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更自由?

情緒急下。時間上,創作跟教學、社運的參與、日常生活(閱讀及看演出、看戲) 有很大的拉扯。每件事都很重要。每件事都有一個落腳的角度。可以不理。可以觀望。可以放下。但。我討厭假關心。我不屑犬儒。我抵制空降。難道牛棚的公共空間的爭取不重要嗎? 在西九快要君臨天下時,跟政府搶奪社區藝術、文化工業的論述工作不重要嗎? 一而再,再而十,最後無限Bullshit的官樣文化發展,怎不叫人氣上心頭,上一次跟活化廳朋友到產業署示威的文章還未寫,唉。

而東北發展大融合又豈可不理。看曉蕾的網誌,看到連最受歡迎的有機農夫昌哥在辛勞十年後,也打算退下時,很是難過,真想哭,香港沒有穩定的土地,沒有農夫,沒有本土食物,沒有根植的生活,沒有可累積的基礎,對未來,我們還可以有怎樣的想像??? 東北土地是香港跟中國接軌的敏感地帶,是我城能否自主發展的關鍵要塞,參與討論不重要嗎?  well…..我的繁花還沒有出,我的小說寫得很小,我欠Billy 的歌詞,我想發展自然寫作,我三天要教十八小時的書,我….會看樹。我…..聽。風動。一件又一件。我。顯示。樹蔭下的花影。每個相遇。都是某種的顯示。我。會笑。輕輕的。滿心的。卻。往往短暫。不及嘆氣漫長。

咋晚跟了馬屎及生態朋友到了大埔滘夜行,上個星期因為經痛沒有去貝澳的考察,很可惜,看不到日出及潮退之美,還有佳佳說的食物三噸。幸而,咋晚多1累,都往火車站鑽。途中,我傻傻地一個人跟大隊失散了。有機會,黑暗中,一個人在林中獨步。唉。太舒服了。似洗了林中黑浴。不知道。心還不夠清。仍聽不到林中私語。時候未到。說不定,終有一天聽見自然的呼召。

但回歸大隊時,大家一起發現新大陸。看到兩條蛇呢。當螢火幼虫在手上蠕行,感覺真實,小虫在它的荒野大世界裡冒進,聰明的我們也在為丁點立足棲居之地而狠幹,但誰更自由﹖討厭虛幻拍賣,量化生活,想接近地面,不貪空中虛念。覺得要做的事情,就一件一件去完成。

About cally

don't be cruel. smell the light. read the music. feel the gree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