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有光》

上周看了兩個很好的演出,先是9/24 在西灣河看智利電影戲劇團的《黑暗中有光》(英文是直譯自Sin Sangbe 的Without Blood,中文為何不叫《不流血》更接近作品的題旨及風格﹖)另一演出是9/25在紅館的林憶蓮演唱會,憶蓮讓我知道什麼叫做得心應手,收放自如,女人過了四十歲後的美麗。

《Sin Sangbe》當然沉重得多。對演出單位Compania Teatrocinema (電影戲劇團) 沒有任何認識,但甫開場,就明白它想結合電影及劇場的視覺原素而成一種新的劇場語言。但,最初的十來分鐘說三個殺手坐著汽車準備入村殺人一段不太喜歡,有些長及賣弄真人和光影景深結合的魔幻效果,對人物的營造很一般。但入屋家,把女孩收藏在如深海又如黑洞的地下後,詩意漸開。場景裡每個可以打開的窗戶,成為人物轉變的時光機,每個殺手都有自己的過去,為以後殺人作了合理化的伏筆。

它始終保留了劇場的特質,在光影間仍有強烈的「現場感」,還有愈來愈黑色對白,時間的回流和當下的跳接仍是劇場式的處理。這又算不算是新文本式的東西? 政治劇場的風格﹖

很喜歡小女孩長大後尋回他的殺父殺兄仇人的初段。特別是最初就是懶洋洋地街頭問一「先生:請問商場裡是不是有間賣彩票的小店」男子答:「這麼巧,我也在商場裡賣彩票的。」女人問:「你不像,你是盲的嗎﹖」「不是,為何這樣說。」「我一直以為賭博跟盲目有關。」很短的一段,卻很有味道,男人早已知道這個女人是找他的,而生命是有著宿命的安排及重覆,還是由盲人帶領的賭博?……

之後,二人在酒吧把過去的事情一件一件地交待。男子曾打開地下門,二人相見,但男子沒有求她,一生的遺憾。而小女孩在火場中活過來,經歷各樣的苦難。女子要復仇,卻以同樣的理由指控這三個男子參加戰爭並非伸張正義,尋求更公平的社會,殺死小數來拯救更多人只是借口,因為他們殺人只想為自己的報仇。對控訴為爭取更大的和平及公義而不惜流血的內戰是直接而有力的,相信,這個在經常發生暴力事件的智利,也是很有反省的力度。但,實在不喜歡結局,女子過去多冷漠,多堅強,心底原來一直等候拯救者,那位曾在黑暗中打開地下門眼睛閃動而沒有釋放她的「英雄」,最後他們在床上和解,沒有血,而化解了心中的仇恨。唉,女人,女人總是被安排成這樣的一個人。最終其實是自療所有傷口,包納所有…..

標籤:, , , ,

About cally

don't be cruel. smell the light. read the music. feel the gree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