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 楊德昌

Two days in Paris–meet your lovely ex(s)

twodaysinparis3.jpg

七月,由死亡開始,遊行間收到朋友在醫院的電話,離開繁亂的人聲,走向白色,墮入靜默,感覺多熟悉,如當天走近自己昏迷的父親。我一步近,他一步遠。

凌晨,朋友的父親安詳而去。八十多歲老人,子女都在身邊,算是安享了晚年。

之後,知道台灣導演楊德昌逝世,又是難過。他的電影伴我多少苦澀的日子。在黑色的青春裡。在為太年輕而不知珍惜還是放棄裡。在欲言又止的感情關係裡。在女性自身的驕傲裡。他的逝去,似代表某個時代的完結,某種美學的死亡,某些價值的更替。唉。我的九十年代。再度告終。

受不了急遽下墜,走去看輕喜劇:《Two Days in Paris》,好看,讓我繼續愛Julie Deply。

她己不是當年的《白》小姐了,比《Before Sunrise》成熟自在,比《Before Sunset》更得心應手,因為自編自導自演,完全是她的個人發揮。奇怪是,她今次沒有唱歌,上次買了《Before Sunset》的soundtrack後,也想買她的個人大碟, 礙於太貴了,不想再多奉獻hk$180給HMV。

twodaysinparis1.jpg

電影很多精警的對白,法(女)美(男)文化大鬥法,有關性,有關愛,有關日常生活。小心眼如我最愛看小處境的營造,如除男主角在兩天內不斷遇上女友的前度外,連母親的前度:Jim Morrison 也不經意地朝拜了。好看是,這位當天追求女性自主,性愛自由的前衛母親,今天卻連女兒的牛仔褲也搶著燙,六十年代的婦解在哪﹖繼續被家庭價值收編?簡單的劇情,反映的東東絕不簡單。那位很燥狂的畫家父親,除了劃花別人的車外,也不過繼續活在自己美好的六十年代,還可怎樣﹖所謂嬉皮精神,如何為繼﹖這倒反映了當前法國人的某些迷思。

那位反全球化的素食者,在放火燒快餐店前,給男角的忠告也很好笑,julie deply是想諷刺某些極端的反全球化份子跟宗原教旨信徒無異﹖

當然,她問男友那句:分開後可不可以是朋友﹖也真令我很有衝動,打電話問問前度,為何我們不再是朋友﹖愛情死亡,一切死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