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了由AICAHK 攪的talk,主題為“Piles of Debris Growing Towards the Sky: Curating Contemporary History" ,講者是七十後相當年輕的Claire Bishop。最初認識她, 就是看了她編的Participation 及那篇 “Antagonism and Relational Aesthetics" 讓我認識「關係美學」、「對話美學」。因此,多少是冒名而去藝術館的。

她很有活力,說話很快,但簡潔,有很好的圖解,相信是很有魅力的老師及講者。

其實她說的東西,不是很新鮮,如對今天名牌藝術館如Tate等的批評,就它們都只求高大威猛、spectacle 及商業成功,也提及New Museum 的概念, 即是非物質、重概念、透視過程,非線性歷史、沒有常規展藏等等。她也簡單地羅列不同時段的藝術館(畢竟是位教書人,明白的,學生總要概括性很強的圖表),如何看待歷史,又如何統攝了 “modern"以及" contemporary" 這兩個字。對她來說,所謂"contemporary" 是如何跟歷史發生新的關係。

不知怎樣,我還是很有睡意,可能午飯不久罷。但後來說到The Archive of the Commons, 藝術館不是只紀錄1%的人的東西,而是要為99%作紀錄,也直指accessibility of collection 非常重要,這個把精英拉下的說法不新鮮,但很中聽。其後,她再說到藝術教育不應只停留在藝術欣賞的層次,去賞識藝術的偉大外,也要有critical education, 哈哈,這就很對胃口了,讓學生成為 “agent" ,是的,還有把"artwork as a relational object" 也非常重要,讓我重訪過去自己對教育的取向及思路,今年九月又要教書了,希望自己不要忘記此路向。 也許,這些想法很簡單,但如何實踐仍是功夫所在。

標籤:

About cally

don't be cruel. smell the light. read the music. feel the gree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