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主的睡公主

周三晚上開始刮風,金屬雨踏,午夜狂轟,睡不了,很怕。早上才知道真的掛了八號風球,秋天才來強風,唉,也是好,多了假期,倒頭再睡。下午起來,去了看澳州電影《Sleeping Beauty》,好看,很喜歡。

原來導演也是著名writer,名字是Julia Leigh,她另一本小說Hunter (好像是第一本) 已拍成電影,今年上畫,也很想看。導演是文字人,怪不得,對白精短,情感點到即止,妳找不到多餘的東西,多餘的鋪展,到位,即走,這個最吸引我。如女主角Lucy 在男友的葬禮上遇上從前的男性朋友,沒說兩、三句,她直問:「你會不會娶我﹖」男子接受不了,再問一次,她再說一次,男子怒不可壓,急說:「妳錯過了,妳錯過了最好的時候了,」怒火再升「fuck you, fuck you to death」「我現在跟helen 再一起,她大方有禮,妳知不知什麼叫有禮 (courtesy)。」Lucy 不慍不火,低頭說了句「Courtesy」—喜歡,這種精簡,到底誰可以對Lucy shows his courtesy? 她不斷為生活奔走,人人都在奴役她,她不是對命運很有Courtesy 嗎﹖她只冷笑。—–自主生活的少女,想有個依靠,遇上冷言,折射了她只能繼續對命運順應,繼續有禮地冷笑。

還有很多用極簡單的場景去交待女孩的處境,如她兼職替公司影印,鏡頭遠遠地拍她躺在地上,沒有任何dramatic 的張力,卻足夠到她的累。而她在別人監視下聽媽媽打來的電話,很短的,她純熟地唸出信用卞的所有號碼,可見母親拿錢買東西不是第一次。她一一順應,又大踏步拿著東西走到有病的男友家。照顧者。一直。沒有任何埋怨。

澳州女演員Emily Browning 做得很好,她雪白如搪瓷,金髮紅唇,春蕃待放,正是一般男子的object of desire。一點也不覺得電影賣弄情色,雖然情節教人想起Kubrick 的《Eyes Wild Shut》及柏索里尼的《沙勞》,但可能只是某些構圖及場景相像,根本沒什麼大膽性愛,當美人睡了,遊戲開始,只要不進入陰道,什麼都可以做,這些富有(不舉)男子做什麼﹖不過是逞強、尋回自己的青春、雄風、力量及回憶,跟性愛無關。

導演很少用近鏡,最多都是中鏡頭,有種冷冷的感覺,喜歡這種距離感,冷漠正是Lucy保護自己的方法,何需更多的表情去表現自己的痛﹖也喜歡Lucy燒銀紙一段,是的,辛苦賣身體,為了家人桌上的指令,有錢了,何不把它燒了,有權,有能力,荒謬到底。

雖然不太明白為何美學上這樣「歐州風情」,明明是澳州班底,還把出了 Jane Campion為mentor,卻很歐洲的感覺,不知道。電影沒有對階級有什麼批判,對老男人也是出於mercy,多於嘲諷,但對用身體來自主生活的女孩,有很多細味的地方—“Your vagina will not be penetrated.Your vagina is a temple!" 服務公司女老闆說,Lucy 馬上說:" No, my vagina is not a temple"…..

標籤:, ,

About cally

don't be cruel. smell the light. read the music. feel the gree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