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 上海街

微小的綻放

想不到有朋友呀貓做了這個slide show,真感動。

再說清楚自己的創作因由:

上海街南北連綿七百幾號,橫跨荔枝角到柯士甸,地鋪肩接,小型繁雜,差不多一個號碼一個商號,在地面織成緊密商業網絡,便利西九街坊。西九文化區以大為美,以地標為志,會看得見地方特色、社會需要、手作創意嗎? 所謂西九文化區為誰而建? 創意工業也不過是大量生產商場的塑膠花,手藝及小型工業的位置在哪?

過去一個星期,我從上海街、旺角一帶收集地鋪紙張,有外賣紙,有請人街招,有借貸廣告,有商鋪用過的廢紙,總之,地產的、連鎖的、超市的都不要,再把廢紙摺合為一牆的「小喇叭 (花)」,既有草根的力度,也有爆放的意思,希望呈現及放大舊區小商鋪的活力及個性。小喇叭,地道的爆發,微小的堅響。

另外,黃色的小花,是我早前問商鋪、街坊、朋友一條問題: 「如你有放大的超能力,你想放大什麼?」再把答案print 出來,再摺為黃花,放回公共空間裡 🙂 不少行過的老街坊,竟以為是真花,他們都似乎相當喜歡。

廣告

上海街真假奇俠傳

IMG_2117

去上海街漸成習慣,每星期二、五都愛坐在「活化廳」那張舒服得會吃人的沙發上。陽光有時落在勞累不了的手推車手拉上,有時落在交通意外發生後警察的頭盔上,有時落在表揚街坊的獎牌上,有時落在深水埗黃生為我們扎作的大刺刺的花牌上,有時落在常常來打乒乓球總是一臉羞怯的巴基斯坦女孩的面上,有時落在好奇入來看一看的街坊的衣領上,有時落在為我們送外賣的伯伯用來定位食物的橡膠圈上,有時落在我們用來珍藏街坊寶貝的玻璃櫃上,有時,有時落在我的黑色手提電腦上。

很想寫他,也想寫她和他。

很想思考文學的公共性,文學跟地方的關係是什麼? 除了近似人類學"thick description" 或口述歷事外,小說這樣的一個弄虛作假的文類,倚仗想像力,可以為地方誌留下一個怎樣的空間? 想起西西的《故事裡的故事》。真假間,可以開拓更有趣的,更有情感的,更多樣化的,同時引發更多想法的空間就是好。 

寫作過程本身,又有沒有更有趣的可能? 寫和被寫的人可否開創平等的、雙向的空間 如果文字可以建構想像空間,又可以如實紀錄,真真假假再現,古文口語傳說真事胡亂拼貼,社會脈絡、地區歷史、人情故事,放大縮細,會不會很無聊,又或更真實。

願我真可以完成「上海街異人窗館之真假奇俠傳」。

社區/藝術/書寫=共享的大沙發

 WT`B`H 十月一日很高興,因為看不到國旗、聽不到遊行的歡呼、見不到機械人在廣場踏步,更無眼看誰仍不肯讓位擺出兩個政治中心,就是要自己忙,先趕早場,去了上海街404號「活化廳」的分享日。

謝謝luke的邀請,成為好玩、攪鬼卻很有所指的「活化廳」核心成員。很希望,以上海老街為點,更在地、更具體地思考社區和藝術的關係,真不肯定是藝術活化社區,還是社區活化藝術。

雖然自己不是視藝人,卻很早關心社區藝術的問題,幾年前,曾以此為主題申請美國scholarship, 卻是失敗而回。唉。當時,審批的美國小姐根本不明白我想探究的社區藝術是一回什麼事,而我自己也不太懂,更不懂sell自己….anyways.

我想,當下香港,以發展創意產意為經濟重心,更要想社區跟藝術的關係,放下低智的硬件思維,放下西九超現賓地產項目,放下文化旅遊工程,到底藝術跟社區有什麼 可能?我是寫作人,書寫跟上海街這個地方可以發生更有趣的可能?口述歷史嗎?庶民紀錄嗎? 可不可以有更互動、更平等、更有想像力、更能創造情感經驗、更富有公共生活色彩的書寫方式?   我從前做過的,替別人寫信,可以嗎?….

不知道,但過去兩個星期已經聽了不少故事,認識了音樂通、馬仔通的鄭生。那天,他知道我喜歡葛蘭,特意買了她的電影VCD 來,真的感動。還有很有雷氣,唱歌很厲害的陳生,以及回老家收拾證書,到頭來送我們古老積木玩具的鄭生….

書寫、地方、情感、社會脈絡….可以如何有趣地連結????

活化廳就是這樣一個像公園的藝術空間,大可在作品下的長椅,看報紙、打乒乓球

活化廳就是這樣一個像公園的藝術空間,大可在作品下的長椅,看報紙、打乒乓球

10月1日opening 003

可愛南亞朋友在門外等我們吃罷午飯,讓出乒乓桌

歡樂乒乓,開放空間,閒來一坐

歡樂乒乓,開放空間,閒來一坐

鄭生的珍藏次一1967年1月的《銀河畫報》

鄭生的珍藏之一:1967年1月的《銀河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