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 深水埗重建

後記: 這夜,花牌溫柔而起,城市狂妄而摧

IMG_1554

黃生手上的是以尊嚴扎作而成的花牌,所以特別光亮

黃生其實已跟一班舊街坊及支援的朋友,跟房協及發展局拉鋸了好幾年,也提出過具體的另類方案,(請看: 深水埗K20-23街坊的留低方案),做過街頭展覽、皮影戲演出、請過林鄭來吃飯(等了廿多天,林鄭終於放下身段,降貴來到車房,只是說了幾句涼薄的說話便走了),也連繫不同的傳媒及作者,寫過不少文章,去年自己也在明報寫過一篇叫: 「街坊導體 深水埗精靈: maggie」,嘗試用人物訪問來帶出街坊的困局,跟政府在力量、資訊、資源上的懸殊。唉,螳螂堅定不移好幾年,我們此等閒人只能明白當中一二罷。

只有再次向深水埗K20-23眾位舊街坊致敬,你們的勇氣和堅定一定會啟發及感動很多人。黃生本可拿了賠償便走,卻看不過政府重建規劃的不義,未做社會評估先拆樓,而死忍房協對他的諸種抹黑及精神壓迫,他堅持提出上訴,據理力爭,並已取得法援,將由李柱銘領導的團隊開展上訴工作,希望將在一、兩個月後有新的發展。此外,也要多謝一直堅守在他們身旁的幾位天使,沒有妳們,其他人是無法理解城市規劃的不公不義,也不會反思所謂發展、自由、自主是什麼。

七月十二傍晚,我們此等閒人,透過參加花牌工作坊,走入黃生的閣樓,具體地明白他工作需要的空間,既高(樓底要有11呎)且深,樓梯要直才方便運送巨型花牌。為何城市就是容不下獨特的處境? 為什麼生活、生存的空間都被倒模而生? 什麼都是範式? 理想的住屋就是屋苑、天眼、身份證明、密碼、商場、低智遊樂場、不不不的公園、沒天沒地只有冷氣和玻璃膠花的會所….唉,生存的方法就是買股買樓賣股和賣股,你用心經營手藝是傻瓜? 你小本獨立生活是奢望? ……

每次看這段片,眼淚都會來,為何誠懇溫柔的人得不到城市的祝福?

廣告

本年最大的笑話:房協捉虫 報錯消防

IMG_1603

人心虛,人鬼祟,真是沒救的,周一(七月十三日)房協如臨大敵地收樓,其實黃生早表示,不想義工及街坊被抬走,不想有暴力事件,支援行動相當溫和,早上幾十人只靜坐在黃生旁邊,跟他一起渡過最後在福榮街的美好時光。很多舊街坊都有來,也有不相識的年輕人。

房協卻是小人之心,以為我們會怎樣,早上八時多,先從後門爬入,因為前門被黃生的花牌頂著,其實內裡可通往旁邊車房,自由出入,但房協員工以為給鎖死,以為有人要玩野,報消防,報999,大批記者風聞而來,十五分鐘後,消防知道玩野的其實是房協,根本沒有事情,收隊可有。十多位後門爬入屋的的房協大軍卻又不馬上出來,面子猶關罷,來了的傳媒,既看不到衝突場面,反把視線聚焦在一個個低頭背向正門樓的房協員工。他們不知何解要在內乾蒸一個早上。大家都為他們難過,又沒有水飲,又沒有洗手間,大家都笑說希望職工盟的朋友可以跟進一下。差不多,下午一時,神秘的行動終於完成,一個個保安及執達吏忽然又從 後門出現。鬼祟計劃終於完成。

說真的,也替黃生舒一氣,見他一晚的煎熬,擔心聲援的朋友安全,加上情緒的波動,被人不停抹黑(房協的新聞稿竟違反保密守則,披露談判細則,也作大說他貪錢、要求幾倍的巨額賠償,手法之卑劣叫人髮恥),整個人落了型。但謊話製造機器的房協卻成為最大的小丑,今天很多份報紙都有提及,蘋果的李八方最抵死:

蘋果日報
A17 |
專欄專論 | 隔牆有耳 |  By 李八方 2009-07-14

隔牆有耳:房協濫打999

政 府成日叫人唔好亂打999,電視廣告更教大家唔好濫用消防同救護服務,否則隨時阻延救援真正需要緊急服務嘅市民。人命攸關,可大可小,連消防處一哥盧振雄 都講過,曾經有市民被蚊咬、便秘都call白車,反映濫用白車情況嚴重。但勢估唔到,今時今日重建收樓都要call消防call白車。邊個咁玩嘢?之唔係 噚日搞掂咗深水埗K2023項目最後一個重建戶嘅香港房屋協會囉。呢個重建項目,剩番福榮街494號一樓閣仔舖嘅新忠花店老闆黃乃忠死守到最後。噚日到期收樓,當局自然唔手軟,前晚經已有大批便衣到場踩線,房協保安又一早徵用咗花店隔籬原來係車房嘅地舖,做臨時保安中心,派兵駐守,確保萬無一失。

前門反鎖疑被困

到 噚日朝,大批房協職員同保安一早駕臨。九點未到,幾部火燭車同白車仲好大陣仗咁到場,幾個消防員落車,有位仲拎住把大鉸剪。現場嘅記者初時以為,消防員係 嚟破門,幫房協收樓,救護員就係以防有人受傷,到場戒備。點知佢哋留咗大約15分鐘,就拉隊走人,有位幾分似王喜嘅消防員哥哥仲打手機,大意問電話另一邊 嘅人:「係咪你哋call消防?o依家冇事喇嘛?」八方後來問番消防處同房協。原來,黃生同一班嚟聲援佢嘅街坊同義工,用花牌封住個正門鐵閘,坐喺條街度 抗議。但你有花牌陣,我有後門捐,房協一早已經搵人喺隔籬舖位循後樓梯上去天台,再落番新忠個舖位收樓。據消防處發言人講,當時喺舊樓入面嘅房協職員打返 公司,話下面前門被人鎖咗,於是房協總部就報警,話懷疑職員被困。消防話,朝早845分奉召到場,但到場後發現,隔籬舖個閘一推就開,入面嘅房協職員亦 根本可以從後門自由出入,唔存在反鎖問題,惟有收隊走人。事件列作「一場誤會」。房協發言人就話,確係有同事call過消防,不過最後證實冇事。大家千祈 唔好睇小呢個「誤會」。房協係咁意一個電話,消防處就派五部車嚟做雷霆救兵,升降台、細搶、電單車、白車全部出齊。八方建議,下次政府拍宣傳片,可以考慮 用今次事件嚟做實例,教人唔好濫用消防救護服務。

收樓原來是件鬼祟的事

收樓原來是件鬼祟的事

房協員工為背對傳媒呆站樓梯--為何不自己走出來?

房協員工為背對傳媒呆站樓梯--為何不自己走出來?

從後門走出來龐大隊伍

從後門走出來龐大隊伍

花牌是怎樣紮成的

深水埗的唐吉訶德

深水埗的唐吉訶德

71遊行時遇見深水埗黃生(黃乃忠),他被政府大機器步步吞噬,被堆土機壓頂而下,卻仍帶著微笑,走上大街,問他辛不辛苦,他給我一個很儒雅的表情,淡淡地說:「唔係點呀…」請繼續支持深水埗的唐吉訶德。7月12日有他主持的「花牌是怎樣扎成」的工作坊,來來來,顯示我們對他的尊重及對他手藝的肯定。

花牌是怎樣紮成的

(懇請廣傳參與)

面對著以鋼鐵造成、冷血無情的現代推土機,紮作一面以紙張、布幔和竹枝組結而成的傳統花牌真的抵擋得了?

我們不知道。

但我們知道這傳統技藝支撐了深水埔的黃乃忠多年的生活與紮根。而這深紮的根支撐了乃忠兄近年,面對所向披靡的市區重建推土機,縱使忐忑仍緊咬牙關的奮戰。

縱使一路走來不無崎嶇、前路亦難測,乃忠兄仍提著一口正氣,堅持為公義提出上訴,與推土市建對簿公堂,挑戰市建的不公不義。縱使乃忠兄提出的理據合情合理,而有關的裁判亦會對市區重建具審視性以至指示性的作用。然而,推土市建卻就在這時刻以強橫之勢,動用公權,鐵定七月十三日把黃乃忠斬草除根、驅逐離場。

誠邀你參與七月十二及十三日的「花牌是怎樣紮成的」工作坊,了解乃忠兄的紮根技藝及參與組結一面足以屹立於橫掃我城的推土風雨前的花牌。縱使可能是乃忠兄的最後一面花牌,就讓我們與他一起把祂完成,亦把根傳承。

「花牌是怎樣紮成的」工作坊
七月十二日下午五時開始 – 分享、了解及指導
七月十三日上午八時開始 – 實踐、製作及傳承
地點 – 九龍深水埔福榮街494號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