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 Uncategorized RSS for this section

借流行文化資本 反流行音樂工業

最初看《十八種香港HOCC 2015》的宣傳短片很不是味兒,泛起濃濃的二手膠味,「地鐵拜拜篇」活脫參考自荷蘭社會發明家Elena Simons的Happy Company,她還有大中小揮手團任君選擇;那個「蠱惑的箱」,也不知被多少歐美藝術家放置在不同城市的大小街角。抄橋、變奏、情感包裝、媒體發放—— 離不開主流市場推廣的技法?更重要是,此時此刻,天天沸騰,軟性的快樂行動對香港仍有什麼意義?何韻詩決定不參政,卻脫主流的軌,搞獨立音樂,啟動落區精 神,但是否只是變相的自我資本增值,一場華麗的良心秀,卻沒法為社會帶來改變的真正動力?

未患有潔癖,更不想以離地的批評去咬實別人就是離 地。跟阿菇說不上熟稔,只因同是「文化監暴」的成員,有過一起深宵在旺角東奔西跑的經驗,的確領教過她俠女的性格及滿身有着一定要令事情發生的強大行動 力。因此,非常好奇,以她的位置,她的條件,她的氣場可以為香港做些什麼事?對,關鍵詞是﹕如何,一個建構過程,可能漫長,得看得細緻,才有學習的可能。

從有到無 拉闊視野

先 看一連六場在灣仔伊館的音樂會。音樂,的確不是唯一主角。本身不是流行樂迷,也不愛唱K,期待阿菇在音樂上更進取,更有新意,編曲及演繹可以再大膽,既是 獨立,大可離開流行音樂的套路,開創更有個性的音樂面貌。聽見「音樂非主角」這說法,或者寫歌的、搞獨立音樂的朋友會噓聲四起。但,我看今次音樂會,是看 如何借力流行音樂的文化資本去反流行音樂工業。

香港流行音樂發展了幾十年,有其流水作業的工序,而阿詩音樂會消解了音樂中介者「食水」的部 門,包括唱片公司、經理人公司、演唱會製作公司、公關公司,也就沒有了商業贊助,消費者的我們直接資助生產者的成果,但,有趣是,音樂會雖少了華衣美服, 沒有大龍鳳歌舞,卻保留了流行音樂的媒體策略,娛樂感性兼備,專業燈光及音效,入口鬆化的大路選歌,而且以不嘮叨不說教的方式把社會議題帶上舞台。

也 許,我離地,覺得這是別樣的位置之戰,阿菇這種不是從無到有的「重奪」公共性,不像一些獨立朋友在外邊風風火火一寸一寸地為大家奪取公共空間並向地產資本 說不;而是從有到無,在邊界使出「挪移」大法,借力主流價值及文化資本拉開拉闊群眾基礎及視野的希望工程。做得好不好,仍看「如何」。

在舞台 看見我和我們

音樂會給我最深刻的是,看阿菇如何平衡個人獻技及培植集體關係,簡言之,如何在舞台呈現我和我們。

甫開場,阿詩從觀眾席上台,除了為粉絲製造驚喜外,寓意也明顯,她會融入群眾,但還是會走上舞台的明星。而舞台佈置雖然精簡,但一間高在半空的小房間,下有車房,就是把私領域、家居生活置在眼前,營造一種親密的感覺。

如 很多文化評論家所指,消費及流行文化工業就是不停高舉個人主義﹕我的品味,我的需要,我的欲望,只要滿足了當下的我,世界大可拋後,什麼都不需要改變,繼 續被不公的制度異化及勞役。但當看見開場播出五十年代舊香港的生活片段,雖然離不開經典的舊機場、老街、庶民生活,還有在工廠開工的大批工人,仍滿有感 觸,也明白眼前的小房子,不是一個人的空間了。還放出大量Michael Wolf的後巷照片,地方質感,街道紋理,生活厚度,都非常強烈。只要愛這個地方,一定看見。再來是,連串播出叫人透不到氣的屏風樓相片,一眾Boyz’ Reborn就在屏風樓下站直,唱歌,聽者微痛,年輕人以後的路很不易。之後金鐘絕食先生、傘下爸媽及SoCO小朋友一一出場,各自主唱一句「世界變了 樣」。看出阿菇強烈的地方情懷,也讓參與雨傘運動的朋友再次亮相,但要談到各位社運朋友的主體性的呈現又遠遠未到。就只是一首歌,大家又下台了。

與崔健巴奈隔空連線

此外,我看的是第一場,真沒想過即場Skype見到北京搖滾老爹崔健,全場觀眾見證新媒體打破權力界限,發揮網絡的力量,連結跨區跨時的我們。(其他重型嘉賓如台灣原住民女歌手巴奈、導演侯孝賢等都各有獨立個性及面貌)

音樂會同時又引發很多「我」的情懷。如翻唱David Bowie金曲Space Oddity時,大概很多人都會像我被Major Tom擊倒,誰都想離開亂世,在太空漫遊一下,當慢慢跟控制失去聯絡時,一個人留落銀河,回看藍色星球,在大世界深感荒漠、孤冷、無助,是很多無力的香港人懂的。

所以,音樂會不只是一面倒的故事,聽得到我和我們之間的張力。如《我》及《美空雲雀》都在訴說在荒謬日常的香港生活,更要忠於自己,即使能力不一樣。而《情深說話未曾講》似在表達某種溝通的失效,以及最後唱Pink的Dear Mr. President ,末尾都會問總統先生,你會跟我走一回嗎?會嗎?

有種力量,延伸18區?

坦 白說,我在音樂會,看到的是阿菇的眼睛,多於她的音樂。她有不敗的強悍意志,力圖在邊線打開新風景,引發粉絲更多更大力地去關心社會。同時,無忘娛樂成 分,連結毛記電視,搞笑得來深知社會體溫,又有藝術界朋友參與,如Kacey Wong的阿波羅小麥草單車也是亮點。但她的音樂除了成為我們情感容器,借代及轉移無力感之餘,能否成為更進步的力量?也許今天言之過早,且看她以後「落 區」的工作。不過,我們除了被動消費外,又可否可以做得更多?

原文刊於2015年8月28日 明報,文化版

廣告

鬧市的一片豆腐

Cally Yu 1

那個下午,下著灰色的雨,女人街人車紛沓,我專心守著一片豆腐,神定心澄,柔涼透脈, 努力去維護某個東西,感覺是那樣好。又到六月了,仍然守著早成圖騰的數字,還是儀式本身? 最接近手心及體溫的到底是什麼? 人聲沸騰,願仍默守。( Photo by Claire Lee)

假諮詢

Image

咋天去了「新界東北新發展區」的公開諮詢會,很憤怒,跟每次去公開諮詢會一樣,都似去了動物園, 盡看官員的龜縮百態,當他們把自己的豬圈set 在高高台上時, 以為可以臨下蟻民,大家卻早成巨人逼爆了只能容納三百多人的粉嶺社區會堂,並要求移到公園讓更多村民參與討論時, 他們又十足怕光的老鼠千邀萬請都不出來,勇猛的Bella 姨姨和BB索性坐在桌上,要求放人,他們即愈縮愈小,應允另找場地再進行諮詢,卻無膽承諾押後諮詢期,結果愈縮愈小,在狼警的保護下,遁地而逃,什麼都沒有做過, 連聽聽民意也不會。假諮詢,好討厭, 不要再迫市民成為官員的天敵!!

是的,真要聚焦,發展局局長去了哪? 請不要再低估市民的能力, 即使整個所謂諮詢制度, 都在資訊、資源、時間不對等的情況下進行,技術門檻又高,但大家就是咬著不放!

 

相關報導:

九七後最大規逼遷,新界東北居民衝場抗議

陳茂波送女開學 懶理東北規劃

大王撒尿

氣虛力弱,精神及身體都不好,啟德河展覽開始後,身體只有更差,且讓我記下可愛的一刻,是27日早上的事。

好好笑,今早竟在京士柏公園遇上猴兒,牠張開兩腿,一眾晨運阿姨大叫「好肉酸呀佢…。」「唔知醜既…」也有嬸嬸說:「嘩,佢瘦左好多,面色無咁紅既…。」猴兒當然懶理好醜肥瘦定係紅與白,大刺刺地在我們面前撒了一大泡尿。

梅蘭芳的手

 

不得了,指法的名字,傳統中的美,你怎能放下中文文字的意象。

梅蘭芳的指法 左上起分别是:含苞、初篡、避風、承露、垂露、握蒂、含香、隕霜、指風、舒瓣、映日、吐蕊、護蕊、映水、弄姿、伸萼、迎風、醉紅、倒影、垂絲、雨潤、泛波、怒發、蝶姿。

吃飯先政治先?

真是很辯證的關係,是什麼令黑人小孩肚餓﹖ 不談政治,會有飯吃嗎? 無飯吃,又如何有精力去談政治? 又或是有飯吃時,還會談政治? 這卻是我們不得不想的,如果真要有改變,先想什麼?

同一口徑

同一口徑

媒體屈膝,朝狼朝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