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的對話

今早看見蘋果日報把大家的改圖放在娛樂版,全版名為「謊唐60面相」,看後,心下沉,再次引證我們的無力感,沒有選舉權的我們只能看花生,改圖,按鍵、瘋傳,爆粗、間中挑機跟名人討論幾句,情緒發洩,一發就洩,政治娛樂一體化,少有實質的討論,集體憤怒,而不是公共討論,真是很擔心,不想用民祽這個極需解釋的字眼,但如果意見單一,很是情緒,真假含混,攻擊或追捧個人(如無線新聞主播方健儀離開無線,不明白一晚就洗版? 她做過什麼很重要的報導﹖ 她有什麼妳會很記得的獨特觀點﹖ 只是她衣著大方,讓人天天舒服? 而作為新聞主播這已經很厲害??!!) 不很為我們的公共說理的素質擔心嗎﹖當然,大家化憤怒為創意當然很可以理解,但除了嬉笑怒罵外,同聲苦笑外,可有其他討論,還是現實是連討論也覺多餘、無用? 哎。

剛看了大陸學者徐賁去年的舊博文"大学教授的非理性话语“,有重要的提醒,特別是有關公共话语的素質問題,改善公共修辭,及很重要的,一定要考虑别人不同的说法,而「理性说理、辨别真伪的普遍公民能力,是在特定的文化传统当中形成的,它并不是说从天上掉下来的。」也看了崔衛平老師的“君子無戲言",警醒公共生活的倫理,即使我們懂得把公私領域分家,也不能把公共話語的倫理底線放底,必需要說真話,這當然是對有公共發言權的人說的,包括在網上發言的網民。

還原基本步,在社交網站林立,人人是媒體的年代,如何展開有意義的公開討論是真要好好細想的。若果,還會教書的話,會試試跟同學做寫作練習及討論。

但除了理性的、智性的討論,最近很迷戀的是身體的對話,另一種很深刻的人性的體驗。也許不是一種公共討論的語話,但讓我細想斤所謂「討論」「對話」的真正基礎在哪。

像上星期,聽了朋友丸仔的分享會,他去了一個月波哥大,跟隨知名舞蹈家Alito Aless創立的DanceAbility 的方法習舞。Alito 原來是接觸即興創立人Steven Paxton 的好友,再發展一套共容的舞蹈觀,就是人人可以跳舞,只要發掘自己的動作語彙,即使身體能力不同,也可以跳出獨特、美麗的動作,更是一種共同的對話經驗,對別人的理解,對多元的真正接納,對既定標準的拆卸,丸仔如是說: 「當更深入了解DanceAbility,便體會到它不只是一種讓每一個人可共舞及發掘自己動作詞彙的方法, 它更是關於每一個人可達、可參與、可發展的社會/社區/社群的營造,一種舞蹈革命!」

看Alito 跟不同能力的朋友的表演時,你會看見光,感覺美,人體在細語,在嬉笑、在飛揚,互相尊重,互相信任,很好看。特別是在公共空間的表演,被認為能力較差的朋友做著各種動作,很美。

在Alito 的訪問中,感動我的是,他一再強調要拆除疏離 (isolation) ,人和人共舞時是一個個圓圈,「世上沒有「Disable」的身體,而只有「Disable」的思想和「Disable」的社會。」另,他非常強調教學法的重要,是的,這個我非常同意,真正的溝通不是要不停突出相互的差異,而是先放下自己,好好觀察,選擇一個適合/適切對方的方法來對話,在舞蹈來說,就是動作上的選擇,我不是舞者,但作為老師、作為寫作人、作為創造人,這對我很有意思用的。共容,不是口號,真正的討論基於虛懷,讓別人的聲音有空間進入自己的思緒,還有對人性的芍尊重及信任。

標籤:, , ,

About cally

don't be cruel. smell the light. read the music. feel the gree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