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 teaching is not a job RSS for this section

習慣噤聲?

盡量不帶情緒上課,今早還是爆了十分鐘。

實在不明白,為何讀創媒的人,不愛發掘新事,是我的教材太悶、說話無聊、播的電影太遠久,放的音樂不夠流行,引介的文章太枯燥? 還是什麼??? 打呵欠、一臉倦容不打緊,但為何沒有對新事的好奇? 對創作的執著?木納的臉,代表什麼? 嫌妳太多餘、太搵野來講,太古典? 起碼願意說出自己的意見罷,說妳悶也是一種反應,沉默、緊閉的雙唇透不出片語,呆呆地,沒有閃光,過去在中學學會的就是金鋼什麼都不說之身? 習慣噤聲? 習慣單向收貨? 異化成為絕技之一?現在是大學生,為何不快快擺脫? 我最怕看見沒有能量的臉。就是活死人。不知自己想怎樣的人如何創作。得過且過不是創作人呀。

「同學,你們可知道我多麼羨慕你們有的青春,快些去做只有現在可以做的事情?能量呀,青春的能量呀!!!」我按下不怒火,對學生有要求,在現下的脈絡,是我的錯罷。我只想看見兩點閃光。幾秒也好。唉。走出課室時。風漸大。我變小。很小。很小。

廣告

三月暴風之一: 補課

三月,心裡生出一股龍捲風,把自己拋上丟下又再拋,體力、腦力、心力超額支出。復活加清明的幾天假期,終於安安靜靜,慢下來,聽歌、呆坐、看書,人開始整整齊齊了。

回頭看,真是體力的極限表現,成就一次不想被打破的紀錄: 三月來,有兩個星期,每周四天,每天兩節六小時的課,即一周上足二十四小時的課,共兩周,天呀,真是顛的,放學後,累得,頭爆裂。也試過站在家前的門鎖良久,因為忘記大門密碼。也不知多少次,忘了學生名字,說不出引文的作者名字,講不出想討論的新聞的仔細內容…天呀,多討厭…..還要急改晚間學士的考試卷。

某個晚上,缺堤地哭。終於。第一次因為工作太累,受不了壓力而狂哭。好的。大清心。大清腦。哭呀哭呀。哭得死去活來。痛恨自己。為何自由工作一點不自由。為何不要制度奴役,卻要自己奴役自己。為何沒有進步。為何不把時間用來看書、創作、寫小說??????? 明知愈累教學素質愈差,本來就不想跌入教書匠的陷阱裡,為何現在又成考試制度的幫兇? 還有菜園村生活館的建立,多念那山那樹。事情糾結一起,恨火充心。

淚水卻很有治療功能。恨結漸鬆。把事情一件一件想罷。貪錢啦。當初認承教書合約時,就知道。教這樣多。就是想密集地多教一年,就休息,不教了。此番奴役是有限期,提點自己,走遠路,要有盤川的,多一點在手,可能性更大。不能又要生活質素,又不工作,革命還未來臨,仍要在資本社會生活,就要稍忍。而且,才這幾個月,天大地大,不會變,不能自亂腳步。好好地細看每一天。學習如何更有效的教書。不同學生,方法很不同。對於才中五畢業不久的同學,多少婆心,都只是苦口,他們是要具體的指引,有時真要惡,有時真要一點指令,雖說我很討厭這樣做。但,無忘有大男生下課跟我說:「我知妳有heart 的,也真有人聽書的,可能只有三幾個,但請妳不要放棄。」另一次,第二個心我高出一個頭的男生說:「Meessss,我知妳講既野好重要,叫我地多d林野,佢地唔聽由佢地啦,妳唔好太辛苦。」是呀是呀,多謝這些好心的同學,每次教書就是為了有幾雙閃閃的眼睛,即使佔的百分比何其小…也應該堅持。只是,下學期小教些,教學素質會好些,跟學生的關係也可以近些,多些閒聊的時間,有時,這比上堂更重要。

為何要出此下下策?


平安夜的早上,同學還要考試,很難受的,但,怎也不可以怎也不應該出貓﹗—唉,老師很難受。心痛。真的。我當時的心跟妳的頭一樣往下沉。

看見那些很用心寫的「貓紙」,密密麻麻,寫得很仔細,為何不把時間用來消化,用來理解?我一直強調,不要學生背誦,明白了概念,可以用自己的意思表達,為何仍要出此下下之策? 兩位同學平日表現也不差,有上堂(遲到另計),有參與討論,有交Paper,點解點解? 太大壓力? 不容有失?

唉,餘下的日子,我要不停打分,我要小心,每個決定,每個分數,是A/A-/B/B+/B-/C-/C/ D or F都為同學帶來一定的後果…怎樣的制度就有怎樣的評分準則,但如果妳本來就不相信這個用來製造失敗者的制度??而我坐在風涼的位置,她/他們卻又要愁學費,又要愁分數,副學士學費比大學還要貴,兼職時間比上學時間長,長得多,還有家人期望,而入不入到大學被認定是一場生死戰。我理解。但我可以做什麼? 我是幫凶? 我可不可以減少給她們的壓力,我可不可以讓學習變得更有趣,令她們更想學習…….

lego identity research

這個讓參與者用lego來represent自己的research 很有趣,雖然我愛文字,但也同意作者 David Gauntlett的結論,不是人人都擅用文字來表達自己,也需要時間來消化,因此,傳統研究方法使用的量化研究、訪問、焦點小組等都未必能全面探究受訪者的意見,用些可由參與者自己建立的圖象,可能有不同效果。這個,也許可以應用在創意的課堂….要再想。

潤紅

海星在晨露背上奸笑

海星在晨露背上奸笑

不需理由,藍起來,又。

怪天氣罷。怪不想開會罷。怪腦神經自動抽搐罷。怪自己不是天才罷。怪咋晚又有學生問:「吓,這樣的嗎? 什麼都要想得這麼清楚的嗎?好辛苦呀﹗」「吓,妳一直講的價值觀,不是就是經濟價值嗎? 吓,一直都唔係呀??」「吓,要我想為何有這樣的決定,不知呀,要想的嗎?」眼前的學生都是成人,比我可能還要大 ,可能已為人母。唉。又打敗仗一樣。很慢。很慢地走回家。十時多。晚上。看著零星的街燈。有氣沒氣地照著。忽然想大哭一場。

晚上,夢裡都是咀巴。聽不到。不想聽。

早上,蘋果做了幾版胡耀邦特輯。今天是他的死忌。香港仍有一小片說異見的空間。只有好。只是,不想思考的人也實在多。獨立思考。胡叫人敬重的地方之一,正是在一黨獨大內、牛鬼蛇神旁仍然堅持獨立思考,不做奴才。獨立思考的可貴,可以怎樣才讓學生珍惜,提供什麼想像空間及另類的可能給學生?可以怎樣令他們享受思考的樂趣﹖………..

忽然,想起買回來的有機蕃茄,放在桌上,看了很久。很美。圓圓的。豐沛的。不多不少的。自完。生命力。慷慨展現。它們在奸笑。

三月不是改卷的日子,哪天是?

rosehome

苦悶。眼前一大堆功課。有抄書。有把妳說過照寫一次。很想看得仔細。就是悶。

唉,jam機。手停。後面的工作更兇猛。

書。看和編。電影節。牛下訪問。小小小劇本。

呆了一個下午。看著享受陽光的窗前玫瑰。默默做自已要做的事。挺挺直直。傲然。好好學習。

學習對著苦悶的工作傻笑。

快樂才是創意課堂的主菜?

img_0278

「筆可能」創意寫作計劃咋天完了。沒有教過這樣長的寫作課,比城大創意媒體的正規寫作班還要長,十月閞始,二月結束,橫跨了五個月,真不易,是對學生不易,又要做part time (是的,中三已開始做了),又要參加各種比賽訓練,還有大堆義工、興趣班,和行街唱K 在家好好睡的誘惑,要他們每個周六早上十時準時來到創意書院上課,怎也不易。

對著空椅是對老師最大的試練之一。

老師的士氣脆如麻花,很扭結,得個樣,其實一拉就斷。學生怎會想及跟妳的互動,可以影響老師的自信、心情、精神狀態..哈哈。有時聽到一條「好」的問題,看到一個點頭的示意,已經令我很沸騰….教了五年書,還是這樣…低能…金剛之身苦練無期。

創意怎樣教? 創意寫作怎樣教? 學生一再問我,「妳教的一套,跟學校教的很不同,妳叫我們要大瞻,要發揮想像,不要用四字成語,回到學校,就打回原型,又是說明文什麼什麼,又是難忘的一天什麼什麼…很性格分裂呀….。」真想跟她說,是的,創意人要做點什麼,就是要不停分裂自己,不停在主流價值裡浮游,不能浸死,只能借力。

最後一天的課,不知怎樣,尾末時,被他們趕出了班課,他們反鎖課室,我不能入內,全班開心得不得了。就是了,學生終於有打擊權力、放逐老師的時間,他們隔著門,扮鬼臉,跳呀跳呀,笑容多真實,多自信..比起任何一課都要快樂。我無所謂,讓他們鬆綁平日在學校的壓抑,很不錯。當然,老師什麼時候放權,什麼時間收權,真是一大學問。唔交功課,是不是不認真? 又未必。唔上堂,又是不是無興趣寫作? 又唔肯定。難。很難。

經驗和了解很重要….真要好好學習怎樣教…收到他們一封多謝卡,有很多感人說話 (信是真話啦..自己好過些) ,有一句: 「妳很可愛,未曾見過一位可以被學生「操縱」的老師…..。」原來我真的有戲,演得很迫真,只想他們快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