都不是 一般劇場或課堂會觸及的,這真是大突破,只是,我實在貪心,如能更魔幻,更詩意地表達更好了。當然,全場英語演出是令旁邊年輕觀眾一路看,一路打短訊的致命原因。

標籤:, , ,

About cally

don't be cruel. smell the light. read the music. feel the gree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