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 am730 RSS for this section

在公園內,我們准做甚麼﹖

答案可能只是呼吸、龜步及默坐,其他免問。香港生活難,物價高,工時長,可以讓一家大小免費娛樂的選擇非常小,閒來到公園走走,透透氣,自由活動一下,本來很不錯,但公園門口,就張貼了很多個不,不,不。

上 周日,跟朋友們在尖沙咀公園放了六、七個較大的紅色、有彈力的吹氣膠波,上面有醒目字樣“freedom ball”、“say no to no fun”讓人免費玩樂。紅波在綠草跳彈,陽光下的小朋友玩過不亦樂乎,即場發揮創意,玩他們才明白的遊戲。認真工作的管理員,15鐘內已經包圍我們,先是 惡言相向說:「唔准玩,呢度唔准玩波嘅,頭先俾你哋玩,係我寬恕你哋啫!」在公園打波要求寬恕?後來較高級的康文署人員陸續出場,跟我們有較深入的「有 趣」對話:「咩波都唔准玩,乒乓波,羽毛球,連吹皂水波都唔得,因為有危險,你可以一個月前book我們的活動室……當然要錢……行路得,但唔准太快,單 腳跳?有危險,都唔得……公園只係用來坐吓行吓。」

跳,都被認為有危險,難怪不准我們坐草地、唱吓歌、玩樂器、踏單車、做表演……唉,但這種事事規管,樣 樣控制的思維合理嗎﹖世界上沒有危險的地方嗎?為何不是用家自己衡量,而是管理者決定,繼而泯滅我們使用的自由?為何不讓小孩子在「冒險」中學習,跌下再 起?

這次「自由波」活動是朋友David策劃的文化行動,他希望引起大家對公園過份規管的討論,紅色充滿象徵意義,既是危險,也是喜悅和動 力,當天小朋友的笑聲汗水,跌下、哭了,又再玩,還有追問我們甚麼時候再來的家長,都讓我們知道他們選了甚麼是意義的自由球。更多資料可看:

http: //freedomball.blogspot.com/

(刊於 am730 2008-8-21)

廣告

寫給誰的香港情書﹖

情人肯定不是我,如果電影《文雀》是寫給香港的情書。只怪自己老套,愈看愈悶,原因有三:離不開拜物、偷窺及男人的本位。美麗而平面的地方呈現、抽空靈魂的東方符碼及空洞單一的男性慾望,都不能掀動我點點本士鄉愁,更不要說,看見女人仍然只是等待英雄釋放/救贖的對象時的悶氣,即使西班牙配樂搶耳而來,(過份)營造懷舊氛圍,仍是彌補不了單薄如紙的文本,動不了心,除非杜生真要向鄧寄塵及新馬仔致敬,但前輩有特定、具體的社會脈絡,現在又如何﹖

很難拿此片跟大師布烈松的《扒手》相比,其哲學的高度,有關罪與愛的思辯完全是另一回事,但扒手跟小偷有何分別﹖為何早期香港(廣東)人叫手做文雀﹖為何放棄各種社會含義,基層生活求存的反映,而只簡化為一個東方符碼,一隻自來入屋的媚雀,神秘而不可求﹖

任達華飾演的阿祺,一身亮麗西裝、輕騎單車,手拿哈蘇,穿梭中上環、灣仔,拍下城中百態,但人物都只成為被阿祺用鏡頭frame起來的「東西」,平面無話,沒聲不響;走過的中上環舊建築、古里巷,石板街,茶餐廳、和昌大押都是西方人眼中最易明白最懂的典型香港風貌,場景都挪用為本土的、懷舊的代碼,這就是對香港的情﹖對本土保育的關注﹖也是的,拜物思維的確跟接近政府的保育方針。

當然,最悶是全片以麻甩佬愛索女的視點出發,女人不是低能被戲的護士,便是一身名牌穿上高鞋走遍大街小巷極待拯救的金絲雀。公式還不嫌老嗎───神秘的女人,男人愛;好索又要你打救的女人,麻甩佬更愛。大概,《文雀》就是給(歐州)老外、男人看的情書。 (刊於2008年7月10日 《am730》)

新意識:誰是盟友

歲晚盤點,正是自我檢閱,什麼要走,什麼應留的時候。 

2007,風風火火,都是價值觀之戰保育/發展;公共/私有;政府管治/民間參與;殖民/本土;經濟/文化;行動/遠景;福利/負擔;家庭/個人…….等等,當然,還有泛得不能再泛的:泛民跟建制其實合演的政治秀。哎。

貌似二元對立的價值觀,不是有牛奶味就沒有朱古力味那樣絕對,當中豐富的灰度,我們少去仔細討論,當中如何落腳,如何自持,贊成的到底是什麼,反對又是什麼,在選取不同價值觀時,自己是有所對應,還是怎樣﹖真要細細思量。 

 含含混混當然可以,日子可以過,一天,一年,但總不能一世。

 何況,一場又一場的修辭戰,正在收編可能相差千里的意義為幾個空洞的字眼,你真能分辨出兩太有關「民主」的具體內容嗎﹖「民主」成為大寫,大得不用解釋,大得不知誰的民主,什麼模式的民主,什麼脈絡下的民主。 官員口中的「平衡發展」及「進步發展」又是什麼﹖西九管理局未成立,高官已順暢如脫口秀地背誦「透明度」、要讓更多「人民參與」。

把把大傘都美麗,一樣空洞。 還有創意無限的商業智慧,當收購公司也高舉口號:「人性化的服務,理智的選擇」,我們不就更需要清醒﹖所謂「人性化」又是什麼,到頭來都是納入消費文化買賣關係下的服務,收購的,可能是我點點滴滴的生活歷史及文化總和。消費者這個身份,讓我享受著什麼框架下的選擇自由呢﹖ 

新一年,只希望有更高的智慧,分清誰是真正盟友,當聯盟及收編是那樣合一難辨,協商、共和、雙贏又成為大大小小戰場上的策略,合謀和戰友真的分得清楚嗎﹖是部署還是妥協、謀利、混水﹖什麼才是核心價值﹖不可隨意放下﹖統統都可以放下時,什麼才是「自己」﹖一個個問號是新年的功課。 

小孩民主選班長

                                           

 

紀錄片導演陳為軍叫我們「不要拿成人政治選舉的目光」看此片,實在不可能,從頭到腳,真真實實的,不是政治、權力,甚至性別角力是什麼,唉,劇情也太面熟。

 

說的是(根據新浪網的消息)剛入選明年奧斯卡紀錄長片候選名單的中國出品《請投票給我》,英文名字是《Please Vote For Me (全片55分鐘可在You Tube 下載) 。它是2006年作品,紀錄武漢長青小學三年級,一次選班長的活動。一班八、九歲的小朋友,首次體驗民主選舉的滋味,有黑有苦。

 

參選的共有三位小朋友:羅雷(男,已當了兩年班長,常常打人,父親是警察)、成成(男,母親是電視台監制)、曉菲(女,單親家庭,母親是學校教員)。三人要過三關:天才表演、辯論、演講。當然,不單是三個小孩的事,而是三家人,三種價值觀的事。

 

成成在母親的教導下,善攪群眾關係 (投他票,可以當副班長),有台型,說話利落,演講時,說:「我認為班長只是管理人,不是獨裁者,同學有平等權利。」除了針對羅雷的暴力,也把民主化為句句口號。(隱隱看見我們公民律師的童年?)

 

成成貌似有理,跟曉菲辯論時,卻針對她愛哭,不夠信心,上堂愛說話,甚至吃飯太慢。(性別政治可在此﹖把女孩子本質化﹖)

 

成成會贏嗎﹖對不起,因為羅雷有位當官的爸爸,可以請所有同學一齊免費坐新型單軌火車,收買人心。演講時,話不多,也不精彩,最後一句:「明天是中秋節了,希望同學快樂,也送給所有同學小禮物」,以實利賄票。結果,他以大比數贏了。(跟我們剛過的區選可有相似的情節﹖) 叫人哭笑不得的民主選舉。

此片也入選了BBC發起的《為什麼要民主》系列,現正在世界其他電視台聯播。

                                                                                                           12月?日 《 AM730》 

何為地區工作

                                            

難過的。在點票區,看著工作人員一張一張,又一張地把選票投到對家的號碼箱下,還有陣陣難聽、囂張的聲音,什麼「有眼都知道」,什麼「起碼九成等等」,心在上下上下。

朋友在區議會中落敗了,還要大比數,慘敗。地主派大勝、專業派第二、朋友打出的基層紅花遠遠落後。難過的不是贏輸,而是對區選文化堅不可破,對大龍鳳和專業旗號仍是不死賣點,對選民一分為二的簡單取向及固執慣性而歎氣。

也許,出於天真和傻氣,和很多的自以為是——以為認真去雕琢政綱是超級重要的;以為了解直接影響地區資源的政策,如公共醫療、公共圖書館、清潔衛生、渠務噪音等等是重要的;以為對選民的具體需要的掌握是重要的;以為認真攪街坊論壇是重要的;朋友一一認認真真去做。只是,愈接近選舉,愈明白,其實地坊人脈才最重要,派月餅、吃靚斎、補習班、免費剪髮、影證件相仍然最最收賣人心,不能怪選民,特別在低收入的基層社區,握在手的甜頭,比看不見、睇唔明的政綱實在強得多。何況,基層對政府的信任在谷底,去掌握去細研政策又有何用,選民根本不相信有改善的可能,他們根本不想知道,也不相信妳/你會帶來新局面。

空降的尊貴精英派,口號除了專業仍是專業,「民主」兩個字到底需不需要解釋﹖「專業」兩個字就是能力的保證﹖真的﹖懷疑嗎,不重要,街坊相信才是重點。太激進的,戰鬥格的,街坊很有保留,溫溫和和,又有大律師在立法會內扶一把,有機會把訴求直達天庭,為何不好。好一場印象工程,西裝就是專業,專業就是能力,簡單不過。不是建制便是民主,選民思維也是如此非黑即白。

唉,相信立法補選一樣沉悶。

   

                                                                                                        12? 日《AM 730

鋼筋草 扎鐵花

                                   

        八月份開始的扎鐵工潮,是香港持續最久的工潮,也看到工人團結的實力,議價抗爭的可能,由工人主導的獨立工會,已於十一月十一日成立,也即是說,工友做的是長期的、有系統、有組織的運動,他們不是拿了少許甜頭便了事的散兵游將。扎鐵工人的堅守、自決令人佩服,他們把工人這個身份、這個階級,有尊有嚴地在我們面前堅立。

        固然,媒體曾為我們每天追蹤,但抽空的報導,沒有對社會脈絡的細緻分析,顯得性格分裂,毫無分寸,有把工友「妖魔」為破壞公共秩序的惡人,有投以政治陰謀懷疑眼光(特別是評論界),有忽然同情等等。也許,沒有比工友用自己的文字、詩歌豐富地表達他們的實際處境、精神面貌更直接。

        因此,這本名為《鋼筋草 扎鐵花》的書,意義很大,以獨立出版對應主流媒體的遺缺,紀錄的方式本身是政治取向:呈現工友的手稿,有詩,有詞,有信,完汁完味,直接向讀者訴說各種複雜的感受。當中收錄了尼泊爾朋友的手稿,讓扎鐵工人當中的小數族裔不被滅聲。此外,以字跡出版,更有人味,盡顯各人個性,而不是一統為沒血沒肉的標準字體。

         編者之一李維怡給我們重要的提醒:不要因為看見工友懂下詩,便投以驚訝,即承認了寫詩創作「原本不是他的東西」,是「半不自覺的不尊重 」。為了認真看待工友的作品,她「以詩論詩」,從詩歌的方法,即如何寫,如打油詩、仿歌詞、寄調、大量應用方言、直抒胸臆等等入手,看出工友不是「集體中面目模糊的一個數字或者機器裡無感覺的螺絲」,而是「個人與群體的有機結合」。工友對先我身份的自持及自重是應該受肯定的。                                                                                                                1112日?《am730》 

舊文連連

哈,真的很久沒有更新,天天忙得團團轉,只好把舊文貼上,給自己紀錄。

開放音樂  

                                              

   坦白從寬,雖自覺是Radiohead 死硬粉絲,網上下載他們最新大碟《In Rainbows(http://www.inrainbows.com)時,一毫子也沒有付,現在快樂地天天聽著,除了因為免費合法下載外,更開心參與全新的網上消費型態,再為偶像的前瞻及進步而舉杯。

   這是他們2003後的新作,四年的飢渴,足以叫大小粉絲,乖乖就範,打開錢包。但Radiohead,別有心事,繞過所屬的唱片公司EMI,自行把音樂以DRM-free放在網上,任歌迷出價,直接下載。我貪,在價碼上打零,但據《紐約時報》說,首一百萬下載中,三分一沒有付錢,其他人卻付廿鎊至幾鎊不等,平均是八鎊。

   這實在有趣,跟我們自少學的經濟理論完全背道而馳,原來非「理性」的人,那樣多,免費的,一樣肯付錢。歌迷跟歌手間,即使沒有大堆公關、傳媒人、碟評人推波助瀾,就是付了錢。已下載的人,會不會再買CD﹖我會。因為網上音樂的音質始終不及CD,也沒有唱片封套,沒有視象設計,沒有歌詞。我聽了網上版,更會買實體版。網上的消費型態及習慣,再不能以傳統的營運、市場、發行、包裝方法去計算,生產跟消費者中間,直接到位,無中間者。而且,線上不一定等於免費,價格可以浮動。線上跟線下又可以互補。

   當然,也要貴為Radiohead 才有此實力,大膽嘗試。事實上,新碟跟名字一樣,如彩虹多樣,空靈低迥淒美詩情碎裂狂飆哮叫,應有盡有,粉絲不單不失望,反更期待大碟上市時,還有沒有新點子。

   也許,此實驗讓創作人加強信念:好東西,總有人賞識,有沒有版權未必最重要,因為尊重也是購買的動力。

                                                                                                                  1 020日登於《am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