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不清提問及反諷

咋晚微燒失聲,狀態不太好,卻很想看陳炳釗及張藝生執導的《hamlet b》,看罷,很多孤疑,回家路上,愈加懷疑自己的閱讀能力,因為我愈來愈分不清劇場中的提問及反諷,當然,這正是劇場的魅力所在,想像放大不定,沒有答案,引發我的思考。

沒有時間組織,只想到:

——提問行動的有效性時,又是否會抵銷了起動的能量? 行動最終由堅冰化成一池清水,就不去行動了嗎? 曾是行動藝術家的hamlet,最終在產業下迷失之餘,也銷解了批判能力,只沉醉在唇邊殘雪? 事實上,他最初批判什麼?  對全球暖化批判的是莫衷一是的科學家?在不同脈絡下有不同定案的「科學論述」? 行動有效性失敗在行動的形式還是行動背後的理念? 不用FB,不用iphone 4 56789 批判的是對資訊的消費還是對資訊的倚賴還是知識型經濟,對不起,我對Hamlet B 這個角色不太理解,他的行動本身含糊不清,沒有力度可言,更不要說投入他的所謂怒火?? 我一點憤怒也感受不到,他最後也只把自己的怒火成為「展品」向導演「傾銷」—這個我才不是味兒。導演對行動的取態到底是提問還是訕笑文化行動(以行動藝術為例)的有效性? 會後陳說產業化也是一種行動,當然了,但這又是一個怎樣的行動? 跟在戲中播放出來對警察衝擊而言,是一種怎樣的行動?

——「唇邊殘雪」是對觀眾渴求即時的、感觀的、身體的、自我沉溺的一個意象上的提問,還是反諷?

—— 最後冰上加血,把「唇邊殘雪」更上一層樓,去得更爆烈,是文化工作者進一步走入觀眾的欲望空間,象徵了走入產業的另一意象?

想了又想,再看這個網站:In protest 的圖輯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份,全球都在震顫,五十張抗爭的圖片有五十個抵抗的理由,我不知道這些行動有多少有效性,但過於書生的抽象討論,可能無助具體事情的發展,自己在此體力衰弱的時候,更需要強心的東西,我要陽光,而不是更多的提問了…..

In this image released by Spectral Q, people form the phrase “THE END?" on an island at the barrier reef off the coast of Belize City, Belize, Saturday Nov. 13, 2010. The demonstration was held on the final day of the Belize Reef Summit which urged global leaders to take strong action for the environment at the upcoming U.N. Climate Change Conference in Cancun, Mexico. (AP Photo/Spectral Q, Lou Dematteis)

標籤:

About cally

don't be cruel. smell the light. read the music. feel the gree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