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 reporter

灰記力量

不擅克己,天生任性,也實在驕傲,不甘守制,因此最最長的一份全職工作才做了三年,自由工作卻做了超過八年了,但身邊好友,竟就做了前線記者差不多二十年。二十年,人生有多少個? 雖然,今天新經濟下,經驗只嫌多,不會當寶,但二十年的記者經驗,怎也不能算是一件簡單的事。看過的,聽過的,問過的,風風火火,不會輕。經驗怎也為歷史增添厚度。前線的眼睛,未必特別廣闊,更不一定明亮,但始終有其獨特的位置及處境,看到跟我們不一樣的人事。

他平日少話,也少寫,但做了家暴的故仔後,大概感慨滿懷,還在剪片,給我電話說:「我要起一個blog,我要寫,就叫灰記客。」好好好。

他如是說:

「灰權是另類「老人政治」,是不斷被唯精壯生產力的中產社會邊綠化的抗議運動,作為快上年紀的前線記者,離被邊綠化的日子大概不遠。今天灰記要發聲,為邊緣的人與事唱和。」
希望他能持久地寫,用質樸而細密的文字,為灰色投入新的能量。

廣告

又在自作聰明

最近完成了兩篇版面較大的人物訪問,很難做,效果不好,一是Creative Commons 的Lawerence Lessig, 文章叫集體智慧 創意共生–cc點點的分享,另一位是文字音樂都厲害的劉索拉: 女王狂想 權力共枕—專訪劉索拉

過程中,無力感很強,眼前人太豐富,對自己的創作、理念、價值都清楚不過,做訪問的人自以為問了能把對方定位的問題,都是徒然,只顯得自作聰明。雖早過了把自己看得很緊要的階段,做記者很容易墜入自己的陷阱:一是(自覺)經歷太多,少了對人對事的敏感和好奇,一切都見怪不怪,我最不想做這樣的老油條,沒有好奇心,我會自殺的;一是自製舞台,以為拿著的問題是劍,中正對方要害才罷休,不技術擊倒不能盡顯自己威風,也希望自己不要誤墜好勝羅網。

不過,真要做好一個訪問,需要花大量時間做research、做contextualisation,再花大量時間來思考、分析,才能問出有趣的問題。但以篇數計的稿費卻小得不成正比,事前花的時間為何不計數﹖唉..真是小得可憐,唉,若果不兼職教書,我只可以吸風飲露。如此這舨的待遇,怎可以持續做好的東東,又如何吸引新人入行﹖創意工業為何沒有文字工作的份兒﹖