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出去!! 強權死開罷!!

周五早上去了菜園村,想不到早上八時已經人聲沸騰,有熟悉的面孔,也有很多年輕面孔。我被分派護村的地區是尼泊爾朋友的地方,他們活在雙重剝削、雙重打壓下,賠償固然不清不楚,當中的細節如有父母離婚、居港身份等等無人理會,而且大部份公文都是中文的,地政署根本不當他們是一回事。唉。我過去沒有跟進,細節不能肯定,但我相信關注組的朋友的判斷。

接近九時,我們開始緊張,周圍找鉑鐡圍起空位,大家都蓄勢待發,中間有些據稱是觀察者的朋友,來來往往,有位仁兄走來,拋下一句:「嘩,真係當打將喎。」我心裡泛起N 過問題,大家不是認真護村的嗎? 不是來真的嗎? 我不明白這些所謂的人權監測者的角色,也不理解那些拿著錄影機、相機,以旁觀者自居的人的心態,社會運動也是個讓人消費的場域,有人借此成就自己的作品?有人給自己充權? 我有很多不明不白的問題。

想的入神時,又看見手綁黃色帶子的年輕朋友進進出出,原來他們都是創意書院的學生,共有一百二十人,是通識課的內容,來做田野考察,也得到家長的簽字確認。真厲害,老師可以這樣為運動增添新力量,很是好,為枯竭的等待,增加顏色及想像,如他們在出入口的地上畫上朵朵小花,的確美麗,為大家送上輕淡的溫柔。

是的,我們在等呀,等呀,神經開始崩緊,頭上開始出現飛行服務隊的直昇機,是用來救人,還是在評估形勢?

消息開始混亂了,知道當局要打消耗戰,地政開能不來了,就是跟你玩心理戰,玩消磨意志,好討厭,好卑劣,拖得愈長,媒體愈不理,支援者也會很快消退,令民間力量自行消退, 只餘村民老人晚晚誠惶誠恐,好低賤,這就是政府如何看待默默深根生活幾十年的村民???

等呀。等呀。有人主張把議題帶回社區,叫大家下午到中環抗議。但,我們都覺得先守村為要,確保地政的人真的不來,才出去也可。

繼續等呀,等呀。支援組的朋友細心送上飯盒、清水。村長珍永瘦了。

可惜,下午有課,不能再跟大家一起等待。一時左右。正是藍帽子開始行動,有人說地政會來時,我卻要走了。

心裡正是七上八落,還未及消化眼前種種,卻要到九龍塘接寫作班的學生,帶她們遊街觀察,只見她們個個一臉疲憊,背後書包似有千斤重,細問知道學校兩個月來一次全級評估,咋天老師剛在班上朗讀所有同學名次,也在把名字下放一條紅線,標示是上等還是下等人,甚至有班主任把同學以讀得書/不讀得書來編座位,弄得同學神經緊張,天天活在競賽及標籤下,才中三,我很心痛,結果帶她們到茶餐廳,請吃菠蘿冰和西多,來點即時的甜頭,她們大叫大笑,盡情發洩,也有同學忽然哭了,唉…..不知道可以做些什麼,只希望寫作也能成為她們一個自主的情感的空間….種種的競賽,只令她們更世故、更異化、更懂玩遊規則,而不更成為快樂、自主的人。在她們的幼臉上,經常生出奇怪複雜的表情,真的很難過。何況她們都是新移民。自尊、自強、自責通通上身。唉。這可會是我以後可以多點刮掘,多點發揮的角色? 我在她們身上也看到自己。成長實在太不易了。我想為她們做多一點。

好可怕的一天,兩個吃人的制度給我同時看見。滾罷,死開罷,我也希望壓力底層下的學生,跟我一起大叫:「滾出去!! 強權死開罷!」

About cally

don't be cruel. smell the light. read the music. feel the gree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