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 新界東北

青山不變

IMG_2297

咋晚七時開始在旺角火車站赤腳默站,人車翻滾,外物匆匆,心卻安定,放慢呼吸,把思慮下放地上,站 好,只在,簡單地在,看見天空光線變化,聽見巴士埋站轉彎凌厲,對面大廈的窗戶一間間地上燈,遠處商廈閃動跨張的媚眼,行人冷漠,各有急趕的方向,有像避 垃圾般閃走,有還以你都傻既的不屑,我們一圈白色人,也在堅守自已的價值,香港總有故事,只要不是單一聲音,只得一種生活可能,仍可站直,仍是美。默站 時,不斷想起四個字: 青山不變。620。請出來。

standstillMKrail

火車站,默站的朋友如一團白光,心合心定,叫停東北發展

【回應立法會打壓 620 集會】
--東北村民及支援團體聯合聲明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今日召開記者會,宣佈明天將會加強會議保安,包括封閉立法會示威區,要求示威者到添美道集會,我們表示強烈反對。

過去一星期,政府不斷渲染反東北計劃集會暴力衝擊,卻對自己所作所為沒絲毫檢討。東北發展有如此大的爭議,政府無法以理性說服人民,最應作出的回應是立即撤回計劃,想方設法趕絕示威民眾是斬腳趾避沙蟲。

立法會是彰顯民意的地方,理應代表市民監察政府。議員應為民意發聲,加強向政府施壓,順應人民的訴求,要求政府撤回或押後議案,而非將立法會變成堡壘。取消立法會示威區,是漠視人民的集會自由。曾鈺成指在添美道示威方便作為政府行政機關的警方直接「管理」,更是助紂為虐。

由上星期集會到目前為止,已有至少 24 名市民因參與集會被捕,今日更有數人被正式落案起訴。這是政權的白色恐怖,希望藉此令人民不敢再站出來發聲。我們呼籲所有市民,明日兩時到來迫爆立法會,人數越多就越能互相保護。

我們要團結一致抵抗三位一體的政制、議會、警察暴力。我們不會被嚇怕,明天見!

古洞北發展關注組
粉嶺北農村及居民聯席
打鼓嶺坪輋保衛家園聯盟
土地正義聯盟
青年重奪未來
捍衛農村青年陣線
土地民化陣線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九日

10458876_555628507880440_2881339409224489741_n

相關資料:

1.利益和利益

港人包

a0401b

政府早知業權誰屬 配合規劃設門檻
東北「港人包」 看清利益分佈

【本報訊】新界東北變天在即,若問是誰令東北也變:四大發展商早在九十年代就殺入,囤積數以百萬呎的土地;政府一早掌握業權分佈,在規劃上處處配合;主政 官員和把關的立法會議員同樣與土地和地產商有着千絲萬縷的利益關係。
儘管政府多番強調規劃時並無考慮土地業權人,但政府上周終於承認曾經在 2008至09年委託顧問做包括業權調查的研究。《蘋果》取得部份顧問報告,包括詳細列出所有在古洞北、粉嶺北及原屬東北發展區的坪輋/打鼓嶺的私人土地 業權人的清單,以及標示每區持地最多的60名業權人的土地分佈圖。本報比較最終發展規劃,四大地產商全部可申請原址換地發展,部份規劃界線和門檻更疑為業 權人度身訂做。

今日將在財委會為撥款把關的議員,不少都為地產商旗下公司出任董事;葉國謙任董事的工程公司對東北工程合約虎視眈眈,劉皇發家族更在區內擁有地皮,利益衝 突路人皆見。主管計劃的發展局長陳茂波和發展局前政治助理何建宗,亦先後被《蘋果》揭發家族在發展區持地,但從未申報利益。議會內外的大戰在即,《蘋果》 製作東北「港人包」羅列區內利益分佈、議員利益衝突及民間反對發展計劃理據;三代居民親述他們以青山作伴的生活和保衞家園的最後努力。
記者:林偉聰 譚靜雯 梁御和

(蘋果日報 20-6-2014)

2. 泛民去了哪?

rating

6.13財委會 泛民投票全紀錄

3. 香港無地?

1006252_10151616132354934_687512421_n

4. 人口激增?

10417778_648540671908676_3082940078612755031_n【人口需要造假 發展計劃現大量「幽靈人口」】 (資料來源: 本土研究社)

今日明報踢爆,發現現屆政府所有發展項目完成後,香港可容納200多萬人口量。

然而據官方的人口推算,香港到2031年只會有53萬人口增長,就算要改善6.6萬劏房戶 (17.1萬人)擠逼居住空間問題,也遠遠不足以合理化,為何香港需要興建多出三至四倍的單位來容納人口需要。

報導亦反映現行大型土地發展並沒有按統計署估算,或者實際人口增長需要而進行規劃,變相出現嚴重的盲目土地發展。

究竟未來發展這麼多樓,住在裡面的是什麼人口? 還是用作炒賣用途?

同時,亦證明了現時政府確有時間與空間,暫緩及擱置一些具爭議性的土地發展計劃,例如只佔整體人口容納量不足10%的新界東北發展,以加快其餘的土地發展項目。

明報今日新聞:現推12發展規劃 遠超所需
http://news.mingpao.com/20140619/gha3.htm

#「幽靈人口」 (phantom population):即既有土地發展計劃中預期了的人口,卻在實際人口估算中或未來「不存在」。

5. 間創意

製作者盧鎮葉面書有感:

不是電影。

「當時感覺是這樣。」被打友人看畢試片後,如是說。

然後我知道,何以這兩天處理那些影像時,是有種抑鬱在裡頭。
這片子不是在進行商業電影般,以販賣粗口暴力為噱頭。
這片子,可真的是在迴響友人那夜的經驗,切切實實的世界。

講黎講去三幅屁,但都是要講。
我們沒有各家自掃門前雪的成本,面對急速崩壞的世界,總會有事可做。 回看自己,若說是影像工作者,最起碼,都要拍d野。亦慶幸拍攝當日,幾個鐘頭內很多朋友答應幫拖,得以瞬速埋班。

當然,走出既定社會分工,投身運動,就更好。
若你喜歡電影,容我說多個故仔:

1968年,康城影展,高達(Jean-Luc Godard)、杜魯福(François Truffaut)、波蘭斯基(Roman Polanski)等人,闖入影展放映場地,阻止電影繼續播放。
「外面的同志已經在流血,我們還在這裡做節?!」他們認為,要跟罷工的工人和學生站一起,投身法國五月學運。隨著多個電影人響應,連同作品退出影展,影展終告腰斬。大伙兒攜著攝影機,跑到街上去,完成了41部短片,合稱《傳單電影》(Cinétracts)。

 

6.是真是假

 

 

 

 

 

 

如果

IMG_2944

如果,吃過馬屎埔區生區太種的菜果的人,都出來;
如果,去過梧桐河寫作閒坐拍照的人,都出來:
如果,跟過古洞、坪輋導賞的人,都出來;
如果,憤恨官商明搶土地的人,都出來;
如果,反對議會暴力的人,都出來;
如果,痛斥警權過大的,都出來;
如果,愛自主生活的,都出來:
如果,你我,620,都出來
香港明天不一樣

相關FB連結:

東北告急,無你點得

另,一位住在馬屎埔的朋友Zoey Wong 在FB 寫下被捕後的感受:

我於6月14日凌晨與13位同伴一同被捕,罪名是「防礙立法會職員執行職務」。這兩天,心情極為複雜,身體也很疲累。直至這一刻,心情仍然七上八落,但感謝昨天同伴們替我把壓在心口上的石頭搬走了。思緒仍有點混亂,太多話想說,盡量記下來。

那天晚上被抬上警車後,車上除了警察就只有我自己。開車後,我問為何只得我一個,一位女警才說,係呀,依家拉你非法集結丫嘛,我又問依家去邊,她又猶豫的 說是香港仔警署。想起等待清場時有人說過,有同伴被警察圍毆,那一刻我真係好驚,好驚俾人打,驚俾人問候,驚佢唔知想送我去邊,唯有不斷念零極限咒語。感 覺是整條路就只有這輛車,要把我送到海邊處決。

我比較幸運,警察對我尚算斯文,可能見我一掂就會粉身碎骨咁款,沒有對我動粗。到達警署後,心情回復平靜,有同伴在身邊也很放心。有些相片拍下我一副慘豬 扁嘴樣走出警署,其實是因為死人頭卓佳佳,梨花帶雨地在門口迎接。在警署等候期間,見幾個麻甩仔勁頹,在現場嗌咪時的氣焰盡失,我想大家只是太累了,便繼 續很輕鬆地捲縮在沙發上休息。直到離開警署後,才從聲援的朋友口中得知有被捕者被警察毆打,甚至被打至頭破血流。我馬上想起我一入到警署坐下,與Jaco 四目交投,我向他微笑,他呆望著我,幾秒後才報以一個無奈的笑容。那個眼神,到現在還不斷在我的腦海浮現。

我知道,有朋友會話,你唔去搞搞震,咪唔洗搞成咁囉!世上有些人,會傾向順服權威,把責任推給弱勢的一邊。正如,有人會怪責被性侵犯的女性衣著暴露。依家正正就係,我地俾人强姦,我地反抗,佢揼多你幾拳不特止,再告你婚前性行為,然後要你嫁俾佢,事後抹黑你水性揚花!

政商崩壞、議會失效、制度暴力,政府漠視民意,一意孤行强推新界東北發展計劃。面對憤怒的人民,政府選擇了以重重鐵馬、防暴警察、胡椒噴霧,甚至赤裸裸的暴力鎮壓回應!這已經不是我所認識的香港。

下一次要做啲咩,好老實講,我地真係唔知。我只知道,政府因為害怕人民,才會如此虛怯,做出這些令人作嘔的事。只要你與我們目標一致,只要你對這個地方尚 存一絲希望,今個星期五,希望你能站出來,與我們一起告訴政府,我們要的是一個怎樣的未來!我不是要所有人都被捕被抬,我只相信,只要人夠多,政府便不能 再迴避,必須給我們一個正面的回應!警察濫用私刑,就是要恐嚇我們,製造白色恐佈。可是,如果我們退縮,只會令當權者更明目張瞻,讓後來者面對更惡劣的對 待。所以,我們別無選擇,只能抗爭到底,即使我們手無寸鐵。

也要感謝發短訊來慰問的朋友,即使是一句半句的關心,對我也很重要。昨天開完記者招待會,蘋果動做了「村民哭謝支持者」,簡直睇一次喊一次。當日離開警署 後馬上收到阿媽電話,戰戰競競,想了一大堆安慰的說話,想不到她一開口就:「哈哈哈,係電視見到你上車警個背影,我同你老豆講,喂,呢個咪你個女!佢話唔 係下呀,哈哈哈哈!」她的寛容是我的最强後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