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零到一,坦蕩無懼的出和入

楊春江《〈再造經典〉灵灵性性 ─ 天體樂園2011 

  

舞者楊春江接近三十歲才學舞,天份加努力轟動舞壇大有成就的故事,早在大小傳媒聽很多了,但今次,在演出前細看場刊文字,一段段幾乎赤裸的描述,平淡無怨的文字直白舞者過去十來年的家事情傷,愛恨糾結,如跟舞者一起站在私生活虎口回望深不見底的墨黑,看得,心下沉。再細想演出名字「灵灵性性」,可以肯定今次演出雖是回應舊作 ,卻絕不是戲謔如求神,而是一場從肉身走入精神深處的靈動,藝術家將直面自己的過去及未來。

果然,甫開場,就是一場對性別服飾定型的解脫,舞者一身典型的白色drag queen 出場,以為又是一場主流目光下的酷兒式姣美,不,不,不,楊把一件件符號衣裙脫下,肚兜變內褲的趣味也放下,最後回歸嬰孩一樣的赤白,是男是女? 同在,又都不在,重要是回到舞台深處,如英文場刊說Move in,成就舞者的生命。

佩服楊的聰明巧思,單看場刊分為十二場的本事,已知道整個演出很有結構,很多層次,英文場刊就突顯了整個演出是從01.0,中間用上舞台製作的術語,似是一個過程,其實是橫跨了舞者十二年來的生命歷程,最後的演出是十二年來的累積及沈澱。

此外,那塊神奇的大白布,簡約地製作不同的場景,時而純粹如白蓮,散發很有宗教氣息的穆靜,舞者就在它的深處輕動,跳動間,很有洗滌框架俗見灰塵的味道。它時而又化為日常生活的場景,只是一道家居白牆,舞者在家居電話、開門雜聲、日常煩擾下獨舞「得不到你//他,便成為你//!」白布時又捲縮為一個讓舞者窩身如子宮的暖地,舞者似是拉著臍帶在空中旋轉、翻飛,等待出生。

舞者對身體的敏感,不單單停在動作的美麗,而是動的原因,因為這樣動而引發有關身份、主客、性別的想像。好玩如以五官來跟著音樂《動物嘉年華》來戲動,微妙如善用多媒體技術,讓光影互疊,身份一分為二,是一身白色輕紗圓舞女體,還是很有異國情調的雄糾男身? 是又是不是。同樣以光影重疊的技巧,有一段是舉重若輕地把主客的身份政治,化為自己跟一自己一分鐘前的動作共舞,除了美學上的趣味外,也讓我細想有關時間性的問題,當自己跟自己的過去起舞時,是一種怎樣狀態﹖自己跨越自己的影子又是一個怎樣的感覺﹖過去現在並存,一個人的歷史,共舞喜動,要多少體會,才可如此? 殊不簡單。

個演出感動我的是,除了舞者投巧完熟,融合多媒體的各種美麗的可能性,光影虛實動作巧妙地脫離既定二元框架外,更打入我心的是舞者的坦誠,對自己的生活及創作生命的肯定及自信,出入舒張,當舞者最後「再生」,從白布飛入觀眾席時,那種把藝術生命送給觀眾時的坦蕩無懼,叫人激賞。

標籤:,

About cally

don't be cruel. smell the light. read the music. feel the gree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