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 港鐡

香港變天,警察護強欺弱,快來護村,力抗不義

新一年才過了二十天,發生了很多事,情緒起跌很大,今天就是憤怒加憂慮,菜園村的事仍未解決,未解決!!

今天二時至五時守在菜園村沙地,看見的,全是扭曲的面容,村民頭髮白了稀了,雖然神累志不累,發生蓄意襲擊朱凱迪傷人事件後,他們憤怒之餘,仍不忘為我們 這些支援的人送水送蛋撻,他們總覺得來護村的都是好人;但細看他們的臉,眉頭己留下了兩年累積而來的憂慮黑雲,兩頰被壓力擠壓得愈見削尖,笑聲裡有澀味; 遠遠看見遊叔拿著「尋兇」的字牌,一個人,默然坐在荒蕪的沙地上,他小小身型的前面是過百的PTU、軍裝、保安員,真的,抽痛,很難過。我們的社會發生了什麼? 警察是這樣保護老人家的嗎﹖為何老人要承擔如此的欺壓?

其實這些高大威猛、異化成沒血沒肉只餘彰顯軍力的人牆,他們也不見得很 好過。大家在磨時間。那刻,我們都在等不想見到的事情發生嗎? 真要有人流血才可以罷休? 當然,我們可以臭罵他們。他們只能傲慢地站直,或別個臉不看你們。他們心裡肯定在把我們罵上天,認定我們是一班得閒無野做阻住地球轉的無聊暴民,不知道他 們受過多少訓練,可以把基本血肉感覺挪走,可以包庇不義之事(一眾警察在場目睹阿迪被保安擲在地上) ,可以無視老弱死守而保護被指派來執行惡行的保安及工人? 穿上機械部隊制服也不一定是冷血機械罷﹖

前線的保安員更慘。細看他們當中不少 是中年婦女,大概只為養家而來,十個有八個載口罩,怕什麼? 怕有人認得出自己做了不應該做的事? 保安天天早上八時準開工,待所有話事人離開才可以走,工時很長。據明哥說,保安公司是上市公司,名字是中國海外保安;也有人跟他說,眼前神情古怪,有時偷 笑,有時偷睡的阿哥阿姐都是自僱人士,沒有多少保障,唉,這裡又看見香港的勞工問題,但怎樣也好,卻為何要拿自己的身體為權貴檔禍,受人侮辱?為何突擊傷 人﹖有照片、錄像為證,有犯上刑事罪行的可能,為何賣命如此? 為何高層卻可以溫暖安藏在後面的辦公室﹖這是個怎樣變態的社會? 為何有權勢的人可以指派弱勢鬥弱勢?四時半左右,隔著鎖上的鐡門,一位保安叔叔跟我們說,「聽日唔黎啦,辭左職啦,剛喏咋..。」「點解呀﹖」「唉,大家心知啦。」他不 停搖頭說。「頂唔順呀。」

同時間,南亞工人也從鐡門出來放工了。攪笑地,他們不停說:”See you tomorrow” (旁邊是女村民May),又著我們記得帶手套,不要被鐡絲勾傷,”I bring you tomorrow? Okay?” 其實,不有趣也不荒誕,當抗爭成為日常,成為可以預期的舉動,雙方都知道對方的存在、時間表時,冷血不仁的港鐡及警方就是等待有人受不了時間的折磨而走 火,他們最期待行動加溫,一旦出事,一旦流血,就可重兵鎮壓,坐享其成,繼續抹黑村民及巡守隊,唉,只望更多人圍觀,更多人入村,更多人巡守,一起給港鐡 壓力,我們不是暴民,訴求很清楚,阿迪說得明明白白: 1) 馬上停工, 2) 政府協助新村盡快建成, 3) 解決農業賠償。主流傳媒都投誠了,要把狀況原原本本地傳播出去,得靠我們自己了,希望抽時間來護村,廣傳消息,力抗不義!!!

19JAN2011  朱凱迪細說這兩天菜園村發生的衝突

更多當天相關圖片

香港本地農業發展關注組的聲明:

對於香港特區政府發言人今日就強行徵收石崗菜園村二十萬呎農地所作的聲明, 我們作出以下回應。

第一,特區政府混淆視聽,抹黑失地農民。

特 區政府在聲明中指出,今天收回的兩幅農地,其中一幅較大農地已獲政府批出特惠津貼,但實情是,在該二十萬平方呎的農地上,農戶種有多種多量的農作物,當中 包括果樹、生草藥、蔬菜等,其中果樹數量高達 3,697 棵!另外,該幅被強徵的農地,面積多達二十萬平方呎,但政府卻僅就當中七萬呎農地的農作物作出賠償,賠償面積僅及實際面積的百份之三十五,做法嚴重不公, 公然欺壓農民,政府在計算賠償時,在各個小環節上七除八扣,將農民理應獲得的賠償減至最低。

所以,政府聲稱批出的一百萬元農作物賠償,根本未能合理反映農作物的真正價值。(關於青苗特惠津貼的計算方法,請參考本土研究社最新的研究報告。)

第二,特區政府黑箱作業,踐踏農民權益。

此外,該筆所謂的百萬津貼,當中大部份的賠償金額均未獲受影響農戶的同意,雙方未達成協議,政府今天卻公然破壞私有農產,做法令人髮指。

其 實,未獲農戶同意的賠償金額涉及以下項目:一是青苗特惠津貼,二是開耕費,三是農用設施。受影響農戶之所以拒絕接受有關賠償,責任亦在政府,因為政府黑箱 作業,對各項目的內容、賠償準則、以及換算方式,全部拒絕公開,令受影響農民無法得知賠償金額的來龍去脈,而政府卻一直不肯正面解釋計算方法,農戶正在等 候政府的公平公開處理賠償的方法,今天卻換來突襲清場,破壞農戶全部的農產品,教人難以接受。

石崗不屈青苗組

新界東北發展關注組

香港本地農業發展關注組

2011 年 1 月 18 日

多謝你們,石崗菜園村居民

3420007546_fd0103ce4f

圖片來源:朱凱迪

 

在網上看了鏗鏘集的專題報導:「鐵路修到菜園村」,呆了,哭了,為幾十年來默默保育香港土地的菜園村居民而吶喊,那份跟土地深刻的感情,日復日不斷經營的愛惜,多有力,多高貴,他們還要不是原居民,真想跟他們說多謝。從前到過印度,到過廣西,聽見當地居民怎樣愛護自己的土地,要命地死守一寸一寸的土地,作為香港人有什麼好說?我們跟用來換錢的土地有什麼關係可言? 住在高半空的穴居人知道什麼是根深成長?知道什麼是陽光、水份、晨霧、農務嗎?明白什麼是跟大自然平起平坐嗎?感受過泥土的體溫﹖種植的因緣嗎?農民的尊嚴?唉,每次都是啞子,低頭負起香港的缺口。今天,卻看到原來香港人也堅守土地、深耕而活、不就是百分百的本土價值嗎?很感動呀。多少原居民賣了地就走?悠悠的根,是寸進的。

本土行動的阿迪早有跟進,寫了廣深港高鐡與石崗菜園村系列,也製作了甚麼是廣深港高速鐡路,facebook 也有「燒到埋身,忍無可忍;保我家園,育我大自然」廣深港高鐵選址石崗菜園村關注組 群組,把事件透明。港鐵到底有什麼理據?什麼其他的考慮,堅持不用車廠旁100萬呎閒置土地,硬收石崗菜園村300萬呎農地,興建"維修車廠"?破壞的是農民生計、幾十年的社區環境、70年歷史的石崗河及50萬呎雀鳥林。唉。

另,圖中挺立的婆婆是年屆八十四歲的羅崇音,她的心聲和故事看可由影行者製作的「菜園村村民心情」系列。

此外,朱凱迪一再提醒說:「拆菜園村以及陸續有來針對非原居民的土地政策﹝新界東北部的開發大多以非原居民村為廉價的planning solution﹞,根本是另一次對本土札根力量的摧毀。」

而在石崗菜園村關注組的極力爭取下,政府和港鐵的人員將於本周六﹝四月十一日﹞下午兩點來到石崗菜園村,與公眾對話。朱凱迪強調,這是首次有政 府官員和港鐵人員正面接受所有香港市民質詢,因此,無論大家關心的是石崗菜園村的未來、新界土地開發的不公、以至於廣深港鐵路的規劃本身,都請抽空出席討 論。除了論壇外,丸仔等七位藝術家也會同場演出,表達村民面臨清拆的徬徨,還有愈辦愈成功的有機農作物義賣。

會和快樂行動的朋友一起去,希望做簡單有趣的方法為居民打打氣,以及表達謝意。

日期 : 2009年4月11日 (星期六)
時間 : 下午2:00–3:00 村民帶領政府官員和港鐵人員行菜園村
下午3:00–4:30 答問大會
下午4:30–7:30 行為藝術(有7位藝術家表演)
(下午1:00-7:00義賣石崗特產)

主辦:廣深港高速鐵路選址石崗菜園村關注組
地點 : 石崗菜站
出席嘉賓 : 熊永達博士 (理大土木及結構工程系副教授)、杜立基先生 (規劃師)、政府及港鐵人員
立法會議員 : 李卓人、梁耀忠代表、何秀蘭或代表出席
區議員 : 黃偉賢、麥業成、鄺俊宇

主席:高春香 9090 7352

組員:馮潔珍 9586 7060

曹送娣 9254 4670

林志華 9013 7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