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仨:程翔、梁慕嫻及李鵬飛

3月20日明明是春分,晝夜均分,春花怒放,但黑色的感覺比大寒還是入骨,長毛、黃洋達、鄧建華、容偉棠 及陳倩瑩去年九月衝擊科學館舉行的替補機制論壇,裁定公眾地方擾亂秩序及刑事毀壞等四項罪名成立,法官判長毛即時入獄兩個月,並要為科學館的損毀賠償四千一百五十元,另外四人入獄三星期。各人准以一千元保釋外出,等候上訴,並須在十四日內提交上訴通知書。唉,示威都要入獄兩個月,而豬狼之餘還有掃把頭在亂舞叫喧,北京解放軍入城夜深傳鎗聲,無從知道真假,是那種無從、無處叫人灰黑,日光可以再長一點嗎,只想看清一點。

下午去了城大由公共專業聯盟主辦的講座「假若中共黨員統領特區政府….」講者包括『我與香港地下黨』作者梁慕嫻及程翔、法律學者張達明及政治學者陳家洛,也有沒有上台的前高官李鵬飛。

有幸聽到三位身經政治百戰的長輩的直言,得益良多,開了耳朵,清了眼睛,確認當前形勢的險峻,明白香港政治真的進入黑暗時期,過去我們都在「白區」內天真地成長,對中共的政治制度、中聯辦(從前的新華社)的人事架構、決議過程、行事方法根本一無所知的,所謂地下黨員的組織關係也以為只是遙遠如東歐鐡幕國家的劇情。不,早,就不是了。

一頭銀絲的梁慕嫻女士早已退黨,現居加拿大,但她眼見「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核心價值正受破壞,馬上急趕回來,「雖然過去十五年來,都在《開放》發表文章,但今次還是要仆回來,以覺悟了的前地下黨員身份,跟更多香港人親口說出這個明白的訊息:反對由地下黨員當特首

她先分析了地下黨員跟被統戰的對象的分別。地下黨有組織關係,有組織規範,領導可以直接指令,如董建華不是黨員,他只是一位很忠心的被統戰的對象,沒有組織關係,但當時就有葉國華做特別顧問。而香港仔曾蔭權跟中共關係最疏,不可直接指令他,他會扭計,拿什麼便宜,但,現在中央需要一個可以向他直接下令的人,如果由地下黨員當特首,背後的領導人就可以直接下指令,管治香港,也就是地下決議,地面只是施政,這完全違背了一國兩制的精神。所以她很憤怒,一定要回來,她字字鏗鏘地促請仝人努力把地下黨的問題普及化,令每一個香港人都知道。她更叫傳媒工作者不要自以為客觀,「好似希特拉要打法國,傳媒當然不是兩邊各打五十,平衡報道,而是要以公義之心發現真相。」

她理直氣壯地解釋地下黨員跟黨員的分別:「地下黨員宣誓時承諾不可公開自己及組員的身份。現時中聯辦就是要找一個身份最隱蔽的人。你是幾乎不可能找到梁振英是黨員的證據。」

會上的人都很想知道如何可以分辨邊個係邊個唔係。而台下的飛哥,也問梁知不知道司徒華曾是共青團的身份﹖因為幾十年來,都無人聽過此消息,直至他出自傳時才爆出來,非常震撼。粱女士清楚回答,說:「我只能知道曾跟我有直接交往的,可能是開過組會的名字,這些名字我都寫在書裡,但其他成員我是不會知道的,而我是知道司徒華曾加入共青團的,早在學友社年代,我們已認識,(梁自己是學友社前主席)也多番叫他快寫自傳,他卻應為不合戰鬥利益而拒絕,他實在有很多公務在身,一旦公開身份,影響太大了。但有人以為他要求入黨,其實是他當年沒有被領導提名「轉正」,但年紀已大,一定要離開共青團。」

梁女士不是許家屯,不是葉國華,手上沒有名單,又如何分辨地下黨員的身份? 她的土炮是:一是實證的,曾跟當事人開組/說話、二是推算、三是行為實證。她如何推算梁振英是地下黨員﹖ 「他曾頂替毛鈞年為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秘書長,當年毛是循道中學校長,後身份被公開,全城迴響很大,後來就是由梁替上,如果那個只是基本法諮詢委員的委員角色而不是秘書長,他可能只是被統戰的對象,但現在是個最關鍵的秘書長。」在場的飛哥,也很同意她的推斷。我還沒有看過梁女士的書,對此推算及得出程介南、林瑞麟都是地下黨員的結論,未能確認,不過,今(3月21日)早已看到沈旭暉在信報寫的“〈梁慕嫻的「梁振英是共產黨員論」考證--偽命題背後,真正的憂慮〉,對她的推算很有意見,因為她對葉國華的推算也直接影響rountable,他當然否定被洗腦,被控制。文章似有很多有力的論據,也認為共產黨員也有好人壞人等等,但無論如何梁振英是不是地下黨員都是一條真命題,他是不是好人不重要,重要是不是已介入了香港的管治,是否已破壞了一國兩制的執行,也很想知道,葉國華是否只資助rountable 一間青年團體﹖動機是什麼﹖  很難抹掉當中的懷疑。

這是第一次聽見李鵬飛的發言,以他輩份,以他財富,的確可以安享晚年,但他仍然相當關心香港民主發展,憂心仲仲,而且直說直話,很多金句,如「曾大屋的事竟然是真的,曾蔭權貪小便宜,一次過掃清公務員團隊一直堅守的廉潔,你本來就是要whiter than the white, 我跟大家說,一千多支紅酒一支都不是他自己買的!」「可怕的是,為何最高領導人早自2007的照片、言行、資料忽然如此鉅細無遺,叫人直流冷汗,我認識了唐英年家族三十多年,從沒聽過唐有女朋友的,看見報導後,好錯愕,當然也不好意思問。」「而為何唐營形勢急轉直下,而梁如何勸走也不走,就因為power base finished,唐背後是廖暉(國務院港澳辦前主任,現為全國政協副主席),而北京的太子黨早幾天被消滅了,什麼「重慶模式」、「唱紅打黑」被定為接近文革不可取,而北京的權鬥一直延伸到香港的特首選舉,破壞了一國兩制的精神。雖然我不信教,也真不知特首跟他的上帝說了什麼,總之真是God Bless Hong Kong。」他臨走前的一句話,聽得我心微震:「我今年七十多歲了,就是有份被鄧小平鬧為香港的“『孤臣孽子』,老人家就是訓唔著。」那一刻,信他真心為港。

意料之外,程翔先生的發言比較簡短,他說自己早預見地下黨在香港發揮的影響力愈來愈大,早在89年,已經開始提出要公開新華社的組織圖,並每年在雜誌“《當代》更生一次,後雜誌結束後,明報跟進每年更新,直至97年,又停了。「即使地下黨不公開,它都是存在的,為何不把地下組織、決策機制透明化,滅少恐嚇,只有放在陽光下,才可以受人監測、評論。」「97前後的五年,西環跟中環的政治距離仍是遠的,事情都會先上北京再回中環,避免影響香港一國兩制的影像,地下黨對香港事務的參與是受到限制的。但03年50萬人上街後,兩者距離開始接近,現在什至有「西環決策,中環執行」的說法。程生也是主張把地下黨身份公開,促地下黨馬上按香港普通法登記,依香港的文化、社會、政治、意識形態,核心價值行事,要參政就要憑實力取得市民信任。即使明知共產黨嗜權,擁抱一黨專政,是不可能這樣做,但我們仍然要堅持去問去爭取。不過,程生有一個關節點,我不太認同,就是就說得要看黨員的素質,如果這位黨員不是一味單聽指示,而是擔演梳通及說服中央的角色,他又未必反對。相反,現時也有不是黨員的人,忽然愛國,主動推銷23條,所以,「就是不以黨為先,一切有利於最大程度拉開二制的可能。」但不以黨為先,此種鬆動,會否很危險﹖ 黨人當然也有好壞,但站在維持一國兩制的精神,對一黨專政的不信任上,應否不以黨為先? 沈旭暉對葉國華、梁振英的護航,是否也就是此言論的延伸﹖

此外,粱女士指出要小心辨識建制派,內裡早有二股不同勢力, 地下黨員(幹部+黨員)跟建制黨員(政府官員+富豪),從前暗戰,現在明鬥得日月無光而已。而且只要有地下黨員的地方,香港的核心價值就會受到消磨,港大818事件是明顯例子,而程介明肯定是地下黨員,大家也要密切留意國民教育的工作。而所有這些對香港核心價值的蠶食是不會馬上發生,而是一點點地改變,只有公民素的改變,堅持抗爭行動,才有希望。

聽罷,心不住往底沉,不得不直面香港的政治現實,原來知得這樣少,中聯辨到底有些什麼人、權力架構、組織成份、決策程序、遊戲規則是如何運作? 簡直是無知。也許,我們已經進入黑暗時期,危險時刻,但骨頭一定要夠硬,除非決定以後幾十年當自己盲了聾了活死人地生活。God Bless Hong Kong。

標籤:, , ,

About cally

don't be cruel. smell the light. read the music. feel the green.

4 responses to “他們仨:程翔、梁慕嫻及李鵬飛”

  1. 梅天 says :

    比殺頭更可怕的洗腦 http://www.open.com.hk/content.php?id=288
    養地人午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