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離鳥

轉身是準備離場,還是另找出口?

流離鳥沒有踏實的樂土,想飛是一場沒完的虛夢….

本土又是什麼﹖

很同意王墨林受訪時說的,身體跟身份、記憶、創作、能動的關係–

叛離的身體‧臺北的憂悒存在:〈路邊攤〉訪王墨林)

「我們講身分認同是跟歷史的積累有關係的,所以我在看這些東西的時候,包括了具體空間之類的外在環境,同時也在看自己的歷史,身體之內所積累的生命記憶,其中有一些是相互在凝視。內與外都在變,通過這樣的內外相互凝視,讓你覺得自己在一種恍惚的狀態,彷彿看到歷史在流動中的動態感,我覺得還蠻美的。那種恍惚感,是真實的但又有點荒廢、有點無效。」

「但現在這地方也不可避免在翻天覆地改變中,第一個是書報攤已經沒有了。這個城市現在對我來講是沒啥好懷念的,但是我懷念著我對它的記憶。它讓我的身體存在感愈來愈空洞化,而我連最基本的憑弔的心情也愈來愈淡薄,無情無義,就是這個東西。
現在你到台灣很多所謂「老街」去看,幾乎都一模一樣啊,刻意的賣一些童玩,工藝品的東西,連顏色、形式都一樣。我覺得當我們就在這樣一個生活空洞化的狀態裡面,身體裡面的能動性其實也是貧乏的,這種從貧乏的能動性所發散出來的創作力,情感都淡了很多。所以,當我聽到大家都把愛台灣朗朗上口時,我都會想台灣到底是什麼,是我們交稅的地方嗎?是我們吃喝拉撒睡的地方嗎?還是我們抗爭的地方呢?事實上「台灣」這兩個字,除了反映一種地緣政治上的意識形態,不過就是有如順口溜的語言操弄罷了,請大家不要賦予它太多人工化的光環。」
看見外國人眼下的上環,又的確掀起很多回憶、情緒、生活片段、某個階段、某種生活質感,但,似是老去的影子,黑暗中晃動的微光,只是幾年,即成懷舊的資本﹖

也想起遠方的妹妹及剛去逝的非常敬重的Wistawa Szymborska的詩作 :SOME PEOPLE  

標籤:, , ,

About cally

don't be cruel. smell the light. read the music. feel the gree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