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 action RSS for this section

如果

IMG_2944

如果,吃過馬屎埔區生區太種的菜果的人,都出來;
如果,去過梧桐河寫作閒坐拍照的人,都出來:
如果,跟過古洞、坪輋導賞的人,都出來;
如果,憤恨官商明搶土地的人,都出來;
如果,反對議會暴力的人,都出來;
如果,痛斥警權過大的,都出來;
如果,愛自主生活的,都出來:
如果,你我,620,都出來
香港明天不一樣

相關FB連結:

東北告急,無你點得

另,一位住在馬屎埔的朋友Zoey Wong 在FB 寫下被捕後的感受:

我於6月14日凌晨與13位同伴一同被捕,罪名是「防礙立法會職員執行職務」。這兩天,心情極為複雜,身體也很疲累。直至這一刻,心情仍然七上八落,但感謝昨天同伴們替我把壓在心口上的石頭搬走了。思緒仍有點混亂,太多話想說,盡量記下來。

那天晚上被抬上警車後,車上除了警察就只有我自己。開車後,我問為何只得我一個,一位女警才說,係呀,依家拉你非法集結丫嘛,我又問依家去邊,她又猶豫的 說是香港仔警署。想起等待清場時有人說過,有同伴被警察圍毆,那一刻我真係好驚,好驚俾人打,驚俾人問候,驚佢唔知想送我去邊,唯有不斷念零極限咒語。感 覺是整條路就只有這輛車,要把我送到海邊處決。

我比較幸運,警察對我尚算斯文,可能見我一掂就會粉身碎骨咁款,沒有對我動粗。到達警署後,心情回復平靜,有同伴在身邊也很放心。有些相片拍下我一副慘豬 扁嘴樣走出警署,其實是因為死人頭卓佳佳,梨花帶雨地在門口迎接。在警署等候期間,見幾個麻甩仔勁頹,在現場嗌咪時的氣焰盡失,我想大家只是太累了,便繼 續很輕鬆地捲縮在沙發上休息。直到離開警署後,才從聲援的朋友口中得知有被捕者被警察毆打,甚至被打至頭破血流。我馬上想起我一入到警署坐下,與Jaco 四目交投,我向他微笑,他呆望著我,幾秒後才報以一個無奈的笑容。那個眼神,到現在還不斷在我的腦海浮現。

我知道,有朋友會話,你唔去搞搞震,咪唔洗搞成咁囉!世上有些人,會傾向順服權威,把責任推給弱勢的一邊。正如,有人會怪責被性侵犯的女性衣著暴露。依家正正就係,我地俾人强姦,我地反抗,佢揼多你幾拳不特止,再告你婚前性行為,然後要你嫁俾佢,事後抹黑你水性揚花!

政商崩壞、議會失效、制度暴力,政府漠視民意,一意孤行强推新界東北發展計劃。面對憤怒的人民,政府選擇了以重重鐵馬、防暴警察、胡椒噴霧,甚至赤裸裸的暴力鎮壓回應!這已經不是我所認識的香港。

下一次要做啲咩,好老實講,我地真係唔知。我只知道,政府因為害怕人民,才會如此虛怯,做出這些令人作嘔的事。只要你與我們目標一致,只要你對這個地方尚 存一絲希望,今個星期五,希望你能站出來,與我們一起告訴政府,我們要的是一個怎樣的未來!我不是要所有人都被捕被抬,我只相信,只要人夠多,政府便不能 再迴避,必須給我們一個正面的回應!警察濫用私刑,就是要恐嚇我們,製造白色恐佈。可是,如果我們退縮,只會令當權者更明目張瞻,讓後來者面對更惡劣的對 待。所以,我們別無選擇,只能抗爭到底,即使我們手無寸鐵。

也要感謝發短訊來慰問的朋友,即使是一句半句的關心,對我也很重要。昨天開完記者招待會,蘋果動做了「村民哭謝支持者」,簡直睇一次喊一次。當日離開警署 後馬上收到阿媽電話,戰戰競競,想了一大堆安慰的說話,想不到她一開口就:「哈哈哈,係電視見到你上車警個背影,我同你老豆講,喂,呢個咪你個女!佢話唔 係下呀,哈哈哈哈!」她的寛容是我的最强後盾。

廣告

六四以後

his dice

〈他的骰子〉刊於 5月31日世紀版

最後,我沒有去維園,厭倦儀式化的火炬,薪火相傳不是奧運項目,需要更多思考的空間、進路和沈澱。各人用自己的方法。多元是開放社會的基調。分得清誰在吃民主飯,誰在明反暗投。不會忘記六四,更重要的是,然後呢? 寫中文的,愛中文的,怎會不愛中國文化,但不等於愛國,不等於認同漢族中心,又不等於虛談獨立,更不等於本土壓倒一切,那等於什麼? 只在等嗎? 廿五年也想不清,就要怪自己了。

六四本土化,真不是一年才思考一次的命題,六四是政治意識的驚醒,被啟蒙了廿五年,盤點自己如何在邊緣位置自處,有什麼無什麼,可以做什麼而沒有做什麼,擴大了什麼同時磨滅了什麼,民間力量可以更擴闊更有質素嗎? 誰可以給妳答案呢? 六四悼念本身政治化了麼,我們對未來可有想像? 內省才是真正功課,在這小地方生活,珍重什麼? 溫柔的人,請繼續給力。

他的骰子/俞若玫

我們還在問

要不要

應不應

好不好

有用定無用

廿五年仍在雕刻一個手勢

 

極權者的牙齒沒變,時間

只更替名字,

嗜血的神經比夜狼

更本能更隨機更暴烈

投 擲 收 放 不是炸彈

是他的權力骰子

為文字加點和減點

 

是民還是氓,得及早泯罷

是反還是販,賜你一口飯罷

是主還是想住,先在你家駐罷

是自由的什麼?專權的鼻息及髮油而已,要還是不要?

收起你的立言,不必泣告

獨立明明是濁水,注定被拉下,正如

運動是一場笑話,軍隊早早重重在廣場撼慟

 

他在擲骰子

投 擲 收 放

我們在問

要不要

應不應

好不好

有用定無用

IMG_6749 IMG_6750

誰才未夠秤?

剛看了電影《未夠秤》,感覺複雜,導演Mattew Torne (據報他出身維權的英國家庭,同時熱愛香港,後來在FB問他本人,原來他是香港史專家Steve Tsang 的學生,難怪了), 對香港政情拿捏有道,沒有政黨大佬評論年輕人參政,沒有名嘴、學者講解,只集中在反國教運動及2012年立法會社民連參選的時間線上,平衡呈現兩位未夠18歲的年輕運動員站在不同崗位以不同策略去推動社運,真正以年輕人的視點及處境為主體。欣賞導演的克制,沒有矯情地說一個少年英雄是如何練成的故事,沒有英雄及美化兩位少年,看得見黃之鋒志高得來燥動,言說有條,領袖本色,卻不時 外露得意,畢竟他才十五、六歲;也看到馬仔雖不善詞令,心思細密,行動為要,「沒有政治化的醒覺,行動又有什麼意義。我們又在等第二個黃之鋒帶領嗎?」(大意)。

不知道導演的政治立場,但似乎沒有誰比誰好的預設。電影非常地道,回到一個一個我們曾共肩、曾唱和、曾怒吼、曾雨淚不清的抗爭場面,才幾年,除了黃之鋒的 高度起了變化,人心政情也繼續變化,電影就把沸騰的當代抗爭記下。本來好應為香港出了願意談價值觀、願意以「堅持」、以直接行動為旨的年輕抗爭者而欣慰, 但同時,反過來,也再次確認對手的兇猛及強大,成年人的不濟,實在不可能等下一個黃之鋒的出現。所謂的未夠秤的是誰? 是那些年年去六四又回家好好睡的我們? 成年人又可以如何做得更多? 願有更多人看此電影,特別是老師及學生,據說電影會繼續在九展的戲院上映。

導演訪問稿:

英國導演炮製紀錄片 社運少年出英雄未夠秤已上街

RTHK interview

 

文字內走

941445_10151714750654853_826362751_n咋晚跟老友記聚會後,本應上瑜伽課,再去旺角菜街參加悼念李旺陽的活動,但甫離開牛棚,頭就痛,眼很澀,腳步浮,很想躺下,匆匆吃了素飯團,便回家,一睡就兩小時。但,頭仍然痛。可能真的不應換智能手機,更快更密地看電郵、面書,要處理的事真的這麼多,這麼重要嗎???

很念樹,很想走入森林,從此不回頭。

朋友從悼念會回來,帶來職工盟的文件夾,用了ger 的圖及我的文字。

是的,悼念什麼呢? 陳雲國師在網上引起的罵戰,沒有看,負面的情緒,空談的勇武對當下政情分析沒有用,對人心更是火上加引,無限延展,對民主運動有何益處? 默哀裡,願都能集結自己的力量,認真一點去看、去讀、去聽,再行動,落實做自己可以做的。

有趣,今早看了專訪張大春:從作為一個讀者的文化準備和網路民粹文化的衝突談起,  及時提醒,作為文字人,既是作者,也是讀者,回到基本,細想每個字的意義,再談溝通,面書不是萬惡,新媒體也不是只繁殖健盤戰士,也不見得邪惡地練就沒有求知力及想像力的讀者,但得要更有判斷力,對自己的口胃、能力、時間有具體的掌握。而當Xanga 也可能消失時,我更珍惜在網上紀錄自己的心思。

拒絕切割

謝謝tiger從美國傳來的圖片

謝謝tiger從美國傳來的圖片

廿四年仍做同一件事,真真不簡單,201364日的晚上,風雨如金屬的聲音沒有打斷香港人的意志,15萬人同心同理的一刻,真是很美妙。

因為下雨,拍的照片不好,幸而有媒體的六四圖輯,看得叫人振奮,為香港人拍掌。謝謝每點風雨燃起的燭光。主場新聞六四圖輯

此外,今年仍有年輕人自發清理場地,不得不以他們為榮,從小處看公民質素。

相片來源:學民思潮

相片來源:學民思潮

還有在美國定居的朋友tiger 傳來的USA Today 的頭版。事實上,世界各地的大報都有報導。

相片來源:主場新聞

相片來源:主場新聞

也看見國內父親為下一代而參加遊行的報導。香港仍是中國一個資訊、想法的窗口。這正是我們的文化及歷史位置。

內地生力軍組團赴晚會

但,也出現了牛鬼馬面及叫人下地獄的國師。

牛鬼蛇神

自己當然不是為支聯會而來,過往也只是間斷地參與燭光晚會,因為害怕儀式的生硬哀慟,更討厭大佬文化下的虛擬承傳,不想吃一粒良心止痛藥便繼續舞照跳,很多不明不白,一直在心。雖然那個柒到無朋友的口號「愛國愛民,香港精神」最終從善如流地改了,但多少反映支聯會的價值取向的簡便及粗疏,真的憑什麼說代表了香港精神??? 以為愛民就可以突出不是愛黨,要有怎樣的公民質素才會容得下很有文化差異的「國民」? 什麼是國和愛??? 最叫人不屑的是,為何你要代表我的精神?

但還是要去的,因為沒有忘記這是香港的六四。反思工作繼續,如何在日常中起變化。如何思考香港主體身份及文化出路。

大謝聰頭此文:編輯室周記:倖存的奇觀或政治共同體「拒絕切割」也是多年來想的事情,常常問自己長期處在分崩離析的狀態的歷史及社會成因,難以跟同儕共 同起動的原因,或簡單說我們的冷感的構成條件,我們的說法為何如此容易地被別人騎劫/收編/借用/歪曲,跟我們的價值淺抓有沒有關係,跟歷史斷層有沒有關 係? 最近經常跟七八十歲的老人家閒聊,慢慢明白他們恐共的心態是複雜而深刻的,很多個人的傷痕令他們不願談政治,更不想下一代觸及,我們常說的政治冷感的構成 其實是很複雜的,所謂本土意識也不是八九後才開始談,跟老人家談話後,讓我對中共有多些了解,跟中國的關係又深了一層,反讓我多了連結而不是斷裂,也許, 建立自己的歷史感,深化對歷史的體驗及判斷,也是建立命運共同體的重要一環,自己得要下功夫了。這也是我上星期參加陳景輝攪的六四分享會時說了卻說不清的 感覺。

今天又會跟老友記聚會了,可以如何更有系統地收集有關歷史的故事? 如何寓創意在其中?

小心中文科

面書看到的小學中文功課

真不能放過中文科, 特別是閱讀及寫作部份, 那是我們如何理解世界及自己的起點, 也是情感教育的操練,我是非常擔心的。像早前寫的「閱讀操練,也是一種意識改造」的文章所說,要七萬考生一起閱讀有關統一中港台的文章"橋" 其實更恐怖, 因為在考試制度下, 學生只會更懂說謊, 更會「投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