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不純的話……

雖然沒抱很大的期望,但對 前進進青年劇《斷食少女K》 真很失望,想不到導演對董生的文本可以處理得如此粗糙,特別是苦行一段,到底想諷刺什麼﹖把遊行、抗爭、文化行動化為鬧劇,把政客混水摸魚抽水也渾為一體,實在看輕了八十後,他們的政治視野肯定不止於此。導演被年輕觀眾(有他自己在演藝的學生)提問時,那種自保的態度,宣稱中立的反射性言行,叫人聽得很不舒服。不要玩啦,誰都知道,哪有中立的藝術演譯。

不過,董生這段文本也寫得太浮淺了,他大概是想探討藝術和社會行動的關係,但我只看到種種的諷刺,卻看不到真正的提問,討論的焦點在哪﹖如果,藝術不應服務於社會功能下,又認為沒有純粹藝術這回事,到底想說什麼﹖當少女K 被拉到警局時,竟因為看見自己父親跪下就範,自己也跪下,讓獄警看過夠,又是什麼意思﹖藝術家自主性在哪,為何要臣服在警權下,不明白。因為我是其中一場演後嘉賓,可以直接問董生,他要說的大概都未能在此文本看到,我就期待他下一本小說罷。我也真真想看到他對藝術和社會行動的看法。希望,他認真看待當中的性別問題,如果是真的認為新生代的藝術以年輕女性為代表的話,就不要再寫女孩期待父親的認同,或對身體的追求就是單一的既定標準(劇中那種粉紅色的處理,很可怕!!),唉….而卡夫卡的小說跟當下的關係是什麼﹖為何硬生把卡夫卡的小說原封不動地唸出來,不是所有小說都適合讀出來,舞台應有的聲音魔力在哪﹖身體又在哪…..唔……好,還是看小說罷。

而所謂青年劇,我想,不單只是由年輕朋友演譯的意思罷,我看不到新鮮的舞台語言,末段的現場電子音樂是何等的有氣沒力,舞台調動及空間使用都不怎麼樣,內容更看不出年輕人本身的瘋狂或突破點,沒有實驗味道,很可惜。也許,此番要求對小劇場來說,很不切實際。

標籤:

About cally

don't be cruel. smell the light. read the music. feel the gree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