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 花牌

後記: 這夜,花牌溫柔而起,城市狂妄而摧

IMG_1554

黃生手上的是以尊嚴扎作而成的花牌,所以特別光亮

黃生其實已跟一班舊街坊及支援的朋友,跟房協及發展局拉鋸了好幾年,也提出過具體的另類方案,(請看: 深水埗K20-23街坊的留低方案),做過街頭展覽、皮影戲演出、請過林鄭來吃飯(等了廿多天,林鄭終於放下身段,降貴來到車房,只是說了幾句涼薄的說話便走了),也連繫不同的傳媒及作者,寫過不少文章,去年自己也在明報寫過一篇叫: 「街坊導體 深水埗精靈: maggie」,嘗試用人物訪問來帶出街坊的困局,跟政府在力量、資訊、資源上的懸殊。唉,螳螂堅定不移好幾年,我們此等閒人只能明白當中一二罷。

只有再次向深水埗K20-23眾位舊街坊致敬,你們的勇氣和堅定一定會啟發及感動很多人。黃生本可拿了賠償便走,卻看不過政府重建規劃的不義,未做社會評估先拆樓,而死忍房協對他的諸種抹黑及精神壓迫,他堅持提出上訴,據理力爭,並已取得法援,將由李柱銘領導的團隊開展上訴工作,希望將在一、兩個月後有新的發展。此外,也要多謝一直堅守在他們身旁的幾位天使,沒有妳們,其他人是無法理解城市規劃的不公不義,也不會反思所謂發展、自由、自主是什麼。

七月十二傍晚,我們此等閒人,透過參加花牌工作坊,走入黃生的閣樓,具體地明白他工作需要的空間,既高(樓底要有11呎)且深,樓梯要直才方便運送巨型花牌。為何城市就是容不下獨特的處境? 為什麼生活、生存的空間都被倒模而生? 什麼都是範式? 理想的住屋就是屋苑、天眼、身份證明、密碼、商場、低智遊樂場、不不不的公園、沒天沒地只有冷氣和玻璃膠花的會所….唉,生存的方法就是買股買樓賣股和賣股,你用心經營手藝是傻瓜? 你小本獨立生活是奢望? ……

每次看這段片,眼淚都會來,為何誠懇溫柔的人得不到城市的祝福?

廣告

花牌是怎樣紮成的

深水埗的唐吉訶德

深水埗的唐吉訶德

71遊行時遇見深水埗黃生(黃乃忠),他被政府大機器步步吞噬,被堆土機壓頂而下,卻仍帶著微笑,走上大街,問他辛不辛苦,他給我一個很儒雅的表情,淡淡地說:「唔係點呀…」請繼續支持深水埗的唐吉訶德。7月12日有他主持的「花牌是怎樣扎成」的工作坊,來來來,顯示我們對他的尊重及對他手藝的肯定。

花牌是怎樣紮成的

(懇請廣傳參與)

面對著以鋼鐵造成、冷血無情的現代推土機,紮作一面以紙張、布幔和竹枝組結而成的傳統花牌真的抵擋得了?

我們不知道。

但我們知道這傳統技藝支撐了深水埔的黃乃忠多年的生活與紮根。而這深紮的根支撐了乃忠兄近年,面對所向披靡的市區重建推土機,縱使忐忑仍緊咬牙關的奮戰。

縱使一路走來不無崎嶇、前路亦難測,乃忠兄仍提著一口正氣,堅持為公義提出上訴,與推土市建對簿公堂,挑戰市建的不公不義。縱使乃忠兄提出的理據合情合理,而有關的裁判亦會對市區重建具審視性以至指示性的作用。然而,推土市建卻就在這時刻以強橫之勢,動用公權,鐵定七月十三日把黃乃忠斬草除根、驅逐離場。

誠邀你參與七月十二及十三日的「花牌是怎樣紮成的」工作坊,了解乃忠兄的紮根技藝及參與組結一面足以屹立於橫掃我城的推土風雨前的花牌。縱使可能是乃忠兄的最後一面花牌,就讓我們與他一起把祂完成,亦把根傳承。

「花牌是怎樣紮成的」工作坊
七月十二日下午五時開始 – 分享、了解及指導
七月十三日上午八時開始 – 實踐、製作及傳承
地點 – 九龍深水埔福榮街494號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