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 活化廳

繼續月餅起義

原來有個來月沒有更新了,八月忙得要死,接了其實不應該接的job,受不了煩瑣細節的挑戰,沒有辦法,應承了,就要好好地完成它們。心情也實在大起大跌,又想創作,又想看書,荒謬事情卻天天發生,禿鷹黑影卡手論、亞視新聞獨立成疑、港大跌了學術自主獨立的腰骨、工廈天台音樂會忽然被圍(呀玨寫了篇很好的文章:抱歉,這個防暴盾不能隔音)、明明是警權過大的戰線又變成理性和暴力之爭焦點去了暴力衝擊替補諮詢會、民意似乎分裂再分裂,11月區議會多了17%的年輕投票者,豈料老人選民多了21%,唉,社區工作真不是一天兩天,希望公公婆婆獨立選擇,不受小恩小惠而投向地主派投誠。

有太多叫人苦悶、燥動的理由,幸有此鬼馬月餅,叫人大樂,這可能是我在活化廳最後參與的project ,來年有新的班底了。這次也很好玩,據活化恩的形容:「我們今趟先聘請上海街雕模師傅為我們把四款民主社運圖案設計,包括:「反高鐵」、「反廿三」條立法、爭取「普選」鳳凰,以及反「超錯」政改,雕刻成餅模; 再誠聘小型連鎖餅店龍珠及社區網絡組織土作坊以模具製作月餅。讓大家既可吃出佳節本色,亦吃到社區情懷。」

下午七時 《活化餅   迎中秋》 // 唔甩佳節本色 繼續月餅起義
我們今趟先聘請上海街雕模師傅為我們把四款民主社運圖案設計,包括:「反高鐵」、「反廿三」條立法、爭取「普選」鳳凰,以及反「超錯」政改,雕刻成餅模; 再誠聘小型連鎖餅店龍珠及社區網絡組織土作坊以模具製作成咸黃蓮蓉、有機綠豆兩款口味的月餅。讓大家既可吃出佳節本色,亦吃到社區情懷。

 

*頭五十位到來參與活化廳中秋晚會攤位活動者,可獲贈月餅乙個,數量有限,派完即止。

 

*特別鳴謝 智海、李靜嫻及鄭生,為是項活化廳活動宣傳提供圖像。


what should i ask, if she is a sex worker?

很喜歡這個performative live art show, artist Ali, 有趣地開創了一個半掩半開的空間(前身是一個櫥窗),讓參與者單對單地跟性工作者細談。

眼前姐姐只是一條大毛巾披身,神態自若,大家席地而談。每人大概可以有八分鐘,因為排隊的人真的不小,中外男女老少朋友都有。

當大家都乖乖坐在外面(上海街404街上) 長椅的時間,都顯得有些緊張,到底問什麼好呢﹖我也問自己,是獵奇嗎﹖想知道什麼呢,當然,我接觸過姐仔很多次,06年時也因演《姊姊妹妹和紫藤》要扮阿姐,而跟某位姐仔詳談了很久,說不上對她們很認識,但實在不是出於好奇,那我想知道什麼呢﹖其他身邊人又想知道什麼﹖為什麼﹖當中的好奇揭示了些什麼﹖整個參與過程,我覺得最有趣是這部份。也許,我應該即時收集大家問過的問題,可以是另一種閱讀 。

結果,我等了差不一個小時後,以平常心去閒聊,姐仔很有個性(其實,過去曾接觸過的姐仔位位性格巨星),真性情,轉數快,當然做了這行十多年了,一樓一及企街都做過,閱人無數,非常自信。我很快知道姐仔真要很多技巧(如口交力度、牙齒位置)、小玩意(電床、水床、千秋、黑鬼show(她曾因東方日報來訪問她,揚了出去,結果,反而被警察放蛇拉了)threesome等等 ) 、演技(SM 時如何令客人投入及滿意又不會受傷)、善用新媒體(cyber sex 、webcam show 及網上付款),她說年紀愈大就更要多花款,身體也大不如前,有時,她連打真軍都肯(我有勸她不好,她卻說搵食是無得揀既)。說及身體,問及近年的暴力時件,她說無得避,再揚起手,給我看她左手臂上如蜈蚣的傷痕,好長好長,她說也不知道為何被人斬,一把刀下來,可能是跟客人數目不清楚,根本不知什麼事,711的錄影帶明明看到此人買野的過程,警察一樣拉唔到人。她說也有姊妹在樓梯遇上男子,無端要打要殺,姐仔把身上所有錢拿出來,對方只狠狠地說:「我係要你死呀﹗」聽得的毛骨悚然,她說:「其實D人(說及上次殺鳳姐的印巴兇手)平日受氣,很壓抑,就找我地D 阿姐來發洩,就係咁簡單。」唉,低層的低層,我不知說什麼好。姐仔反而輕輕鬆鬆,「如果我係遇到,一定會輔導下佢先啦,唉…都唔知啦。」問她有沒有學番一招半式來傍身,她像小孩地說:「有呀,有呀,物鬼自衛術哎呀,都有架,不過,平時都好小心,D 客一係袋裡拿D物,我成個人都好緊張,好小心呀。」

跟我從前訪問過的姐仔很相似,她都結過婚,家人係知既,也有離開過的時間,重操故業的原因都是:「自己傻啦,容易信人,D 錢被死仆街佬呃啦,唉。」剛才的談笑風生,馬上急降,為何,為何,女人不死的天敵: 心軟,愛情,無盡負出,最後被騙,唉…..

她仍在上海街工作,最近因為被加租至六千五百元,個體戶生意更難做,「琴晚都無開單」她憂憂地說。地產樓市趕盡所有小市民求生的可能。小販中小企飲食業姐仔藝術家最頭痛的生存問題其實是沒有分別的。

下邊是artist statement:

入夜,紅橙黃綠青藍紫色的燈箱蔓延上海街,邊扯煙邊爆粗的紋身大哥、等客拉客的陀地北方與異國佳麗、似是等人實是昅女的嫖客……種種社會邊緣人常出入於這個老舊與複雜的紅燈區,時刻為交易作準備。

性工作是人類最古老的一個行業,它源自人類的渴望。性於傳統社會長久被視為禁忌,雖不至完全羞於啟齒,但卻不能公開談論,是次請來上海街雙性工作者單對單探討有性或無性種種自身與社會題目。

After nightfall, colorful lights pervade Shanghai Street. Tattooed men are walking about, smoking and swearing; local and foreign beauties are waiting around, soliciting. There are people loitering and taking peeks… A wide range of marginalized pe……ople pervade the demographic in this old and complicated red-light district, and are prepared to engage in exchanges at any time. Sex work (prostitution) is one of the oldest professions and originates from instinctual desires.
Sex has long been a taboo in traditional society and is not openly discussed. lā pí tiáo (verb) means to be a pimp; work as a pimp. In this one-to-one performance, a bisexual sex worker will be invited to verbally engage the audience in sexual and/or nonsexual matters in relation to oneself and social issues.

黃潔宜    觀念藝術家與獨立策展人,剛被美國耶魯大學藝術學院取錄修讀MFA課程。杞人憂天;對身體如何在不同文化裏佔據空間尤感興趣,也執迷於未知與詭譎的偶遇。曾為 Tony Labat 擔任教學助理,並受深其思考及廚藝影響。下一站是 www.GetMetoYale.com

Kit Yi Wong a.k.a. Ali WONG is a MFA Candidate of Yale University School of Art, a conceptual artist and an independent curator. She is interested in how the body occupies the space between cultures, and is obsessed with the encountering the mysterious and the unknown. She constantly worries that the sky will fall down. Having worked as a teaching assistant for Tony Labat, she is strongly influenced by the way he thinks and cooks. www.GetMetoYale.com is her next move.

抵銷反抗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這是很個人的演出。可以說,是很個人的宣洩。

六四是我們這些六十後一代人的最大傷口。因為我們都在。我醒得很遲。朦朧朦朧很多年。一直很多東西哽在心裡。不知怎去用文字表達。一個文字人。不懂表達。枉為。決定用上另一種方向:live art。讓心裡的東西有一個物質基礎,負上一個物符,再加上空間的運用,讓自己在時空間跳跌和嘔吐。進入特定的空間(上海街大街及封密的大窗),加上現場意外的變數,感受很有趣。新鮮的、即時的、互動的,自我愈強,跟迎面的東西互動更強。就是這個叫抵銷反抗的演出,英文叫resisting resistance,六月五日在活化廳完成了,沒有怎去宣傳,只是一個很自我的實驗,有些東西的確湧流而出。謝謝好友丸仔的幫忙,讓我的概念成真。我知道。這只是一個開始。除了文字,我開始感應不同的窗口,不同的風景。重要的是,反而更肯定文字及藝術的表達力,不需想及什麼效果時,創作讓人自由,讓人飛行。

活化廳「隔窗有嘢」6月展演
See Through 201006 @Woofer Ten
———————

俞若玫、丸仔《抵銷反抗》
Resisting Resistance
by Cally Yu & Yuenjie

槍聲驚醒了無知,坦克碾碎玫瑰,我目睹血淚,在場同哭,卻習慣沉默,沒有忘記,只是選擇記憶,尋找象徵性慰藉,跟反抗意識糾纏。天天被壓下、被抵銷、被拉倒,漸漸自己成為抵銷反抗的主體。自己抵銷自己。這可能只是一個不太好笑的笑話。一場說不上內容的演出。更似是一個六十後的文字人的嘔吐。
Ignorance was awakened by the sound of gunfire; roses were ground by the troops. I saw tears of blood; I burst into tears. I get used to silence, but I have never forgotten. I opt for remembrance, in search of a symbolic console that entangles with the consciousness of resistance. Day after day I was repressed, offset and pulled down, and gradually has become the subject of resisting power. I am countered by myself. This is possibly a bad joke, a performance with no concrete content, and more likely, the vomit of a post-60‘s born writer.

俞若玫
半職媒體導師,半職寫作人,全心小說創作,不停寫專欄,做訪問,終日思考文字的開放性及跟社會對話的可能。這次回到身體,回到記憶深處,嘗試以最簡單、最直觀的方法去表達對六四回憶的建構和反抗。
Cally Yu
A Part-time lecturer of media studies, part-time social writer and a devoted novel writer. She keeps writing columns, doing interviews and exploring the openness and dialectic links between text and the society. In this performance, she returns to her body and the deepest part of her memories, presenting in the most direct, intuitive and simplest way the re-creation of and resistance to remembrance of the June Fourth Incident.

丸仔
藝術獨行俠。「有太多理由令他不能站在今天的中心。他不靚仔,他胖;他經常流汗,皮膚黝黑,牙齒不潔白整齊。他喜歡詩,做行為藝術。他三十幾歲,餐搵餐食。談自己的藝術自己的私事,總像當年邊跳舞邊戲謔自己的豬腩肉一樣,揭開肚皮,任睇唔嬲;堂皇語言沒得出賣,藝術家的光環汗漬斑斑。」--馮程程
Yuenjie
A performance artist based in Hong Kong and also a contact improvisation and environmental improvisation dancer. He has since 1999 started his solo performance or the so-called performance art and live art. He named his body of work as ‘MARULIVEART’ which concerns about love, human being, social issues, environment and so on.

>>同日加演:
三木《命中風景》’Landscape in Life’ by Chen Shisen/Sanmu
5/6/2010, 4pm

百無禁忌最緊要有公投虎年不再苦口苦面

「活化廳」既受香港藝發局慎重託付,推動社區藝術,自然有重大責任,共同捍衛人人平等同享有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允諾的公民與政治權利。港府現拋出的政改方案,連立法會功能組別如何去除(這個一直阻礙香港邁向普選的關鍵)也迴避討論,功能組別議席更是不減反增,如廝的倒退方案,我們絕對不能接收!更認為必需加以譴責! 

關係香港及至中華民族的現代民主化進程,如何最終落實一人一票的全面直選,體現主權在民的政治行政關係及理念,我們絕不介意成為一個政治立場鮮明的藝術空間,因為在大是大非前的政治原則面前,我們不可以選擇沉默。 

立法會的功能組別不但理念畸怪、助紂利益輸送,結合回歸後踰軌出現的臨立會所套加的分組點票等條例,更是自綁自廢,在這結構性僵局下,「活化廳」樂見近年成立的公民黨與社民連發動「五區總辭、變相公投」,以創新方法為香港新民主運動添加助力,給市民一個參與推動政制民主化的機會。 

真正搞社區藝術者,沒理由看不到「五區總辭、變相公投」這議會內與市民社會對失效體制的聯手起義中,其重大的參與式政治意涵。「活化廳」在這個新春,特意透過應節展覽釋出新民主運動內蘊的文化藝術創意能量,牽動大眾個體積極回應當下社會。

上海街真假奇俠傳

IMG_2117

去上海街漸成習慣,每星期二、五都愛坐在「活化廳」那張舒服得會吃人的沙發上。陽光有時落在勞累不了的手推車手拉上,有時落在交通意外發生後警察的頭盔上,有時落在表揚街坊的獎牌上,有時落在深水埗黃生為我們扎作的大刺刺的花牌上,有時落在常常來打乒乓球總是一臉羞怯的巴基斯坦女孩的面上,有時落在好奇入來看一看的街坊的衣領上,有時落在為我們送外賣的伯伯用來定位食物的橡膠圈上,有時落在我們用來珍藏街坊寶貝的玻璃櫃上,有時,有時落在我的黑色手提電腦上。

很想寫他,也想寫她和他。

很想思考文學的公共性,文學跟地方的關係是什麼? 除了近似人類學"thick description" 或口述歷事外,小說這樣的一個弄虛作假的文類,倚仗想像力,可以為地方誌留下一個怎樣的空間? 想起西西的《故事裡的故事》。真假間,可以開拓更有趣的,更有情感的,更多樣化的,同時引發更多想法的空間就是好。 

寫作過程本身,又有沒有更有趣的可能? 寫和被寫的人可否開創平等的、雙向的空間 如果文字可以建構想像空間,又可以如實紀錄,真真假假再現,古文口語傳說真事胡亂拼貼,社會脈絡、地區歷史、人情故事,放大縮細,會不會很無聊,又或更真實。

願我真可以完成「上海街異人窗館之真假奇俠傳」。

社區/藝術/書寫=共享的大沙發

 WT`B`H 十月一日很高興,因為看不到國旗、聽不到遊行的歡呼、見不到機械人在廣場踏步,更無眼看誰仍不肯讓位擺出兩個政治中心,就是要自己忙,先趕早場,去了上海街404號「活化廳」的分享日。

謝謝luke的邀請,成為好玩、攪鬼卻很有所指的「活化廳」核心成員。很希望,以上海老街為點,更在地、更具體地思考社區和藝術的關係,真不肯定是藝術活化社區,還是社區活化藝術。

雖然自己不是視藝人,卻很早關心社區藝術的問題,幾年前,曾以此為主題申請美國scholarship, 卻是失敗而回。唉。當時,審批的美國小姐根本不明白我想探究的社區藝術是一回什麼事,而我自己也不太懂,更不懂sell自己….anyways.

我想,當下香港,以發展創意產意為經濟重心,更要想社區跟藝術的關係,放下低智的硬件思維,放下西九超現賓地產項目,放下文化旅遊工程,到底藝術跟社區有什麼 可能?我是寫作人,書寫跟上海街這個地方可以發生更有趣的可能?口述歷史嗎?庶民紀錄嗎? 可不可以有更互動、更平等、更有想像力、更能創造情感經驗、更富有公共生活色彩的書寫方式?   我從前做過的,替別人寫信,可以嗎?….

不知道,但過去兩個星期已經聽了不少故事,認識了音樂通、馬仔通的鄭生。那天,他知道我喜歡葛蘭,特意買了她的電影VCD 來,真的感動。還有很有雷氣,唱歌很厲害的陳生,以及回老家收拾證書,到頭來送我們古老積木玩具的鄭生….

書寫、地方、情感、社會脈絡….可以如何有趣地連結????

活化廳就是這樣一個像公園的藝術空間,大可在作品下的長椅,看報紙、打乒乓球

活化廳就是這樣一個像公園的藝術空間,大可在作品下的長椅,看報紙、打乒乓球

10月1日opening 003

可愛南亞朋友在門外等我們吃罷午飯,讓出乒乓桌

歡樂乒乓,開放空間,閒來一坐

歡樂乒乓,開放空間,閒來一坐

鄭生的珍藏次一1967年1月的《銀河畫報》

鄭生的珍藏之一:1967年1月的《銀河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