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應該很快樂

連續兩天到了菜園村,讀戲《七個坐高鐡的小孩》、編紅線、勾紅花,在廢墟裡看日落,在別人的爛屋遇上應承會來也真的來了的學生,在被堆土機碾過的果樹下碰到不同圈子的朋友,心情很複雜,落日的餘暉可不可以照亮新村的路?太陽出來時,又會不會是巨獸復活的時間……。奇奇怪怪地入夢。睡得很不好。

早上,精神彷彿,眼累,但餓陽光,把自己檢起來往火車站走,跟馬屎埔的朋友一起去嘉道理農場,也順便為四月主理的文學營作research。真要謝謝馬屎老師,他帶了我們走了一條梅花綠徑,梅花如紅傘,點點盈盈,美得夢幻不真實。還看見重比人高大的蕨,鮮翠的「拳頭」在中心湧出,原始的迫力,另一種力的美,以及附在樹上厚厚的地衣….各種農地上的花,如椰菜花的花、西蘭花的花、蔥花等等….還有很多,我真的記不下,只拍了很多照片,很累,但走在陽光下,看見花樹美姿,草木安然,心又定了下來,真如行了一場沐心禮。

晚上,吃飯時,竟有驚喜。早前在台灣機上遇上的巴勒斯坦醫生,竟然給我電話。他一直沒有覆我電郵,很擔心他回家的路,怕他會遇上以軍的突襲。(曾寫在他的橄欖樹)現在,聽他聲音,便知道他安好。我們談了好一回,知道他回到山上,參加了橄欖節,每天都在父親的農田工作,從早上七時一直工作到晚上,今年有很好的收成,出了六千多公升的橄欖油。他又資助了四個外甥讀書,天天吃母親的麵包,喜歡留在田裡。他聲音輕快,如聽到他在陽光下唱歌。作為一位已上了年紀的醫生,這樣的務農生活,他似是更享受。我問他怕不怕危險,他停了幾秒,說:「你未下水時,總以為什麼什麼,但在水裡時,一切不外如是。」我們又說到埃及,他說:「有很多很多小的謊話去為大的謊話工作,三十年來埃及後面都不是別人,只是美國。今天,仍是美國。」「但我們相信陽光,總有東西發生,也不會忘記造人的基本,會如常的吃飯,永不忘記自己的音樂及故事。」不知怎樣,他反過來,不停祝福我。我竟有這樣的福份,怎可以隨便言心虛力弱,下次到台南,一定要找他。

標籤:, ,

About cally

don't be cruel. smell the light. read the music. feel the gree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