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 media RSS for this section

民謠的真實

是真是假,在謊言千層的世代,我寧相信有心惡攪,有意抗爭的民間謠言及歌謠。

(據說湯唯沒有微博)「一個自由的國家, 記者可以將內閣大臣問到滿頭大汗, 一個禁錮的體制, 官員則告訴記者, 信不信由你, 反正我是信了。」

(據說這個也是假的)葛優的微博︰死一個大一點領導,就會有無數花圈。而死了多少​個百姓,只有不停地和諧。死一個大一點領導,就會說全國哀痛。而​死了多少百姓,也不會有句道歉。死一個大一點領導,就會有高規格​下葬。而死了多少個百姓,只有冰冷的數字。死一個大一點領導,就​會有不停地表功。而死了多少個百姓,只有漸漸地遺忘。

但為繞過網警,網民總有方法的,而且都懂。

請廣傳:王勇平你好:您的大女儿王晓英是铁道部财务局主任,大女婿李阁奎是北京市交通局副局长,二女儿王晓霞是北京市计生局处长,二女婿郭亮是北京市中心医院副院长,小儿子王晓飞是铁道部质检科科长,儿媳张宁是市妇联主任,小孙子北京市实验小学副班长王小帅,我所了解的这些情况都没错吧? (據稱是假的,有些部門根本不存在)

微博看到的:四大没法喝:绵阳的水,内蒙的奶,肯德基的豆浆,味​千的汤。四难降:高血压,高房价,高铁的速度高油价。四大皮厚:​郭美美,罗玉凤,王勇平,马玉瑛。四大不靠谱:发改委,统计局,​红十会,铁道部。四大悬:钱江桥,坐动车,地铁电梯长途车。四大​信:红歌延年,限购治堵,飞机正点,生命奇迹。

一大陸網友:"用奶粉灭掉00后, 用考试灭掉90后, 用房价灭掉80后, 用失业灭掉70后, 用城管灭掉60后, 用下岗灭掉50后, 用拆迁灭掉40后, 用医改灭掉30后, 用动车灭掉前前后后。"

另,在am730 寫了短文—民謠的真實

帶著腳鐐而跳舞

為心甘「帶著腳鐐而跳舞」繼續用各種方法擦邊球的內地媒體人致敬​!

今天蘋果日報報導說:《中國青年報》評論員曹林則指,中宣部此次對媒體的指令「很曖昧很模糊」,但有些媒體對突如其來的機會「竟不知道怎麼報道和評論」,「他們仍然如履薄冰,在揣測上級的底線」。曹感嘆:「中國的媒體,其實是戴着鐐銬在跳舞!」

723宣传通知

上海《青年報》,該報頭版昨近乎開天窗,版中只有溫家寶前日在事故現場獻花鞠躬圖片,以及出事動車 D301和 D3115兩個編號,最下邊則是一行小字: 2011年 7月 23日 20:34,即車禍出事時間

《南方都市報》 16個版的「七日祭」

廈門商報

南方都市報半版開天窗

即使過百版面臨時被殺,《21世紀網》卻做了這個齊備的報紙封面集錦,佩服的不但是效率,還有勇氣及骨氣。抵抗謊言,要靠更堅挺的民間紀錄及報導了。香港的媒體身影在嗎?

 

死定唔死

香港真是個神奇的地方,即使網上如何熱烈慶祝江澤民之死,官方仍未證實此消息,cctvb, cable, now TV都未敢說,唯獨跟江系有密切關係的亞視卻率先報導,什至把自己的台徵變成黑白。可是,九時半明明說有的特輯,卻又取消了。大陸的朋友看到旁邊有被遮的藍條。真的神奇。口徑不可不一致,誰都不可以跑先。但,為何官方還不證實消息呢?

網友說:「太搞笑了,大家说本港台有滚动消息证实江泽民的死讯,我打开电视看本港台,看到本港台左侧被一条蓝色的色带遮住了。」

不論江總死不死,正如《蘋果日報》7月2日由中國問題評論員林和立先生所寫的分析文章,太子黨繼續上場,中共已是徹底走資,權力繼續死守在貴族黨上,懶理工、農民死活。全文:

中共走上貴族黨的不歸路

中共建黨九十年,已走上從工人黨淪為貴族黨的不歸路。

中共組織部最新數位顯示,八千多萬黨員中,工人黨員只有六百九十八萬,即百分之八點 七;但包括國企與私企老闆在內的「企事業管理人員、專業人士」卻有一千八百多萬,佔全黨人數百分之二十三。中共《黨章》開宗明義指出「中國共產黨是中國工 人階級的先鋒隊」,現在工人黨員人數大量削減,說明中共已「和平演變」為一個只代表「紅色貴族」的斂財精英黨,難怪中共的政策越來越遠離民眾,處處與民為 敵!

早年以工農兵為骨幹

中共在一九四九年取得政權前,的確曾代表過舊中國的新生力量,相對優勝於腐敗不堪的國民黨。當然,解放後中共領導層,尤其是農民領袖毛澤東等梟雄的封建餘 毒馬上現形。但一直到鄧小平在八十年代全面走資前,中共黨員中的階級成份仍比較單純,即大部份無產階級老百姓被一小撮土皇帝式的高幹統治,但中共幹部層仍 然以工農兵為骨幹。

轉捩點是九十年代末期江澤民拋出所謂「三個代表」思想,指出中共要在新世紀站得住腳的話,一定要盡力吸收可以代表「最 先進生產力」與「最先進文化」的精英入黨。二○○一年中共慶祝八十大壽時老江便宣佈允許「愛國」的私營老闆、專業人士與海歸派入黨,而且這些新貴因為素質 高,入黨後被提升的機會遠高於教育與經濟水平有限的工農兵黨員。

鄧小平雖然犯下六四屠城的滔天大罪,但他畢竟有前瞻性的戰略視野。在決定 走資時,老鄧已預見到太子黨以權謀私,即利用黨政高位讓老婆子女大做生意的弊病。所以八十年代初期老鄧作了內部指示,限制太子黨進中央委員會與政治局的人 數。老鄧同時啟用如胡耀邦、趙紫陽等沒有高幹子弟背景的幹部。一九九二年老鄧「隔代欽點」胡錦濤為第四代接班人,考慮之一亦是小胡與大部份共青團派幹部都 是「平民」出身,不要讓如江澤民等身兼太子黨與上海幫的小集團壟斷政治局。

紅色精英緊握着權力

遺憾的是,官商勾結已成了 中共不歸之路!首先,明年「十八大」最有機會進政治局常委的新貴中,太子黨佔了半數以上,而幾位一向以團派示人的胡錦濤舊部,如中組部長李源潮與國務委員 劉延東其實都是不折不扣的高幹子弟!更驚人的是,太子黨當然有經商的基因,老鄧、老江以及李鵬的兒女都在商界叱咤風雲;但非太子黨的高幹同樣有肥水不流別 人田的心態。胡總與溫總的兒女何嘗不是長袖善舞的商人?中共自五十年代便有所謂「防變」的黨訓,即防止美帝通過向年輕人散播資本主義思想把中共「和平演 變」為一資本主義政黨。經過了九十個寒暑,中共已徹底走資,只不過資產與權力牢牢掌握在紅色精英的手裏,而老百姓就只有被繼續剝削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