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 performance

《死亡與少女》

文章寫了很久很久,最近才被放在前進進的網上,自己也放上網,作為寫作紀錄。

《在文本和自身間徘徊,輕叩存在》

《死亡與少女》的死亡預告

其他相關評論

真心佩服四位女孩的創作精神,那份對自我的挑戰已經很美麗。也因為看了此劇,再看耶利內克其他作品,很難讀,對歐洲歷史不熟,也跟不上耶凌厲的辯正思維,中文翻譯也不知失去多少語言的美和智,《逐愛的人》最易看了,但不喜歡,投入不來,對基層女性太絕望了,也許是自己不想認同她那種叫人刺痛對幻象解破的見血文字,真要等放假,有足夠精神及耐力再看。

溫香軟蕉高跟瑩藍

很久沒有看ccdc的演出,不,是很久沒有看現代舞。最近看見《硬銷》直銷香蕉和撲面粉肉,實在吸引,加上有抵死見稱的朱凌凌成員以文字創作,不能不看。

國慶日,下午有時間,終於可以入場,幸而沒有遲到,否則會被「安排」橫跨舞台,由所有觀眾目送回到座位,自製尷尬,很慘的。

不知道是伍宇烈,還是劇場出身的朱柏謙的關係,演出有很多反身戲玩劇場本身的地方,除了玩遲到的觀眾,開場播出叫觀眾關電話的冗長「公告」,朱柏謙已拿出電話,跟它「對話」。此外,有一段是關於舞者的「合同」,而台下的觀眾不正是他/她們二小時的僱主﹖

我不太看到七宗罪跟七段舞的關係,也許這不重要,也許我太累,只一心欣賞舞者在台上釋放的能量。七位男舞者穿上四寸高跟鞋,面帶媚笑,身段輕妙,從容靈跳,實在厲害。那個拿著銀碟在空中盤轉的女舞者也很好看。喜歡看她的腰,她的背,小而渾勁。

中場蕉來蕉往,或是穿在女舞者身上(為何都是典型的熱帶女服,如巴西、夏威夷的打扮﹖)或是成為長長的文本:介紹各種香蕉的肉質及營養,是有些悶的,聽得「蕉」累,無力拆解當中意義。

壯男舞者全身銀色美人魚裙,以蕉作咪,扮作Ute Lemper,很好看,非常法斯賓達,很抵死,後來就跟一邊細說菲比斯過人身體的朱柏謙,一邊在沙發上肉博了。

其實七場舞蹈的轉接都做得很好,簡潔乾淨,就是手上一張紙,一段話就轉上另一個場景,但當中有些是不能投入的,如忽然說到華人被賣豬仔到加州起鐵路一段硬史,很感兀突。而拿貨去拍賣一段,也稍久味道。

最後一段卻又是抵死,紅裙一度的火艷男舞者說上大串大串聽不懂的說話,語言忽然退席,只集中在舞者的身體語言及純粹的聲響,很有趣,大概是舞者的辛酸和跟身體的關係罷,但那些聽不懂的語音鏗鏘入耳,感覺新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