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 菜園村

你們怕什麼?

圖: 馮景恆

才一個晚上,菜園村藝術節完了第二天,工人就來清拆了。圖騰沒了臉,阿貓的漫畫也被撕下,更多圖片可看馮景恆的圖片。你們怕什麼?怕我們把你們的咀臉畫了出來,怕我們把你們的惡行寫了出來,怕我們不怕你們?

 

移動土地?

咋天又起傻勁,帶了毛冷、花盆、泥土,拖著向丸仔借的車子,跟丸仔和幾位朋友,希望「移動土地」,多好,如果我們不再受制於不動產的土地,能夠「飄移耕種」,生活一定更自主。

只是,銅鑼灣的朋友,只想拍照,一旦趨前解釋,不是聽見「菜園村」便轉身就走,便是聽見「高鐡」,也馬上怕你帶菌,走慢一步都不行。有位全身名牌的美少女,一接我的傳單便用非常鏗鏘的"Shit"來回應;也有一身高貴打扮的普通話媽媽,拖著三名小孩,聽我說及「高鐡」,她買上斬釘截鐵說:「不用說了,我知道妳想說什麼。」馬上拉著孩子揚場而去。反高鐡運動似又打回原來起步點。此情此景,想起2009年6月的時間,爭取旺角火車站路人簽署反對廣深港高鐡(香港段)的反對書時的狀況,我們被認為多事,討論還沒有開始,便以粗口相對。(炎熱34度,流著冷汗)

我EQ差,多少有些洩氣,卻很佩服julian 仍然以樂觀積極的態度努力為冷漠但非常繁忙的街頭宣傳明天的新春糊士托 ‧ 菜園滾滾來 ﹣大型廢墟藝術節 。

新春糊士托‧菜園滾滾來

日期:2011年2月5、6日 (星期六、日) (年初三、四)
時間:上午11:00 – 晚上10:00
地點:元朗石崗菜園村

人地情無價 菜園情未完
有家有文化 處處藝術村

面對推土機日復日來襲,兔年出入平安談何容易?
新春佳節我們再到菜園,陣容頂盛抗衡推土怪手。
……郁手郁腳畫畫影相唱歌跳舞講故打麻將
在心種出文藝之花 在地守衛尊嚴的家

活動:

【初三及初四兩天都有】

● 下午1:00-晚上10:00 拆到爛晒 菜園糊士托音樂會 (龔志成X自然活化合作社策劃,上廿個本土音樂單位兩日嘈撑菜園;Edmund Leung, Ah Bunn, Wilson Tsang, Choi Sai Ho, 紙風鈴, 梁仁超, Alok, Candy Darling, 意色樓, Dead Clowns, 黃雙駿, Pusshi ta-chi, 黃靖, William Lane, Alex Yiu, No one remains virgin, 黃衍仁, 怒人, 迷你噪音, 郭達年, Man Koon, 留, Defiant Scum, John Lee, 阿龔, Yank Wong and MORE …)

● 今日香港博物館 (老實社團)

● 菜園行為藝術展 (莫昭如、Vinci Mok、歐陽東、Him Lo+after 6、丸仔、Vlt Au、梁子峰、溤世權、陳美彤)

● 文學館工作室 (鄧小樺、廖偉棠主理;參與作家有:陳雲、岑朗天、謝傲霜、陳麗娟、謝曉虹、廖偉棠、鄧小樺)

● 沒完沒了graffitti,延續擺地盆精神 (Syan MC Yan)

● 菜園路上種花花畫坊 (香港兆基創意書院學生)

● Miss Fat菜園無處不在,逐邪逐鬼貼貼貼行動 (廖嘉儀@JCCAC)

● 廢墟爛石裝置 (葉浩麟+Ocean梁御東)

● 菜園Street Art (Start From Zero+Graphicairlines+The Cave)

● 隨機牆上添色彩Mural art Painting (Haruka Ashida Ostley)

[初三]

● 11:00-11:30 開幕禮 + 自強柔道工作坊(活化廳)
● 11:00-22:00 對抗推土怪手大型紮作工作坊 (何應豐+Esther Kwok)
● 11:30-12:00 一人一圈畫撐菜園 鼓舞飛揚菜園遊
● 12:30-16:30 流動生命工作坊 (周兆祥)
● 13:00-15:00 一人一故事劇場 (小貓)
● 13:00-15:00「扭繩連情結」工作坊
● 14:00-16:00 和氣生財迷你花牌工作坊 (黃乃忠)
● 15:00-16:00 戲場戲碼<吉蒂與死人頭>菜園版 (好戲量)
● 16:00-17:30 舛一卌人《釘時衍域》與七個坐高鐡的小孩(讀劇+即興音樂及舞蹈) (丸仔、Vinci、Ro Fung、陳美彤、Mayson、Hofan+Karina、梁惠敏、俞若玫、歐陽東、Cyrus Hui、迷你噪音)
● 16:00-18:30 一起菜園作歌仔社區音樂工作坊 (何柏存)

[初三] 電影播放
● 13:00-17:00 賴恩慈《1+1》+邱禮濤《生炒糯米飯》+《巡守迴轉片段》
● 18:30-19:50 陳彥楷《鐵怒沿線-菜園紀事》

[初四]
● 13:00-19:00 齊來拾荒重建家園工作坊 (劉學成、腸仔、Tse hiu Yu)
● 14:00-15:30 聆聽土地音樂舞作坊 (可凡、Vinci、Karina、黃衍仁、feel music experimental lab)
● 15:00-16:00 Icy cop hip hop n Jazz dance (Fanny To, Christine, Louis, Monkey, SA, Suki, Timothy, Winnie)
● 14:00-16:00 一人一故事劇場 (小貓)
● 16:00-17:00 不怕浮腰拉丁舞工作坊
● 17:00-18:00 菜園舞踏祭 (Vinci Mok+謝家豪+Ben Kwong@默言力量+Eric wong+Paul Yip+Sascia Pellegrini)

● 22:30-22:45 大地竹福營火祭 (all together bamboo jam fire dance w/ feel music experimental lab organic percussion jam)

[初四] 電影播放
● 13:00-17:00 崔允信《三條窄路》
● 18:30-21:00 陳彥楷《鐵怒沿線(二)–蓽路藍縷》

還有菜園抗爭展覽/懷舊大笪地/攻打四方城/廢墟導賞團/菜園廚房 …

節目陸續有來!!! 歡迎Free Jam!

來!來跟村民拜年和給巡守隊打打氣! 撐!撐村民自主規劃新村!

提醒各參加者及藝術單位緊記在廢墟中依然要保持地方清潔,切勿隨地拋棄垃圾或煙頭,大會將盡量在當眼處設垃圾收集的地方。

前往菜園村之交通:
1. 錦上路西鐵站轉車,"石崗菜站"落車: 的士 (約20蚊) / 巴士54 (上村方向,5蚊)、77K (祥華方向,上車同司機講聲"石崗菜站落",就可以俾5蚊散紙,若非就要俾7蚊。八達通收7蚊。) / 綠色小巴 (608)
2. 大欖隧道巴士站: 轉乘251M巴士
3. 大埔普益街: 往元朗之小巴
4. 元朗裕景坊 / 上水石湖墟: 18號紅色小巴

香港變天,警察護強欺弱,快來護村,力抗不義

新一年才過了二十天,發生了很多事,情緒起跌很大,今天就是憤怒加憂慮,菜園村的事仍未解決,未解決!!

今天二時至五時守在菜園村沙地,看見的,全是扭曲的面容,村民頭髮白了稀了,雖然神累志不累,發生蓄意襲擊朱凱迪傷人事件後,他們憤怒之餘,仍不忘為我們 這些支援的人送水送蛋撻,他們總覺得來護村的都是好人;但細看他們的臉,眉頭己留下了兩年累積而來的憂慮黑雲,兩頰被壓力擠壓得愈見削尖,笑聲裡有澀味; 遠遠看見遊叔拿著「尋兇」的字牌,一個人,默然坐在荒蕪的沙地上,他小小身型的前面是過百的PTU、軍裝、保安員,真的,抽痛,很難過。我們的社會發生了什麼? 警察是這樣保護老人家的嗎﹖為何老人要承擔如此的欺壓?

其實這些高大威猛、異化成沒血沒肉只餘彰顯軍力的人牆,他們也不見得很 好過。大家在磨時間。那刻,我們都在等不想見到的事情發生嗎? 真要有人流血才可以罷休? 當然,我們可以臭罵他們。他們只能傲慢地站直,或別個臉不看你們。他們心裡肯定在把我們罵上天,認定我們是一班得閒無野做阻住地球轉的無聊暴民,不知道他 們受過多少訓練,可以把基本血肉感覺挪走,可以包庇不義之事(一眾警察在場目睹阿迪被保安擲在地上) ,可以無視老弱死守而保護被指派來執行惡行的保安及工人? 穿上機械部隊制服也不一定是冷血機械罷﹖

前線的保安員更慘。細看他們當中不少 是中年婦女,大概只為養家而來,十個有八個載口罩,怕什麼? 怕有人認得出自己做了不應該做的事? 保安天天早上八時準開工,待所有話事人離開才可以走,工時很長。據明哥說,保安公司是上市公司,名字是中國海外保安;也有人跟他說,眼前神情古怪,有時偷 笑,有時偷睡的阿哥阿姐都是自僱人士,沒有多少保障,唉,這裡又看見香港的勞工問題,但怎樣也好,卻為何要拿自己的身體為權貴檔禍,受人侮辱?為何突擊傷 人﹖有照片、錄像為證,有犯上刑事罪行的可能,為何賣命如此? 為何高層卻可以溫暖安藏在後面的辦公室﹖這是個怎樣變態的社會? 為何有權勢的人可以指派弱勢鬥弱勢?四時半左右,隔著鎖上的鐡門,一位保安叔叔跟我們說,「聽日唔黎啦,辭左職啦,剛喏咋..。」「點解呀﹖」「唉,大家心知啦。」他不 停搖頭說。「頂唔順呀。」

同時間,南亞工人也從鐡門出來放工了。攪笑地,他們不停說:”See you tomorrow” (旁邊是女村民May),又著我們記得帶手套,不要被鐡絲勾傷,”I bring you tomorrow? Okay?” 其實,不有趣也不荒誕,當抗爭成為日常,成為可以預期的舉動,雙方都知道對方的存在、時間表時,冷血不仁的港鐡及警方就是等待有人受不了時間的折磨而走 火,他們最期待行動加溫,一旦出事,一旦流血,就可重兵鎮壓,坐享其成,繼續抹黑村民及巡守隊,唉,只望更多人圍觀,更多人入村,更多人巡守,一起給港鐡 壓力,我們不是暴民,訴求很清楚,阿迪說得明明白白: 1) 馬上停工, 2) 政府協助新村盡快建成, 3) 解決農業賠償。主流傳媒都投誠了,要把狀況原原本本地傳播出去,得靠我們自己了,希望抽時間來護村,廣傳消息,力抗不義!!!

19JAN2011  朱凱迪細說這兩天菜園村發生的衝突

更多當天相關圖片

香港本地農業發展關注組的聲明:

對於香港特區政府發言人今日就強行徵收石崗菜園村二十萬呎農地所作的聲明, 我們作出以下回應。

第一,特區政府混淆視聽,抹黑失地農民。

特 區政府在聲明中指出,今天收回的兩幅農地,其中一幅較大農地已獲政府批出特惠津貼,但實情是,在該二十萬平方呎的農地上,農戶種有多種多量的農作物,當中 包括果樹、生草藥、蔬菜等,其中果樹數量高達 3,697 棵!另外,該幅被強徵的農地,面積多達二十萬平方呎,但政府卻僅就當中七萬呎農地的農作物作出賠償,賠償面積僅及實際面積的百份之三十五,做法嚴重不公, 公然欺壓農民,政府在計算賠償時,在各個小環節上七除八扣,將農民理應獲得的賠償減至最低。

所以,政府聲稱批出的一百萬元農作物賠償,根本未能合理反映農作物的真正價值。(關於青苗特惠津貼的計算方法,請參考本土研究社最新的研究報告。)

第二,特區政府黑箱作業,踐踏農民權益。

此外,該筆所謂的百萬津貼,當中大部份的賠償金額均未獲受影響農戶的同意,雙方未達成協議,政府今天卻公然破壞私有農產,做法令人髮指。

其 實,未獲農戶同意的賠償金額涉及以下項目:一是青苗特惠津貼,二是開耕費,三是農用設施。受影響農戶之所以拒絕接受有關賠償,責任亦在政府,因為政府黑箱 作業,對各項目的內容、賠償準則、以及換算方式,全部拒絕公開,令受影響農民無法得知賠償金額的來龍去脈,而政府卻一直不肯正面解釋計算方法,農戶正在等 候政府的公平公開處理賠償的方法,今天卻換來突襲清場,破壞農戶全部的農產品,教人難以接受。

石崗不屈青苗組

新界東北發展關注組

香港本地農業發展關注組

2011 年 1 月 18 日

他們真正的恐懼在於我一定會再度現身

剛剛看完鏗鏘集: 再見菜園村,一張張熟悉的臉,很想她們,怪自己後來沒有跟進,但事情實非我能力可以掌握,我很怕看地圖,也不懂規劃東東,我只懂寫作,不愛組織工作,但常常都想探阿竹,唉。電視裡才知道原來德姐不參與集體行動,另外找地方搬,希望她安好。也想起Chimmy 親切的笑容。政府要他們十一月一日搬,但復耕牌才剛剛拿到,找到合適的地卻遭當地原居民反對,怕他們會影響選村長?!! 總之,利益千絲萬縷罷。十一月一日前要搬走,真的不可能,希望他們成功爭取先建後拆的訴求

想起這首詩,希望送給菜園村的朋友及所有關愛大地的人:

 

大地      商禽

他們把我懸掛在空中不敢讓我的雙腳著地

他們已經了解泥土本就是我的母親

他們最大的困擾並非我將因之而消失

他們真正的恐懼在於我一定會再度現身

 

【菜園村,是終結,還是開始?】

9 月 19 日菜園村迎新村中秋晚

菜園村,她僅是某一段時事新聞的案發地點,還是一種自主生活運動的起點?

一月十六日,立法會在一片爭議聲中通過高鐵撥款;
三月廿八日,菜園村生活館在一塊既倒之地毅然開張;
九月十九日,菜園村一眾村民及支持者舉行展望新村的中秋晚會——這叫做終結還是開始,叫歡送還是開墾,差別豈止轉念之間。
……
這幾個月間,村民及支援者以不可思議的成熟程度,整理傷感的心情,向香港史上罕見的民間自力爭取搬村這條畏途邁進,最終打出缺口。菜園村生活館則在緊張的經驗及人力資源下,妄想同時學習勞動、與村民共同開發加工食物、接通具備人文關懷,與土地連結的生活網絡。換言之,重新定義「生產」及其價值。 這一切從遠看,是否都有點太浪漫太虛幻? 大哲說過,「真理有著謊言的構造」。今年中秋,請來菜園村,了解菜園村及其實踐者艱難而深刻,曠持日久但絕非白撞的軌跡。

這到底是終結還是開始,是歡送還是開墾,迎你來親身體會。

菜園村迎新村中秋晚會活動詳情

一) 導賞團+快樂廚房

除介紹菜園村裡各種植物、農作物的生長形態及食、藥用方法外,亦會以此作為食材,讓大家品嚐美食之餘,更可從食物中了解一個社區的歷史、故事。此活動需預先網上報名。

時間: 2:00pm 及 3:30pm,為時約兩小時 (共兩團)
名額: 每團 20 人
收費: 港幣100元
報名及查詢: 請電郵至jay1128@gmail.com

二) 遊走菜田

短短幾個月之間,生活館出現了栗米、辣椒、覓菜、生菜、香草、花生、青瓜等農作物的蹤跡,現帶您遊走於年輕一代學習有機耕種的實驗場,費用全免。

時間:1:30-4:00pm

三) 菜園新村規劃展示

未來的新村規劃到底會是怎樣?  來看看個究竟吧。地點: 菜園村生態社區營造工作室

四) 音樂、詩、故事

讓音樂、詩詞與故事點綴生活,飄揚於郊野田園間 時間: 5:30-8pm; 8pm 後, 村民金曲熱唱

地點: 菜園村生活館

五) 跳蚤市場

知道自己食緊乜,用緊乜,不是很基本的消費要求嗎? 我們一步一步聯繫本地出產的農作物、食品、家居清潔用品、美容護膚品、手作等等生產者,結合生活館自家生產,讓你重新發現每件產品可以係有名有姓有來歷有出處。

時間: 1-7pm
地點: 菜園村生活館

六) 田間起舞

藝術家丸仔將聯同其他舞者,邀請您一起在 『田間起舞』!
時間: 3-4pm (工作坊); 4-5pm (即興演出)

七) 集體活動

誠邀各位一起來跟菜園村村民一起為新村行出個未來;活動暫定為創意書院學生策劃。

活動聯絡︰Jenny Li︰chunneili@gmail.com

石崗菜園村交通

1) 錦上路西鐵站 C 出口轉乘巴士 54 / 77K、綠色小巴或的士前往。

2) 大埔寶鄉橋旁的普益街乘往元朗的紅色小巴。

3) 大欖隧道轉251M於石崗菜站下車。

花滿菜園村

116以後,今天才第一次再到菜園村,除了更多橫額外,滿村是花,嬌姐士多門前已是橙刺刺的一排排炮仗花浪,美得一定要妳看,是生命力豪情的宣示。我煩人地追問嬌姐這是什麼那是什麼。她都一一細答,還怪生在盆內的挺挺金百合,為何「這樣蠢,也是橙色,不懂生出其他顏色來!!」真有趣,村民很人性地看待植物,跟我們把小狗小貓看成老死沒兩樣。她喜歡的是芙蓉、茶花,就在士多門外添紅添粉色。她稍有鄉音,我聽得不清楚,介紹地下長出來的很粗生的叫「戰地老鼠」,嘩,實在好名,豈不是打不死 ?同行的朋友細細聱說:「好像叫鑽地鼠呀。」但,「戰地老鼠」實在是好名呀。

在田裡看到很多白花,蔥花((原來是韭菜花才真,我真低能)多美,圓頭可愛,是生在地上平常欣然的堅美。還有清香的桂花,風來便送上淡淡的溫柔。再有香味較濃的含笑,都鑽進記憶裡。偶有些過了時間的奇形怪狀果、帶了病的蔓藤,心頭一涼,泥土也被高鐡嚇壞了嗎?

此外,有些生得密度其高的櫻花,瘦瘦弱弱,有些怪,跟環境很不配,似是有人刻意剛剛種在此,為了更多賠償金? 希望只是我小人之心。

周六仍然工作,無忘番土的游叔說,他從前的田比現在大,有很多木棉樹,曾有一次斬了百來棵的記錄。他邊說,我邊想,若果眼前是一片爆放紅棉花的樹林是怎樣的風景……游叔說當時棉花四飄,落在窗前屋內都很麻煩,所以斬了。現在眼前的幾棵,雖然很高大,其實只是生長了不久,未有花,暫不理了。不過,我想,生命還是擋不了,要生的一定會長的。

下午四時,參加了阿竹帶團的導賞團。她不失抵死本色,話中有話地說了很多不公的現象。如無量車場把垃圾堆到田上,擋高了、平整了地基,也殺害了稻田,破壞泥土,改變水位,無法復耕。還有旁邊的工場如何影響了水質。那些平整了的空地,伸出了一支支的惡手,代表了開發、基建、裝卸的 「天秤」,它們都被待在哪裡,隨時候命,蓄勢待發。農田竟就變身為停放重型建築機械的泊放場。多諷刺。如果,我家門前停放了這許多的怪獸,會有怎樣的心理壓力?? 會不會天天想吐?

也想多聽阿竹說故事,如游叔是不用看鐘生活的,因為聽到鳥聲就知道要起床除草,雀仔再叫是時間吃午飯,作息、工作都依自然秩序,而不像都市人受時鐘勞役。真好。什麼是自由呢? 她還說及馬英丹跟薇金菊的之戰。都是外來品種的禍。真想聽更多。

菜園村的植物、花朵跟村民的感情、生活、性格、回憶有沒有更密切的關係,很想很想知道。

高鐡和諧號,為誰開?

陳花苑新作,歡迎廣傳,在此下載

本周日: 1129反高鐵停撥款大遊行
善用公帑 不要富人融合 締造公平公義社會
宣傳短片:http://www.youtube.com/watch?v=OB8oyoOIu6Q
最新消息: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5169

反高鐵停撥款大遊行詳情

主辦: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
大聯盟成員:慢慢發行動組、街坊工友服務處、社區發展陣線、社區文化關注、正言匯社、關注綜援檢討聯盟、石崗菜園村關注組、菜園村支援組、香港理工大學關社組、大專力撐菜園村聯盟、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批判地理學會、香港基督徒學會、正言匯社、四五行動、梁國雄議員辦事處、環保觸覺、青台Greenradio、回歸基督精神……正邀請更多團體加入
日期:29/11/09(日)
集合時間:下午2:00
集合地點:銅鑼灣東角道(崇光百貨門外)
路線:銅鑼灣崇光百貨 → 軒尼詩道 → 中環立法會

參與形式:參加者可帶備自己的單車、BB車、手推車、小販車、板車、輪椅、11號車(人行),不同形式,展現城市慢慢發展的理念。
大會建議參加者穿綠色衫。

怎能不感動?

1018

最初真的有些擔心的,一星期內,關注組要動員一千人,哪來力量?

想不到,二時開始,菜站開始有的士車隊,熟人很多,灣仔、深水埗街坊、活化廳的朋友、婦女運動的、宗教團體的、連台灣的張鐡志也遇上了。當然,看見自己的學生的面孔最是安慰。他/她們真的來了。天氣這樣好。還有測驗。都來了。很多年輕人。很多有獨立想法的年輕公民。

大家在陽光下揮動綠葉,流著汗、笑著眼,很有耐性地聽著指示。真的很快樂。那刻,我以身為香港人為榮。我們顯示了公民的力量,不是沉默的大多數。

只願公民團結的力量能打碎長官意志、拆解發展妄念,以及直穿投誠大計。

哎,據頭條日報新聞,今天唐英年又說什麼融合大計,一個每月二萬元收入的家庭,若在香港居住,可能生活質素一般,但「他住在深圳龍華,兩萬元生活質素一定比現在好。我覺得咁樣是以民為本,能令市民的生活質素得到提升。可能有人話我們加多些人工畀他們就得啦,這不是長遠最好的方法,我剛才講是一個好大好策略性的方向,而這個方向我們是可以做得到的。」真是擺明車馬說只有錢人才可以在香港生活,大陸人月入二十萬,就可以來買什麼君臨天下,享受優質生活…唉,難怪高登朋友說「移民還是跳樓」。我們想有怎樣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