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歷史空間,創建新的故事緯度: 看陳界仁作品

兩個星期前去台北,很重要的原因,是在十一月十四日完結前,趕到台北市立美術館看《在帝國的邊界上─陳界仁 1996-2010》

這幾年,都在想有關歷史書寫及藝術跟歷史的關係,看過網頁以下的話,馬上買機票:

「1996年重新恢復創作後,他開始通過平面影像和拍攝影片等藝術行動,對邊緣區域的現實處 境、內在的精神狀態,以及如何翻轉新自由主義治理邏輯的可能性,進行各種「再書寫」、「再想像」和「再連結」的創作計畫。」

他認為通過與在地人民的合作,以 及通過美學的實驗和影像詩學的開放性,可以與觀眾共同創造出多重對話的場域和相互連結的可能性;雖然他的作品背後總有其所關注的政治議題,但他認為藝術的意義,更在於將那些語言、文字難以訴說的氛圍、精神的幽微狀態、身體的記憶和感性經驗,通過藝術的想像性進行「書寫」;尤其是在被新自由主義日趨宰制的時 代,創作不僅是為了抵抗遺忘,更在於如何對「人民書寫」的形式和「多元民主」的可能性提出新的想像。

台北市立美術館比我想像中簡陋,加上成為花博的展覽區一部份,人多得不得了,前門有講座,內裡有到花園的觀賞團,很嘈,對不起,真覺有些俗氣的。展場的燈光及布局也不特別出色,幸而,我看的是錄象的作品,安坐黑室中,已經很夠了。不過,當我再看「東京廣角:篠山紀信攝影展」時,展場對大師照片的處理及布置,真是….我想,很有改善的空間。

因關心女工,第一個看的作品是《加工廠》。眼前的女工,都是聯福製衣廠的成衣女工,個個目無表情,回到已經關廠7年,曾消耗了20幾年的地方。她們動作緩慢,視像沒有配上音樂,觀者心神更專注,看著兩位女士站在車台上,緩緩把親身製造的西服打開,像打開一道門,更似打開一個黑洞,情緒跟著漸行漸前的鏡頭,說不出的心寒,似被拉進那個沒有天沒有地為外資工作的黑洞,很難受。


片中另一段讓我印象很深的是,看到一位白髮滿頭的女工,努力穿線, 一次一次又一次z,都失敗,車衣可是她過去二十多年來的活幹,她的生存本領,現在年紀大了,連穿一條線入針孔都不能了,二十年來的青春歲月換來什麼? 見女工表情複雜,不是不甘,手仍繼續試,終於,穿線成功了,心裡為她鬆一口氣,而鏡頭特寫她的頭部,那表情,七味混合,有鬆一口有證明手眼還可以有百般無奈有歲月早不留人……的總和,然後看見她的白髮在廢墟工場裡閃動,成為虛空的場景的光點,白髮在機車間晃動,晃了多少年華呢? 還有工友愛用來喝茶的水杯, 一塊塊的茶葉在杯內浮浮沉沉如微小的生命。女工走不出。女工拿不掉。走的是資本。溜的是歲月。流動/停滯。資本家/工人。選擇/原地踏步。


短片把女工的停滯、人力的勞動、生命的消耗,跟全球化流動的資金、輕視工人生活的狀況的荒謬落差有很深刻的呈現,而且不停在再現的消極層面,而是有積極面向,如這班女工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再次使用空間,不失是對資方產物的一次非法「挪用」。

佩服陳界仁之一是他的作品不停在再現的層次,而是開發/放新的空間及時間,建立新的歷史,如另一作品,2006年的《路徑圖》,陳界仁跨越地理與文化的藩籬,藉影片中虛構的罷工行動,將利物浦碼頭工人抵抗港口私有化的抗爭與台灣碼頭工人的處境聯繫在一起。這不失是對未來政治行動的一次想像。對工會的力量,工友的團結力度的反思。行動藝術在利物浦進行時,有攪討論會,也引起傳媒的關注,掀起台灣及利物浦公眾對工運的討論。

展場裡的介紹如是說:「如何以藝術延伸原本事件的結局,讓歷史帶來的啟發性,不因真實事件而成為過去式,創造新的故事本文,事件成為我們具體故事與經驗。」很值得細想。

另一件作品: 我懷疑你是要偷渡 (2008)  http://ccjonstrike.blogspot.com/

非池中這個訪問也看到其他作品的片斷:

 

標籤:

About cally

don't be cruel. smell the light. read the music. feel the gree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