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 am730

新意識:誰是盟友

歲晚盤點,正是自我檢閱,什麼要走,什麼應留的時候。 

2007,風風火火,都是價值觀之戰保育/發展;公共/私有;政府管治/民間參與;殖民/本土;經濟/文化;行動/遠景;福利/負擔;家庭/個人…….等等,當然,還有泛得不能再泛的:泛民跟建制其實合演的政治秀。哎。

貌似二元對立的價值觀,不是有牛奶味就沒有朱古力味那樣絕對,當中豐富的灰度,我們少去仔細討論,當中如何落腳,如何自持,贊成的到底是什麼,反對又是什麼,在選取不同價值觀時,自己是有所對應,還是怎樣﹖真要細細思量。 

 含含混混當然可以,日子可以過,一天,一年,但總不能一世。

 何況,一場又一場的修辭戰,正在收編可能相差千里的意義為幾個空洞的字眼,你真能分辨出兩太有關「民主」的具體內容嗎﹖「民主」成為大寫,大得不用解釋,大得不知誰的民主,什麼模式的民主,什麼脈絡下的民主。 官員口中的「平衡發展」及「進步發展」又是什麼﹖西九管理局未成立,高官已順暢如脫口秀地背誦「透明度」、要讓更多「人民參與」。

把把大傘都美麗,一樣空洞。 還有創意無限的商業智慧,當收購公司也高舉口號:「人性化的服務,理智的選擇」,我們不就更需要清醒﹖所謂「人性化」又是什麼,到頭來都是納入消費文化買賣關係下的服務,收購的,可能是我點點滴滴的生活歷史及文化總和。消費者這個身份,讓我享受著什麼框架下的選擇自由呢﹖ 

新一年,只希望有更高的智慧,分清誰是真正盟友,當聯盟及收編是那樣合一難辨,協商、共和、雙贏又成為大大小小戰場上的策略,合謀和戰友真的分得清楚嗎﹖是部署還是妥協、謀利、混水﹖什麼才是核心價值﹖不可隨意放下﹖統統都可以放下時,什麼才是「自己」﹖一個個問號是新年的功課。 

何為地區工作

                                            

難過的。在點票區,看著工作人員一張一張,又一張地把選票投到對家的號碼箱下,還有陣陣難聽、囂張的聲音,什麼「有眼都知道」,什麼「起碼九成等等」,心在上下上下。

朋友在區議會中落敗了,還要大比數,慘敗。地主派大勝、專業派第二、朋友打出的基層紅花遠遠落後。難過的不是贏輸,而是對區選文化堅不可破,對大龍鳳和專業旗號仍是不死賣點,對選民一分為二的簡單取向及固執慣性而歎氣。

也許,出於天真和傻氣,和很多的自以為是——以為認真去雕琢政綱是超級重要的;以為了解直接影響地區資源的政策,如公共醫療、公共圖書館、清潔衛生、渠務噪音等等是重要的;以為對選民的具體需要的掌握是重要的;以為認真攪街坊論壇是重要的;朋友一一認認真真去做。只是,愈接近選舉,愈明白,其實地坊人脈才最重要,派月餅、吃靚斎、補習班、免費剪髮、影證件相仍然最最收賣人心,不能怪選民,特別在低收入的基層社區,握在手的甜頭,比看不見、睇唔明的政綱實在強得多。何況,基層對政府的信任在谷底,去掌握去細研政策又有何用,選民根本不相信有改善的可能,他們根本不想知道,也不相信妳/你會帶來新局面。

空降的尊貴精英派,口號除了專業仍是專業,「民主」兩個字到底需不需要解釋﹖「專業」兩個字就是能力的保證﹖真的﹖懷疑嗎,不重要,街坊相信才是重點。太激進的,戰鬥格的,街坊很有保留,溫溫和和,又有大律師在立法會內扶一把,有機會把訴求直達天庭,為何不好。好一場印象工程,西裝就是專業,專業就是能力,簡單不過。不是建制便是民主,選民思維也是如此非黑即白。

唉,相信立法補選一樣沉悶。

   

                                                                                                        12? 日《AM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