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 石崗菜園居民

花滿菜園村

116以後,今天才第一次再到菜園村,除了更多橫額外,滿村是花,嬌姐士多門前已是橙刺刺的一排排炮仗花浪,美得一定要妳看,是生命力豪情的宣示。我煩人地追問嬌姐這是什麼那是什麼。她都一一細答,還怪生在盆內的挺挺金百合,為何「這樣蠢,也是橙色,不懂生出其他顏色來!!」真有趣,村民很人性地看待植物,跟我們把小狗小貓看成老死沒兩樣。她喜歡的是芙蓉、茶花,就在士多門外添紅添粉色。她稍有鄉音,我聽得不清楚,介紹地下長出來的很粗生的叫「戰地老鼠」,嘩,實在好名,豈不是打不死 ?同行的朋友細細聱說:「好像叫鑽地鼠呀。」但,「戰地老鼠」實在是好名呀。

在田裡看到很多白花,蔥花((原來是韭菜花才真,我真低能)多美,圓頭可愛,是生在地上平常欣然的堅美。還有清香的桂花,風來便送上淡淡的溫柔。再有香味較濃的含笑,都鑽進記憶裡。偶有些過了時間的奇形怪狀果、帶了病的蔓藤,心頭一涼,泥土也被高鐡嚇壞了嗎?

此外,有些生得密度其高的櫻花,瘦瘦弱弱,有些怪,跟環境很不配,似是有人刻意剛剛種在此,為了更多賠償金? 希望只是我小人之心。

周六仍然工作,無忘番土的游叔說,他從前的田比現在大,有很多木棉樹,曾有一次斬了百來棵的記錄。他邊說,我邊想,若果眼前是一片爆放紅棉花的樹林是怎樣的風景……游叔說當時棉花四飄,落在窗前屋內都很麻煩,所以斬了。現在眼前的幾棵,雖然很高大,其實只是生長了不久,未有花,暫不理了。不過,我想,生命還是擋不了,要生的一定會長的。

下午四時,參加了阿竹帶團的導賞團。她不失抵死本色,話中有話地說了很多不公的現象。如無量車場把垃圾堆到田上,擋高了、平整了地基,也殺害了稻田,破壞泥土,改變水位,無法復耕。還有旁邊的工場如何影響了水質。那些平整了的空地,伸出了一支支的惡手,代表了開發、基建、裝卸的 「天秤」,它們都被待在哪裡,隨時候命,蓄勢待發。農田竟就變身為停放重型建築機械的泊放場。多諷刺。如果,我家門前停放了這許多的怪獸,會有怎樣的心理壓力?? 會不會天天想吐?

也想多聽阿竹說故事,如游叔是不用看鐘生活的,因為聽到鳥聲就知道要起床除草,雀仔再叫是時間吃午飯,作息、工作都依自然秩序,而不像都市人受時鐘勞役。真好。什麼是自由呢? 她還說及馬英丹跟薇金菊的之戰。都是外來品種的禍。真想聽更多。

菜園村的植物、花朵跟村民的感情、生活、性格、回憶有沒有更密切的關係,很想很想知道。

廣告

怎能不感動?

1018

最初真的有些擔心的,一星期內,關注組要動員一千人,哪來力量?

想不到,二時開始,菜站開始有的士車隊,熟人很多,灣仔、深水埗街坊、活化廳的朋友、婦女運動的、宗教團體的、連台灣的張鐡志也遇上了。當然,看見自己的學生的面孔最是安慰。他/她們真的來了。天氣這樣好。還有測驗。都來了。很多年輕人。很多有獨立想法的年輕公民。

大家在陽光下揮動綠葉,流著汗、笑著眼,很有耐性地聽著指示。真的很快樂。那刻,我以身為香港人為榮。我們顯示了公民的力量,不是沉默的大多數。

只願公民團結的力量能打碎長官意志、拆解發展妄念,以及直穿投誠大計。

哎,據頭條日報新聞,今天唐英年又說什麼融合大計,一個每月二萬元收入的家庭,若在香港居住,可能生活質素一般,但「他住在深圳龍華,兩萬元生活質素一定比現在好。我覺得咁樣是以民為本,能令市民的生活質素得到提升。可能有人話我們加多些人工畀他們就得啦,這不是長遠最好的方法,我剛才講是一個好大好策略性的方向,而這個方向我們是可以做得到的。」真是擺明車馬說只有錢人才可以在香港生活,大陸人月入二十萬,就可以來買什麼君臨天下,享受優質生活…唉,難怪高登朋友說「移民還是跳樓」。我們想有怎樣的生活?

多謝你們,石崗菜園村居民

3420007546_fd0103ce4f

圖片來源:朱凱迪

 

在網上看了鏗鏘集的專題報導:「鐵路修到菜園村」,呆了,哭了,為幾十年來默默保育香港土地的菜園村居民而吶喊,那份跟土地深刻的感情,日復日不斷經營的愛惜,多有力,多高貴,他們還要不是原居民,真想跟他們說多謝。從前到過印度,到過廣西,聽見當地居民怎樣愛護自己的土地,要命地死守一寸一寸的土地,作為香港人有什麼好說?我們跟用來換錢的土地有什麼關係可言? 住在高半空的穴居人知道什麼是根深成長?知道什麼是陽光、水份、晨霧、農務嗎?明白什麼是跟大自然平起平坐嗎?感受過泥土的體溫﹖種植的因緣嗎?農民的尊嚴?唉,每次都是啞子,低頭負起香港的缺口。今天,卻看到原來香港人也堅守土地、深耕而活、不就是百分百的本土價值嗎?很感動呀。多少原居民賣了地就走?悠悠的根,是寸進的。

本土行動的阿迪早有跟進,寫了廣深港高鐡與石崗菜園村系列,也製作了甚麼是廣深港高速鐡路,facebook 也有「燒到埋身,忍無可忍;保我家園,育我大自然」廣深港高鐵選址石崗菜園村關注組 群組,把事件透明。港鐵到底有什麼理據?什麼其他的考慮,堅持不用車廠旁100萬呎閒置土地,硬收石崗菜園村300萬呎農地,興建"維修車廠"?破壞的是農民生計、幾十年的社區環境、70年歷史的石崗河及50萬呎雀鳥林。唉。

另,圖中挺立的婆婆是年屆八十四歲的羅崇音,她的心聲和故事看可由影行者製作的「菜園村村民心情」系列。

此外,朱凱迪一再提醒說:「拆菜園村以及陸續有來針對非原居民的土地政策﹝新界東北部的開發大多以非原居民村為廉價的planning solution﹞,根本是另一次對本土札根力量的摧毀。」

而在石崗菜園村關注組的極力爭取下,政府和港鐵的人員將於本周六﹝四月十一日﹞下午兩點來到石崗菜園村,與公眾對話。朱凱迪強調,這是首次有政 府官員和港鐵人員正面接受所有香港市民質詢,因此,無論大家關心的是石崗菜園村的未來、新界土地開發的不公、以至於廣深港鐵路的規劃本身,都請抽空出席討 論。除了論壇外,丸仔等七位藝術家也會同場演出,表達村民面臨清拆的徬徨,還有愈辦愈成功的有機農作物義賣。

會和快樂行動的朋友一起去,希望做簡單有趣的方法為居民打打氣,以及表達謝意。

日期 : 2009年4月11日 (星期六)
時間 : 下午2:00–3:00 村民帶領政府官員和港鐵人員行菜園村
下午3:00–4:30 答問大會
下午4:30–7:30 行為藝術(有7位藝術家表演)
(下午1:00-7:00義賣石崗特產)

主辦:廣深港高速鐵路選址石崗菜園村關注組
地點 : 石崗菜站
出席嘉賓 : 熊永達博士 (理大土木及結構工程系副教授)、杜立基先生 (規劃師)、政府及港鐵人員
立法會議員 : 李卓人、梁耀忠代表、何秀蘭或代表出席
區議員 : 黃偉賢、麥業成、鄺俊宇

主席:高春香 9090 7352

組員:馮潔珍 9586 7060

曹送娣 9254 4670

林志華 9013 7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