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 exhibition RSS for this section

馬屎埔村生活器皿展

靜靜地看著各種微笑,故事便慢慢展開。馬屎埔的靈光瀉在各人的臉上。親到田邊,吸納美麗。

守護村情記憶  盛載美麗日常
馬屎埔村生活器皿展

主辦:土地呼吸 | 協辦:港青創意藝術教育計劃 + 馬寶寶社區農場

25/9 – 18/12/2011 (逢星期日下午3:00-7:00)

地點:馬屎埔村 田邊故事館
前往方法: 從粉嶺火車站A2出口乘小巴52A/54A/56A於帝庭軒/綠悠軒小巴站下車,步行數分鐘過馬路到達村口主路(見信箱入村沿主路步行3-5分鐘)
免費入場 ! 歡迎隨緣樂助以作護村經費。歡迎學校/團體預約閒日參觀。

聯絡:
佳佳 (馬寶寶社區農場):61218961 / mapopo.farm@gmail.com
Sandy Chan 山地:73025633 / 22687714 /sandychan@ymcahk.org.hk

***************************

在粉嶺北,有一條美麗的鄉村叫『馬屎埔』。
村內有一所村屋,決定要成為這裏的故事館,名叫『田邊故事館』。
「那麼,村民街坊可以聚聚腳,閒話家常。
那麼,路過的你可以歇一下腳,靜看日常。
那麼,馬屎埔村的生活故事,或許可以延續、相傳開去。」

『田邊故事館』將展出一系列「守護村情記憶」的馬屎埔村生活器皿。有碗有杯有碟有情有義。

藉著在村地田邊舉辦展覽,期望增加大家對馬屎埔村生活點滴、人情故事的認識,明白農村存在的可貴,也期望可將心比己感嚐家園和土地共生的意義。
希望大家關心香港土地發展的現況,明白這迫走一個家的香港新聞不是遙不可及,那根本就是和你一脈相連。

參展人(村民及護村朋友) :
Becky + 謝太 + 關生 + 羅婆婆 + 志華 + 廖婆婆 + 張太 + 泉叔 + 心姐 + dee哥 + 智海 + Relaxpose + 江康泉 + Jasmine + ketchup + 子山 + 偉恩 + 山地 + 小克 + john ho + jojo + 韓麗珠 + 謝曉虹 + 俞若玫 + 佳佳 + Lo + Jade + Naomi + ah Da + Tracy + Gillian + 天藍 + 枬 + Bella + Michelle + Fanny + Patrick + Sarella + 阿星 + Connie + Lik + 何羽軒及家人 + Terry + 楊瑾 + 梁弘熙 + rebeka + Miu Tsang

展覽內容:
展覽器皿共分三個部分,分別藉著『現在式』/『過去式』及『展望將來式』器皿訴說村生活不同面貌的故事:

第一部分器皿『現在式』由村民主動捐及借出,主要以農耕工具及村民生活器皿如碗為主。農耕工具分享著有關馬屎埔村南海、番禺、順德農耕生活故事。生活器皿說著村民當下村內活生生的家庭生活故事,藉此表達村民堅守家在村地上的期望。

第二部分器皿『過去式』由藝術家們和護村朋友於村內廢屋拾荒而來。它們當中有傳統中國圖案的八角碗及燉盅、英式茶具、細緻雕花玻璃甜品碗等等。
藝術家們和護村朋友因應這些器皿創作圖/文,說故事。

第三部分展覽作品『展望將來式』是運用本村土地創作而成的。本地藝術家 rebeka 及Miu Tsang 於馬屎埔土地上舉辦了陶泥工作坊,邀請馬屎埔村民、粉嶺北街坊及關心新界鄉郊現況的市民參加。於數星期內,他們合作採取村內的天然泥土來自製陶泥,創作獨特的生活器皿,並於村內地上直接起爐燒製。藉著融合村土創作生活器皿,表達出對本村的關懷和祝福:重生。

交流活動:
『田邊說故事』 ( 參與單位:雄仔叔叔 + 參展村民及護村朋友 )
9/10/2011星期日 下午3:00-5:00pm
活動新增:村民教整野食(用村原材料製作)用拾荒回來的生活器皿進食!
地點:暫定馬寶寶農墟(請留意當天村口告示!)
請自備沙灘蓆 + 防蚊措施 (請勿於菜田及瓜棚位置噴蚊怕水)

『田邊造土碗 工作坊』(兩天)
第一節可選擇的日期 : 16/10 或 30/10/2011 星期日
時間:2:00-6:00pm
第二節:在田邊燒 20/11 星期日
時間:10:00am to 6:00pm
兩節合共收費:$300 (包製作一件土碗及茶點)
導師:rebeka + Miu Tsang
報名: mapopo.farm@gmail.com (11/9 公開接受報名/查詢: sandy 22687714/ 73025633)

『等著你回家』生活器皿領養日
18/12/2011星期日 下午3:00-5:00pm
歡迎你來領養一件生活器皿回家去,守護村情、傳承生命!

宣傳設計 : Jasmine
宣傳攝影 : 鴻飛 + 細森 + 妙善
宣傳錄像 : peter bird + 細森 + 勺

註1:香港鄉村保育的焦點–新界粉嶺馬屎埔村http://www.youtube.com/watch?v=JJw1im_MdiA

註2:我家在那裡—–14/11土地呼吸‧馬屎埔音樂會:http://www.youtube.com/watch?v=qLf2cpTyhyU&feature=related

註3:【土地呼吸‧馬屎埔音樂會】宣傳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6VAK4yiFgI

註4:(以下節錄自獨立媒體)
馬屎埔‧獨立媒體
http://www.inmediahk.net/taxonomy/term/506101

註5 : 恒基毒招:馬屎埔村迫遷@ATV六點鐘新聞(11 8 24)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3Ms_zSgnoY

廣告

《青苗上河圖》

 

為什麼要將『所有東西』美學化?

咋天參加「城市遊學」聯校學生作品展 的對談環節,台下的中學生反應一般,大概不太習慣在公眾場地發言,也許是我們的內容太悶了,也怪自己不懂深入淺出,教了這幾年的課,還是不太懂跟中學生交流。

不過,同場的三位藝術家的提問很重要,特別是主理「社區傢俬-公共廢物再造計劃」的吳家俊問我「日常生活跟藝術關係」時,我答得一團糟,什麼在自己生活提煉自己的作品,可能是有關回憶、自我身份等等,後來補充了有關自我的發現,從創作中尋找跟自己的關係、跟老師、學校、制度的種種,但說得不好,不清不楚,有同學瞪大眼睛想聽的,但我錯過了可以借同學的作品具體說過明白的機會…很可惜,回家後還在想,即使看了不少女性主義的書,我為何這個關係還是沒有調理清暢,很沒用呀 😦

幸而活化廳的可愛女孩阿恩,傳來現即在活化廳駐場的台灣藝術家湯皇珍的一篇文章: 當「日常生活」成為課題:藝術行動中的文化反省 ,馬上又神清起來,文章由一個關曾鍵提問開始:

日常生活物件被頻繁地放置到藝術空間中展示,似乎所有事物都能理所當然地成為藝術。進而,這類型的藝術實踐原有的衝突性逐漸被抹平、稀釋、遺忘。Kaprow尖銳地問到:「我們為什麼要將『所有東西』美學化呢?」

雖然作者分析的是九大年代台灣的創作脈絡,但相當同意他的分析:

「當藝術與非藝術(non-art)無限趨近時,便能召喚屬於後設層次的強大破壞力量,台灣早期的行動藝術家接受了這種破壞力量在開展藝術思辯空間時展現出 的潛力。另一種答案則是屬於文化探詢面向的,當藝術家與其日常生活之關係的重新考察,能回應其個人內在需求,特別是某種認同焦慮或自身文化位置的追尋時, 涉入日常性的行動策略便具有相當高的優位性。因為如同Kaprow所發現的,行動能讓人重新認識自己。這正是本文即將論述的,90年代初以來台灣行動藝術 家所擁有的創作底景。他們並非直接議論台灣藝術的主體性何在,而是根本性地透過自身存在處境與日常生活中的種種微觀細節,來開啟討論的可能性。這些創作者 都超越僅僅思索生活本身,以及嘗試與之進行調解、折衝的實踐面向,進而將「日常生活」這個核心關懷從自我身心調度的課題,拉抬至文化、社會機制、地景乃至 場域的層次。正是在這一點上,台灣的行動藝術越過Kaprow所提之衝突性被稀釋、抹平的危機,並延展出一條與其問題意識能相互參照,卻迥然不同的實踐軌跡。

當然,今天中學生的生活脈絡跟我們成年人很不同,這個一定要常記在心,他們的生活詩意跟我們很不同,如何讓他們明白可以以藝術手法、帶一點距離地在日常生活中找到異義,或/及創作性的爆發點及轉移,真不易。事實上,正如文中所說,藝術也會生產「甜甜的失敗」,力保自省的習慣,讓尖銳的批判歷久嘗新也是創作人根原性的自許。


開啟歷史空間,創建新的故事緯度: 看陳界仁作品

兩個星期前去台北,很重要的原因,是在十一月十四日完結前,趕到台北市立美術館看《在帝國的邊界上─陳界仁 1996-2010》

這幾年,都在想有關歷史書寫及藝術跟歷史的關係,看過網頁以下的話,馬上買機票:

「1996年重新恢復創作後,他開始通過平面影像和拍攝影片等藝術行動,對邊緣區域的現實處 境、內在的精神狀態,以及如何翻轉新自由主義治理邏輯的可能性,進行各種「再書寫」、「再想像」和「再連結」的創作計畫。」

他認為通過與在地人民的合作,以 及通過美學的實驗和影像詩學的開放性,可以與觀眾共同創造出多重對話的場域和相互連結的可能性;雖然他的作品背後總有其所關注的政治議題,但他認為藝術的意義,更在於將那些語言、文字難以訴說的氛圍、精神的幽微狀態、身體的記憶和感性經驗,通過藝術的想像性進行「書寫」;尤其是在被新自由主義日趨宰制的時 代,創作不僅是為了抵抗遺忘,更在於如何對「人民書寫」的形式和「多元民主」的可能性提出新的想像。

台北市立美術館比我想像中簡陋,加上成為花博的展覽區一部份,人多得不得了,前門有講座,內裡有到花園的觀賞團,很嘈,對不起,真覺有些俗氣的。展場的燈光及布局也不特別出色,幸而,我看的是錄象的作品,安坐黑室中,已經很夠了。不過,當我再看「東京廣角:篠山紀信攝影展」時,展場對大師照片的處理及布置,真是….我想,很有改善的空間。

因關心女工,第一個看的作品是《加工廠》。眼前的女工,都是聯福製衣廠的成衣女工,個個目無表情,回到已經關廠7年,曾消耗了20幾年的地方。她們動作緩慢,視像沒有配上音樂,觀者心神更專注,看著兩位女士站在車台上,緩緩把親身製造的西服打開,像打開一道門,更似打開一個黑洞,情緒跟著漸行漸前的鏡頭,說不出的心寒,似被拉進那個沒有天沒有地為外資工作的黑洞,很難受。


片中另一段讓我印象很深的是,看到一位白髮滿頭的女工,努力穿線, 一次一次又一次z,都失敗,車衣可是她過去二十多年來的活幹,她的生存本領,現在年紀大了,連穿一條線入針孔都不能了,二十年來的青春歲月換來什麼? 見女工表情複雜,不是不甘,手仍繼續試,終於,穿線成功了,心裡為她鬆一口氣,而鏡頭特寫她的頭部,那表情,七味混合,有鬆一口有證明手眼還可以有百般無奈有歲月早不留人……的總和,然後看見她的白髮在廢墟工場裡閃動,成為虛空的場景的光點,白髮在機車間晃動,晃了多少年華呢? 還有工友愛用來喝茶的水杯, 一塊塊的茶葉在杯內浮浮沉沉如微小的生命。女工走不出。女工拿不掉。走的是資本。溜的是歲月。流動/停滯。資本家/工人。選擇/原地踏步。


短片把女工的停滯、人力的勞動、生命的消耗,跟全球化流動的資金、輕視工人生活的狀況的荒謬落差有很深刻的呈現,而且不停在再現的消極層面,而是有積極面向,如這班女工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再次使用空間,不失是對資方產物的一次非法「挪用」。

佩服陳界仁之一是他的作品不停在再現的層次,而是開發/放新的空間及時間,建立新的歷史,如另一作品,2006年的《路徑圖》,陳界仁跨越地理與文化的藩籬,藉影片中虛構的罷工行動,將利物浦碼頭工人抵抗港口私有化的抗爭與台灣碼頭工人的處境聯繫在一起。這不失是對未來政治行動的一次想像。對工會的力量,工友的團結力度的反思。行動藝術在利物浦進行時,有攪討論會,也引起傳媒的關注,掀起台灣及利物浦公眾對工運的討論。

展場裡的介紹如是說:「如何以藝術延伸原本事件的結局,讓歷史帶來的啟發性,不因真實事件而成為過去式,創造新的故事本文,事件成為我們具體故事與經驗。」很值得細想。

另一件作品: 我懷疑你是要偷渡 (2008)  http://ccjonstrike.blogspot.com/

非池中這個訪問也看到其他作品的片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