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性的魅力

要好好記下羅蘭‧巴特在《寫作的零度》寫紀德的這兩段:

「…(紀德)他的平凡性與普通性中包含一種魅力。……他是用未說出的東西來引誘我們,我們會很自然地被引導去發現它們。主要的線條是清楚地繪出的,但接著隱蔽住了次要的線條。這是一切藝術的特徵。正如孟德斯鳩所說:『我們在描述時,總是省略一些中間的概念。』紀德對此補充道: 任何藝術品中都有透視性的縮短』。….或者你也可以說,經典作家的一個可能的定義是迫使我們為自己而思考,因此它不再為某一世紀所獨占,而是屬於一切心靈了,不管他們被叫作拉辛、斯湯達爾、泳特萊爾,還是紀德。」

「那些責備紀德自相矛盾(他拒絕清理這些矛盾)的人最好看看關於黑格爾(Hegal)的這一頁:『在常識看來,真偽的對立是某種固定的東西;常識期待我們去贊成或拒絕一個現存的系統全體。它不把各哲學系統之間的區別看作真理的逐步發展;對常識來說,差異只意味著矛盾……。把握矛盾的心靈不可能將其消除或只看到其片面性,而是(在似乎與本身對立和矛盾的東西的形式中)承認相亙必需的因素。』」

About cally

don't be cruel. smell the light. read the music. feel the gree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