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 exibitions RSS for this section

微小的綻放

想不到有朋友呀貓做了這個slide show,真感動。

再說清楚自己的創作因由:

上海街南北連綿七百幾號,橫跨荔枝角到柯士甸,地鋪肩接,小型繁雜,差不多一個號碼一個商號,在地面織成緊密商業網絡,便利西九街坊。西九文化區以大為美,以地標為志,會看得見地方特色、社會需要、手作創意嗎? 所謂西九文化區為誰而建? 創意工業也不過是大量生產商場的塑膠花,手藝及小型工業的位置在哪?

過去一個星期,我從上海街、旺角一帶收集地鋪紙張,有外賣紙,有請人街招,有借貸廣告,有商鋪用過的廢紙,總之,地產的、連鎖的、超市的都不要,再把廢紙摺合為一牆的「小喇叭 (花)」,既有草根的力度,也有爆放的意思,希望呈現及放大舊區小商鋪的活力及個性。小喇叭,地道的爆發,微小的堅響。

另外,黃色的小花,是我早前問商鋪、街坊、朋友一條問題: 「如你有放大的超能力,你想放大什麼?」再把答案print 出來,再摺為黃花,放回公共空間裡 🙂 不少行過的老街坊,竟以為是真花,他們都似乎相當喜歡。

廣告

小喇叭@上海街

這個來星期都忙著這個展覽《小西九雙年展》,我只其中一位參展人,用的卻不是文字,而是大量的紙花,名為《上海街 小喇叭》。大家著眼的當然是如何對應西九文化區的大規劃,我更集中在地區的小和微。

用的紙不是在旺角地上拾來,便是在牆上撕下,也有從附近商鋪問他們拿些用過的紙來摺的,連鎖店的東西不要,大公司不要,外國公司不要,只要本土的地鋪東西。我本想在上海街的商鋪做多些research ,但時間實在太少,上海街有七百多號,我嘗試細數,卻真的分得不清不楚。上海街橫跨荔枝角到柯士甸,地鋪肩接,小型繁雜,差不多一個號碼一個商號,地鋪微小堅實,應有盡有,五金海味食具家品建材水電文具大押彿具鋼材報紙推拿雲石洋服燈飾磁莊木器傢俱理髮金鋪桑拿洗衣玉器藥房麵包花店漆油開鎖補鞋眼鏡足穴刀莊燒味匯款曬相環保工程賓館門窗賣蛇麻雀耍樂應有盡有,賣的不是用完即棄的消費品,而是再生產的可能生財工具、原材料、加工材料,又或是維修服務,上門便利,這不是創意商區是什麼? 它帶動的消費模式也不是被動的、即買即用的生活型態。喜歡那種再加工的可能性。唉。沒用。應再多想。希望可以再寫些故事。

不過,這段傻傻如富士康的手作生產工作天,雖然真的很累很累,但手作的感覺是很難形容的。只怪自己驚動了很多朋友,要他/她們一起為我辛勞,很不好意思。

希望明天把它們掛到室外,效果更好,還有地上寫滿了超能力心願的黃花。

三月暴風之三: 參展

二月尾,C&G Artpartment  的阿金來電問我有沒有興趣參加一個名為致曾特首‧二《發展是硬道理》觀念藝術展覽》 ,覺得煞時有趣,但,我? 一個文字人? 是的,「我們對藝術的定義很開放,妳大可以自由發揮。」——–好,為何不,我就傻傻地參加了一次視覺藝術展覽。興奮得忘了要補課,更不能預知自己要搬屋。

焦慮開始。雖然,我很快就決定要做什麼。發展是什麼,並不是三言兩言,由一個或少部份人的決定。沒有諮詢平台,沒有真正的溝通,所有決定都是下壓而來,官權作祟,一念獨大。多年來,參加過大大小小的官攪諮詢會,通通是把戲。有關高鐡的諮詢最離譜,我去的一場諮詢會設在尖沙咀某社區會堂,高官都威猛坐在台上,高高向下輕視蟻民,設定的環境、氣氛已經叫人氣惱,我們根本不是蟻民,跟不是來發洩,而是真心討論,真意知道更多我們無法得到的資料。再來是,高官毫無準備,連最基本的問題都答不來,百問不知,千問都推。因此,想了一個晚上,就決定要造一對一對真人大小的假耳,名字就叫—「假耳時日:發展成為真理」,英文就是" To Donald Tseng: please bring your own ears"。

但概念是概念。如何造耳? 用什麼物料? 石膏帶可以嗎? 終於謝謝Ivy 的引介,認識了做雕塑的Chris,他教我用牙醫用的石膏粉做模,再用矽膠倒出正模。很是感激。像個小朋友一樣。天天心急。日日留意別人的耳朵。耳朵原來真的很美。人人不一樣。很有個性。找過很多人做模特兒,「活化廳」的朋友都被我攪煩了。真不好意思。如造花牌的黃生的耳朵,都被我征用了。試過又試。穿崩再穿崩。這個線條如何突出? 為什麼耳珠會塌了下去﹖為何耳邊的邊線無法更明顯?

終於,丸仔成為我最後的耳模。我終於實驗成功。很滿足。一隻一隻地造。信心來了。更可以享受創造的過程。喜歡看見自己的手在撥亂。在攪動。在感應。心安。專注。我這些小手工而已,卻可以想像工藝師心到手到的自在,那番自我創造、自我完備的境界是何得的清明。跟物料的關係,親密而有變化,是冰涼,是軟泥,是硬倔,是順從。好玩。真可以樂在其中,心清心寧的。

展期就在搬入新屋後的兩天。雞手鴨腳,終於完成了,但如何載上? 又另外的翻騰,終於在花園街買來本是串珠仔的有彈性的魚絲線。好了,終於解決,也給花苑試載後,就送到位在太子的C&G。急趕。但享受。意志決定結果。想做,堅持去做。總有辦法。又上一課。

開幕那天,來的人不算多,卻有東方報的記者。想不到,第二天,東方在正版而不是副刊,刊登了我的照片及作品 –「假耳時日」諷施政失報當,大概我的意思正合東方反曾蔭權特區政府的報格。有趣。

展覽仍在舉行至五月,不知假耳有沒有人載。

  日期: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二日(星期一) 至五月三十一日(星期一)
時間:下午2:00-7:30,逢星期四、五、六、日、一,(星期二、三及公眾假期休息)
地點: 太子 西洋菜南街222號 三字樓 C&G 藝術單位

查詢: 23909332/ info@CandG-Artpartment.com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牛下開飯,不是懷舊

最近參與朋友吳文正及霍天雯攪的展覽《牛下開飯》,除了常常到牛頭角下村外,也想及很多東西,香港的生活文化在短短四十年,經歷了怎樣的變化,物質的、空間的、慾望的、家庭的….。希望可以好好做點research,好好寫下。不是懷舊,不是戀物,讓我們珍惜的什麼呢﹖

seethecontrast

img_0170

與床對話

talkwithbed

錯過了一月三日的預展,希望本周日可以去火炭看這個叫《與床對話》的展覽,相信是活在西九後,藝術家繼續探索公共空間、權力、使用者及創造者(居民)的拉鋸及關係,很有意思,很想快看。

「與床對話之空間寄居」的website and artist statement

開幕日期:1月10日(星期六)
> 下午:二時正
> 地點: R623 Studio  -
> 香港新界火炭黃竹洋街15-21號華聯工業中心A座6樓23室
> 展覽將於火炭開放日:10-11/1/2009,17-18/1/2009
> (2:00p.m.-8:00p.m.)

後記: 在明報寫了短文--朝行晚拆一摺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